29
8
3
等級4
2010-02-02 36 瀏覽
香港曾受過英國百多年殖民統治,所以早年的建築物,充滿著濃厚維多利亞時代色彩.到今天仍然能夠留下來的,已經成為古蹟了.在尖沙咀的舊水警總部,由地產商將其活化,改建成為高級購物商場,和酒店Hullett House.當中在Hullett House內的餐廳,保留著昔日殖民地風情,其中一間餐廳名字Parlour,如果是阿仙奴球迷,一定會想起同名的前球員柏奴亞.幾間餐廳之中,St George同Parlour一樣,聽個名就覺得好英倫.因為這是英格蘭之白底紅十字旗的名字,時裝品牌亦有個Duffer of St George.此餐廳走高級路線,執行Smart Casual dresscode,男子身穿背心短打絕對不能.中午前來之前最好頂定位,雖然未必會滿座,但去高級餐廳,預先訂位是一種禮貌,就算上茶餐廳,也未必比你直行直入.三角形的木屋頂,配合水晶吊燈,柱躉上更有個假火爐,有如時空交錯,回到一百年前.走出門外看看,會否見到"大頭綠E"?St Goerge的主廚,是來自文華Pierre的Philippe Orrico,他是Pierre的徒弟,午市的入場費為$280兩道,$320三道.價錢合理.坐下不
更多
香港曾受過英國百多年殖民統治,所以早年的建築物,充滿著濃厚維多利亞時代色彩.到今天仍然能夠留下來的,已經成為古蹟了.

在尖沙咀的舊水警總部,由地產商將其活化,改建成為高級購物商場,和酒店Hullett House.當中在Hullett House內的餐廳,保留著昔日殖民地風情,其中一間餐廳名字Parlour,如果是阿仙奴球迷,一定會想起同名的前球員柏奴亞.幾間餐廳之中,St George同Parlour一樣,聽個名就覺得好英倫.因為這是英格蘭之白底紅十字旗的名字,時裝品牌亦有個Duffer of St George.

此餐廳走高級路線,執行Smart Casual dresscode,男子身穿背心短打絕對不能.中午前來之前最好頂定位,雖然未必會滿座,但去高級餐廳,預先訂位是一種禮貌,就算上茶餐廳,也未必比你直行直入.

三角形的木屋頂,配合水晶吊燈,柱躉上更有個假火爐,有如時空交錯,回到一百年前.走出門外看看,會否見到"大頭綠E"?St Goerge的主廚,是來自文華Pierre的Philippe Orrico,他是Pierre的徒弟,午市的入場費為$280兩道,$320三道.價錢合理.

坐下不久便奉上餐前麵包,一大籃新鮮熱辣,伴以香草牛油和鹽吃.結果吃到停不了,最後要再添.Amuse Bouche是一小杯的西瓜西柚打出來的慕絲,酸酸甜甜,細滑兼吃到啖啖西柚肉,果然開到胃口.

前菜本來想是餐牌上的耶路撒冷雅支竹湯,可惜是日雅支竹沒有來貨,如是者便來一個薄切帶子,E小姐要個煎鵝肝.很久未見過西餐上的頭盤,煎鵝肝是如此地厚.面頭放上桔肉,底下的是栗子打成的忌廉.肥美的鵝肝煎得皮脆,內裏嫩滑,味道甘香豐滿.栗子忌廉細滑不膩.用到桔來配鵝肝,同樣有中和鵝肝的肥膩感.至於薄切帶子的賣相有如抽象畫,帶子片上塗些醬汁,再耍上煙醺過的希靈魚子.帶子味道鮮甜,薄切令到口感更加爽.醬汁濃惹,同煙味甚重的希靈魚子甚夾.

主菜我要牛,她要豬.五成熟的安格斯牛扒,火喉恰好.燒烤味香肉味濃,肉質軟稔.伴碟的醬汁更混合了牛骨髓,果然物盡其用,配菜的黑加侖子凍,味如山渣,同樣是用來消滯.燒豬扒是用Iberico豬,燒到外表金黃,香甜的肉汁已盡鎖在肉內,吃落香甜鬆化.配角的薯茸未完全打成茸,還吃到一粒粒薯仔的感覺.

我倆不要甜品,餐後奉上的小吃,有Macaron,朱古力,軟糖等等,對焦糖味的Macaron的印像最深.

Chill-out的音樂伴著這個下午,喝一口凍檸茶,在水晶燈光折射下,幻想一下自己身處的地方,百多年之前某月某日,同一地點內的人,正在做些什麼?吃在1900,活在2010,實在太妙了.
天花亂墜之下,可否回到過去?
69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聖佐治神?
77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熱辣辣前奏
41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厚切鵝肝
39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抽象帶子
3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安格斯
31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燒豬扒
43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用甜品寫字?
15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張貼
評分
味道
環境
服務
衛生
抵食
人均消費
$308 (午餐)
推介美食
天花亂墜之下,可否回到過去?
聖佐治神?
熱辣辣前奏
厚切鵝肝
抽象帶子
安格斯
燒豬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