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5
1
港铁香港站 C 出口, 步行约3分钟 继续阅读
电话号码
26180070
开饭介绍
餐厅装潢走日本简洁风格,主打正宗寿司,食材每日空运直送抵港。以传统「江户前寿司」制法的手握寿司。设午市及晚市菜单,皆是厨师发办的。 继续阅读
营业时间
今日营业
12:00 - 15:00
18:00 - 23:00
星期一至日
12:00 - 15:00
18:00 - 23: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现金 美国运通 银联
座位数目
15
其他资料
网上订座
Wi-Fi
酒精饮料
自带酒水
电话订座
外卖服务
加一服务费
有关奖赏计划
食记 (36)
等级2 2020-07-01
625 浏览
这间寿司店在我的wish list 上是因为我想尝试江户前的寿司,这天终於有机会来一嚐滋味。门口的感觉古朴紮实,难得来此一游当然要点上15贯寿司,尽量尝试多一些味道。预先订座,坐在中本大将前面,准备好迎接这一场盛宴。侍应也殷勤地送上热茶丶热毛巾等等。可惜大约5分钟後有一位日本客人来到,正坐在我隔壁,与中本大将有讲有笑,全餐饭师傅私人醒了他不少额外的食物⋯虽然我明白会有差别待遇是正常的,毕竟大家都是日本人,但正正坐在隔壁看在眼里,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先上来的是沙律及渍物。渍物中我对腌萝卜的印象最深刻,特别是师傅洒了一些青柠皮的粉末,增添香味。第一道寿司是依伊木,鱼肉幼细嫩滑,可惜醋饭过硬也稍热,咀嚼到最後口中只剩下饭。第二道火炙黑鯥,火炙後活化了油脂,香味扑鼻,满口甘香,可惜连比较重口味的鱼也不能掩盖醋饭的缺点。第四道是金目鲷,师傅在鱼肉及饭之间放了紫苏,鱼肉比伊佐木更幼细,肉质也鲜美,但仍然是饭的问题…第五道是赤身,用酱油渍了一会儿後放在昆布上吸收味道,鲔鱼的氨基酸果然厉害,鲜味十足,越咀嚼越鲜甜,终於成功把饭的缺点压下去。第六、七道分别是中卜口及大卜口。今天的鲔鱼质素很好,两盘都很肥美而且鲜味十足,很享受这两道寿司。接连三道鲔鱼迎接了第一个高潮後,师傅转一下口味,上了墨鱼。这道墨鱼是我吃过最好的,入口伴以淡淡的柚子酸香味,甘甜郁芳,齿颊留香。但不知为何吃到後来觉得调味太咸,对我来说太重手。紫海胆质素也很好,而且由紫海胆开始,醋饭的质素改善了,软硬适中,终於可以开始好好品嚐鱼料。小肌(小鰶鱼)调味一流,酸咸味道平衡得很好,口腔留有淡淡甘甜,是很出色的一道。沙甸鱼一向是我的最爱,这一贯一如所料非常出色,鱼料的油脂丰富,真正做到入口即溶,鲜味得很。接下来甘虾的质素也很好,虾很大只,甘甜软糯,细细品嚐更可嚐虾膏的香味。第二个高潮之後迎来比较平淡的一贯,沙锥。鱼肉虽然鲜味但排在重口味的寿司之後,略嫌平淡。接近尾声了,嚐到了我第一次吃的煮文蛤寿司。肉质需要咀嚼比较久,而且美中不足是中间裙边位置有沙。接下来是卷物,葱花鲔鱼蓉卷美味非常,贯彻前面三道鲔鱼寿司的水准。以为卷物已是最後一道,结果又上了煮穴子。对我来说鱼肉煮得太软,很松散。玉子才是真正的最後一道,极之美味。质感比较像结实的蒸蛋,是需要长时间排走空气後慢慢煎才能得到的效果,隐约嚐到海鲜的鲜味。最後有味噌汁及甜品,值得一提的甜品,乳酪慕丝感觉像芝士,口感非常实在,味道特别。总括来说,江户前寿司给我的感觉是比较紮实的老师傅,平实不花巧靠材料取胜,可惜这次有几贯未如理想,特别是醋饭的质素很参差,希望可以改善。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2 2020-06-12
1045 浏览
今晚系我第一次食呢间厨师发板,听讲呢度个厨师发板都几出名,今次我拣咗月 omakase 餐 $2480 ,见到位置有大约八个座位,两位日本师傅制作,我谂我呢个餐应该有16至20道菜😚我最欣赏就系个白子🤪佢系用火灸张白子烧一烧,呢个口感入口即溶,我再问师傅,其实白子嘅季节已经过咗,原来我哋平时食开嗰啲系鳕鱼嘅白子,宜家呢个就系唔同嘅,但系我唔记得咗叫咩鱼。之後我几欣赏佢嘅烟燻牡蛎同埋个鲍鱼,个鲍鱼有个蟹膏酱比你去点,鲜味出晒嚟😚而且呢一餐比平时我哋食嘅厨师发板都比较多同耐,7点几食到10点几,整体感觉都唔错!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3 2020-06-03
1804 浏览
我跟你说,「这两间是同一集团。『琥珀』着重前菜,而另一间的寿司比较强,款式也比较多,如果有机会,可去试试看...」。自从在「鮨琥珀」经理 Jinさん 口中获得此资讯後,我一直蠢蠢欲试...「她的寿司究竟有多强?」我心里一直踌躇,无奈当时没太多时间能外出吃饭,唯有看看网上光顾过的前辈们留下的文章和照片解馋。六月下旬,终於有时间和太座出来吃顿饭。心想:「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我立即拿起电话订座。由於是当天黄昏的订座,我实在没把握能订到吧枱席。电话响起,传来是位女生的声音...「请问今晚有没有两位Counter?」我怀着希望地问道。「现在吗?」「我现在动身,八时左右能到。」「请等一等,让我看看... 嗯!有的。」「能让我坐在中本大将前,请他为我握寿司吗?」「可以的,让我告诉他。」「那谢谢你,我们八时见!」我高兴地说。                                                 ...砵甸乍街很短,远远就能看到镶嵌在石墙中,那片刻着店名的木牌,还有光芒在牌後透出,醒目非常。鮨店正门被一幅又大又长的暖帘遮蔽着。我翻开暖帘,踏进玄关位置,眼前除了小小地灯外,门的两旁还各放有一撮,像马路上看到的「雪糕筒」般形状的塩。这种方式堆放的塩叫「盛り塩(もりしお)」,在日本的习俗里,盛り塩除了辟邪外,还有招来好运、千客万来等寓意。 盛塩的形状不一,除了最普遍的圆锥形外,我还见过七角锥形和八角锥形的,各有不同意思。正当我仔细观察盛塩之际,大门忽然打开,一位身穿吴服的女侍应笑笑地鞠了个躬,我立即尴尬地站起来,携着太座小手,走了进去。今晚我终於来到这里:鮨中本                                                 ...可能是晚来的关系,餐房内仅有六位客人,包括我和太座。餐房是个很深的长方形,一个 「3 + 8」11席的寿司吧枱从入口处一直伸延至厨房。我坐在吧枱较短的那边,从侧面能看到整个料场。由於看过这里的食评和相片,中本师父的容貌早已知晓。他对我微微点头,轻柔地说了声「欢迎」後,就继续为前方的一对男女客人握寿司了。 我坐在席上顾盼左右,发现料场後方的木墙有点特别。 骤眼看像是聚光灯斜射木条做出的光与影,但这里灯光柔和,也没有特别明亮的射灯,怎能有如此鲜明的效果? 再仔细看,原来墙身用了不同角度的纵向木条,排列出让人看到有倒影的错觉,非常有趣。 除了木墙,我还注意到吧枱上没有任何碟子、平皿之类能放寿司的器具,表示这里的寿司是直接放在桌子上的。在日本,也只有高级和老牌的鮨店会这样做,像我曾去过的「きよ田」和「新富鮨」。女侍应礼貌地递上餐牌、酒牌。 因要开车回家,虽然明知不能喝酒,但我依然细心阅读:十四代、黑龙、矶自慢,还有一些 300ml 小瓶装的清酒。名酒虽多,可惜价钱不太友善。无可厚非,做生意嘛!「要喝点什麽?」女侍应礼貌地问道。「请给我们两杯热茶。」女侍应点了点头,婀娜地离去了。「中本师父,晚上好。」我说。「你们好,今晚不喝酒?」「不喝了,要开车。」「哦... 那想吃些什麽?」「就『お任せ』吧。」「好的。有什麽不吃吗?」「不好吃的我不吃。」「明白了。」 师父说毕,便吩咐女侍应准备。中本师父看来有点闷闷不乐,没精打采似的,是生意不好?还是有什麽原因? 我不知道。                                                 ...胡麻豆腐不一会,侍应送上今晚的第一道前菜。像汤羹般的容器,上面放有一块像麻将牌般大小的豆腐、数片海胆,还浇上用海藻做的透明芡汁和一小撮山葵。「这是胡麻豆腐,请嚐看看。」女侍应说道。我举箸把整块豆腐夹起吃下,这豆腐的质感很富弹性,与其说它是豆腐,倒不如说是啫喱。虽然已浇上鲜味的海藻芡汁,但胡麻的味道依然出。相反海胆却没甚味道,只能视作点缀。整体味道是不错,只是份量袖珍了一点。                                                 ...海胆刺身中本师父取出一只白色小碟,在上面放了三堆马粪海胆,然後小心翼翼地放到我面前来。「嗯,都是马粪,不同产地?」我问道。「对,左边是宫城的。中间是北海道产,右边是岩手。」「都是东北来的,而且全是塩水海胆呢。」我说。「厉害!你怎知道?」中本师父的眼睛稍微睁开。「都有吃过。」我笑笑地说。(有关不同海胆的简单介绍和资料,可参考我以前的食评:うにが食べ比べる)三款海胆都非常新鲜,一点没有融化迹象,而且还带淡淡鲜甜和海潮的味道。当中,我还是觉得北海道产的味道最为出众。                                                 ...いろいろな酒肴自第二道的「星鲽刺身」,到第三道的「烟燻牡蛎、煮蛸」,上面刚提及第四道的「海胆刺身」,和其後的初鲣、煮鲍、毛蟹、穴子、鮟肝等,都好吃,但份量只有一口半口,就算已吃了十道各式各样的前菜酒肴,肚子依然好像没吃什麽的感觉。                                                  ...第一回のお寿司缟鰺「这是『缟鰺』。」中本师父边说边放下今晚的第一贯寿司。粉红色的鱼肉,在灯光下显得剔透,那条银色的皮下脂肪层一点没有损伤,代表处理者刀功了得。此外,寿司的形状也十分工整漂亮。 我伸手拿起寿司,试着透过手指来感受中本师父握饭的柔软度。 寿司拿起的瞬间,指感有点硬,放进口里,立即感受到鱼肉的弹性和那丰富的油脂,由於温度不冷,鱼肉的鲜味没被低温所抑压。酢饭是颗粒分明的那种,带点硬,却有口感,整体来说很好吃。鲔师父从身下的冷藏柜中取出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不同的鲔鱼部位。 见他利落地把「赤身」、「中ト口」和「大卜口」各切下数片後,先放在一旁回温....「这是条很好的小鲔鱼呢。」我说。「当然!今天刚到的。」中本师父说道。按照传统的先後次序,师父先把「赤身」放上。看那赤身散发着诱人的深红,在灯光下显得特别晶莹。我拿起放进口中,先不说味道,虽然前後只吃了两贯寿司,但我发现中本师父在控制醋饭与材料间的平衡拿捏得非常出色。 不知道大家以前在吃寿司时会否留注,有些师父为了让寿司看起来「抵食夹大件」,会故意把材料切得很大很厚。有些节省成本的,却把材料切得又小又薄,又或者把醋饭握得比材料大。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客人嚐到的都是失衡的味道。话虽如此,但要做到味道平衡又谈何容易呢?知道各种材料在不同季节中的味道差异是基本功,还要了解米、酢和水之间的微妙关系,最重要的,是如何拿捏寿司料的大小厚薄和酢饭的比例,没有上十年经验,很难掌握彻底。因此,香港很多鮨店的出品,总是在这条平衡的中线间徘徊。这三贯鲔鱼寿司,无论是最初带有血酸味的「赤身」、有浓郁鱼味的「中卜口」、还是散发着芬芳脂香的「大卜口」,材料和酢饭都能同时被嚼毕下咽。鱼肉的鲜、酢饭的甜、酱油的咸、山葵的辛、各式各样的味道在口中调和混合,滋味一绝。车海老当我还在回味鲔鱼的美味时,中本师父又放上一贯车海老寿司。 看色泽、鲜度,这里比「鮨琥珀」差了一点,但整贯寿司的线条和形状却非常完美。 我拿起放进口中,温度和口感都不太理想,肉质也较硬, 可能是煮好後搁置了一会之故,虽然如此,但虾肉的甜味却不能不提。正因为较硬要多嘴嚼,让那鲜甜之味得以延长,余韵部份还带点虾脑髓的甘苦,不错吃!北紫海胆「北紫海胆。」中本师父边说边放下寿司。「不会吧?」我心想,「吃不到几贯寿司,已经出「海胆」了,莫非这顿饭快吃完了?」我把海胆吃下,因为一直在想吃不饱的问题,所以忘了味道。「中本师父,请问後面还有几贯寿司?」我问。「还有穴子、玉子、卷物、お椀、和甜品。」「不行,不行」我叫道,「我一点都不饱,而且刚刚瞄到ネタ箱里还有许多食材... 中本师父,请把今天有的食材都握一贯给我吃。」「你大概还能吃多少?」 中本师父问道。「我的纪录是42贯。其实你也不用在意,握就好了,我差不多饱的时候会告诉你。」「42贯?数天前有个客人也是这样!」「真的假的?那最後这位客人吃了多少?」我好奇地问。「好像也是40来贯。」「那我们就开始吧!请你先给我一些渍物和羌片。」中本师父放下羌片,侧头斜视着我,露出一副「你认真的吗?」的样子,那副没精打采的面容顿时消失,整个人活泼起来。 他敏捷地蹲下身,从冰箱里一次过拿出三个「ネタ箱」(装着鱼材料的木箱),平铺在桌上,在其中一个箱子里取出一条细长的食材,拿起柳刃,低头处理了片刻,握出寿司,扫上酱油,最後递到我面前来。                                                 ...第二回のお寿司星鲽の縁侧「这是星鲽的『縁侧』?」「你怎知道?」中本师父吃惊地问道。「早前我们不是吃了它的刺身了吗?这应该是它的『縁侧』吧。」「是的。」师父回答道。我注意看寿司时,不禁惊叹中本师父的厉害。 一条又细又长、最多只有3毫米厚的鱼鳍肉,师父不但保留了那层银白色的皮下脂,而且作蝴蝶开後两边还能左右均秤,刀功非常厉害。鱼肉表面划上的刀痕,解决了酱油附着和难嚼的问题。寿司放下的瞬间,酢饭间的空气被挤出,下沉之力带动酱油从刀痕间缓缓流下...我把寿司一囗吃掉,「縁侧」口感爽脆,酱油的咸鲜引出了鱼的甜,加上山葵的香气...好吃极了!                                                 ...皮剥「カワハギ (皮剥)?」我问。师父点点头。爱吃寿司的朋友对皮剥 (剥皮鱼) 应该不会陌生,其肝脏的美味更是令人垂涎,每逢冬末初春,大家都有机会吃到肥美的鱼肝。但其实,夏季才是皮剥最好吃的季节。入秋後,为了过冬和生育,会不断进食,其肝脏也因此变得肥大。 以前有师父告诉我,「皮剥这种鱼,夏天吃肉美,冬季嚐肝肥」。今晚的皮剥寿司,鱼肉看起来有种「胀卜卜」的饱满感,十分讨好。吃在嘴里,肉质紧致弹牙,越嚼越感到那种淡泊的甜。夹在鱼肉和酢饭间的细葱增添香气之余还抑压了鱼腥味。吃到最後,还有鱼肝的甘苦作衬托,赞!                                                 ...春子鲷「是春子鲷?已夏天了,还有春子鲷?」我说道。「你对食材很有认识呢?」「其实我还是有很多东西不知道,如果能向你请教就最好了。」「随时都行。」师父高兴地说。春子鲷的介绍,我在上一篇食评「至福の时间」中已有提及,有兴趣知道的朋友可去看看,我在这里就不赘言了。虽然这里和「鮨琥珀」都能吃到春子鲷,但我觉得这里的更好吃,不是说鮨琥珀的不好,两店的味道也大同小异,只是今晚的春子鲷,鱼皮更薄一点,口感上更嫩滑一点而已。                                                 ...新子师父拿出一只长形的碟,递到我面前....「这个要吃吗?」 我一看,猛地点头...「哗!新子?而且这些还非常细小呢!最小的那片,跟指甲差不多大!那麽细,你是怎麽切的? 太厉害了!」「处理也花了不少时间呢!」师父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又随即拿起筷子,把不同大小的鱼片依照寿司料的形状仔细地排列在左手指节间。看他流水行云地制作,顷刻,一贯新子寿司就放到我面前来。「对不起,『新子』太小,我又放得太多,有一片在握的时候不小心弄歪了,请你不要介意!」 中本师父低头道。「我不介意!这样小的鱼,要排好已不容易,还能做出寿司,我真的非常佩服你的功力。」我说着说着,伸手把寿司拿起放进囗中。就像师父所说,这样细小的鱼,要花上的心机和时间,往往比大鰶鱼更多,不但要一尾尾小心地处理,最麻烦是要掌握浸渍的时间。 由於鱼肉的大小和厚薄不一,应洒多少塩,酢渍多久才能让每条鱼有一致的味道,实在困难。塩洒多了,鱼肉过度脱水,表皮质地变得乾瘪,失去Q弹的口感。酢泡久了,鱼肉又会发白,口感变柴。今晚的新子寿司,虽然师父握坏了一丁点,但鱼肉鲜嫩,不但渍鱼的醋能和舍利互相调和,薄塩也带出鱼肉的甜,好吃极了!                                                 ...光り物真鰺「真鰺,请吃吃看。」中本师父说。「继『新子』後,现在是『真鰺』,看来我们已进入吃『光り物』的阶段了...」我说。「对!有不喜欢吃的吗?」「完全没有。」今晚的「光り物」寿司,除了上面提及的「春子鲷」和「新子」外,还有「真鰺」,「鰯」和师父坚持我一定试吃的「鰶」。我觉得每一款都很不错,「真鰺」的肉质细致,像女生的肌肤般柔软, 还有细葱泥去腥和酱油提鲜,好吃!                                                 ...鰯「鰯」的肉质比「真鰺」更软,加上师父在鱼肉上划了几刀,入口只需上下颚轻轻一抿,已尽成碎块,而且皮下油脂极丰,吃後满口脂香,加上大葱的辛辣压腥,好吃!刚刚虽然已吃过「新子」(鰶的幼鱼), 再上「鰶」已算是重复,但中本师父还是坚持我一定要吃。上文提过,鰶鱼是最能试出师父功力的寿司料之一,剖鱼的刀功、盐腌和醋渍的比例,能决定风味。我拿起寿司,发现酢饭比刚才的暖了些,又软了些。难道师父为了这贯寿司,连酢饭也换新的?(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                                                 ...鰶我一口吃下,鱼皮有点乾硬,这可以是盐腌时间过久,或是寿司料已放了一段时间所致。我立刻查看太座的那贯,发现鱼皮表面有微细的皱纹,肉质是可以的,味道也算清爽,和温暖的酢饭也能融合,就是那稍稍乾硬的鱼皮令整件寿司失色了。我低着头,闭着眼,看似认真在品嚐,其实心里正踌躇着,万一中本师父问我味道如何,我该怎麽回答? 果不其然...「味道如何?」「今晚所有的『光り物』都很好吃,但这贯『鰶鱼』,皮有点硬,我猜这不是今天的来货,有可能是昨天或是前天的。」我刻意把来货的日期説得更早,希望师父会意到鰶鱼的表面已有点乾固,放久了。「原来是这样,对不起,这两贯不收钱。」中本师父说道。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贝类寿司「现在是贝类,有不吃的吗?」「不新鲜的我不吃。」我刻意戳他一下。「好的。」中本师父笑笑道。经过刚刚的鰶鱼寿司後,中本师父对我也认真起来,在ネタ箱内一口气取出数款贝肉,逐一处理後放在一旁回温。今晚光是贝类就吃了七种:乌贝口感软滑、石垣贝肉质厚实、海松喰潮味澎湃、赤贝冰爽香脆、つぶ贝齿感十足、平贝甘甜软糯、赤贝纽Q中带劲,还有我最喜爱的煮蛤。                                                 ...煮蛤师父在箱中取出两片蛤肉,用刀处理後,握成寿司, 扫上酱汁,立即递出给我。桃红色的蛤肉,加上缓缓滴下的浓郁酱汁,光是卖相已十分吸引。我拿起吃之,蛤肉柔软有弹性,加上那香甜浓郁的酱汁,真的是越嚼越有味。 煮蛤寿司在香港不常见,因为处理繁复,又卖不起价钱,所以没什麽鮨店要做,今日难得吃到,真是喜出望外!                                                 ...「你真的很能吃,还吃得下吗?」「如果你有好吃的,我还可以。」中本师父翻开他的木箱,又跑进厨房,最後再为我握了六贯。鯣乌贼软糯鲜甜,喉黒肉质紧致,伊佐木口感弹牙,白虾甜味清雅,鳟の介肉质柔软,海胆味道浓郁。                                                 ...卷物「差不多了,今晚全部的食材都给你吃了一遍,再来的还有穴子、玉子和汤品...」「这样的话,我想先吃些卷物。」「你想要什麽卷物?」「我想吃『乾瓢卷』,我太太要『梅紫苏胡瓜卷』。」「好的。」「那个『梅紫苏胡瓜卷』 ,加一些『鲣削り花』(鲣鱼片) 会更好吃,要试看看吗?」「好的,麻烦你。」师父转身走进厨房,出来时手上多了两条迷你胡瓜 (青瓜),我一见大喜,这种迷你胡瓜味道极爽极脆,比常见的长青瓜好吃多了。 师父把胡瓜切头去尾,随即拿起身旁的木制「鲣节削り器」,拉开当中的小抽屉,掏出一条小小的本枯节,在木盒上来回刨了数下,打开抽屉查看...「削出的『鲣鱼花』是不是像铅笔刨里的木屑?」我开玩笑的和中本师父说道。一切准备就绪,中本师父拿起竹帘,以纯熟的手法把所有材料组合,最後洒上鲣鱼花,作六段切後递出。我一口吃下,鲣鱼的浓郁香气直冲脑门,紧接着是芬芳的紫苏。在口中,胡瓜的爽脆夹集着梅子的酸香,余韵还有鲣鱼的咸鲜… 超级美味!当然,我爱的乾瓢卷也十分好吃。                                                 ...煮穴子「今天我们进了很多穴子,前菜时你已吃过『白烧』,现在是『煮穴子』。」老实説,我不喜欢煮得过软的穴子(软到连夹起来也有困难),当然,也有一些是煮好後放在冰柜,待吃时取出加热至断裂的。「刚煮好」和「煮好後翻热」的最大分别,就是穴子的温度。我吃过有穴子加热过度(可能是用微波炉加热),师父连握也有困难,吃的时候又烫嘴,肉质也非常柴。相反,也有加热不够,导致鱼肉内有温度差,吃的时候也非常不悦。所以,如果大家有幸吃到即日煮好的穴子鱼,就知道它能有多好吃了。今晚的煮穴子,其肉质厚实却又充满弹性,整片鱼肉都是人肌的温度,和酢饭的温度也很一致,付在上面的酱汁鲜甜和顺,非常好吃。                                                 ...玉子「这是最後的了。」中本师父边说边放下两块像麻将般的玉子。表面覆盖有一层薄薄焦糖的玉子,中心组织非常绵密,底部还有丁点汁液渗出,光看就知道很好吃了。我夹起一块放入嘴巴,最先感觉到是焦糖的脆,用舌头一顶,焦糖顿时压成碎片,紧接着的就是鸡蛋的香和甜,质地就像Custard 一样。吃着吃着,还感觉到有虾肉的鲜…「真好吃,是蒸的吗?」我赞叹道。「你怎知道?」「我想如果用焗的话,很难做到这麽水润。而且这个蒸法绝对困难,时间掌握也必须准确。」「谢谢你的肯定。」中本师父终於露出满足的笑容,鞠了个躬。「最後我们还有水果,吃得下吗?」「水果是没有问题的。」我答道。                                                 ...侍应把水果放上,说道:「你们对日本料理认识很多呀!」「哪里哪里,你有机会和『中本正纪』 师父一起工作才令我羡慕。他以前在日本的『すし家一柳』当大将,知识非常广博,你能接触不同素材之余,也能学到很多方面的知识,而且你的日语能力也非常高呢!」「不是的,我只有『N4』程度。」「怎麽可能?! 你的程度应该已有『N2』了,继续努力呀!」「话说回来... 中本师父,我可以和你合照吗?就在那幅『一贯入魂』前」。「当然可以。」 回答後,中本师父信步进了厨房,在另一条通道上出来。当我正准备踏出门口之际…「下次要来,请早点打电话给我,我帮你预备更多材料。」中本师父説道。「一定一定。」我回答道。中本师父目送我们出去,微微地鞠了个躬,露出腼腆的笑容…                                                 ...後记:有关今晚的鰶鱼寿司,我想师父是知道其鲜度的。但为了早点把它用完,很多师父也会把不是最新鲜的握给客人 (不仅是香港,哪里都会有),如果客人不懂吃,也就过了。我每次光顾新的鮨店,偶然也会遇到类似情况。有时候,这也是师父观察和考验客人的常用手段,在我以前的食评「寿司の経済学」里也有所敍述。如果客人能正确地明示或暗示问题所在(绝不是胡乱瞎说),师父意识到客人是懂吃的,也就不敢抬慢了。其实有很多师父都希望遇到会吃的客人,除了能交流心得、互相切磋之外,他们也期望食客能知道其用心之处,细节所在,而不是尽管师父如何握,客人也都说好吃。 这样子,师父的高明技术无人得悉,渐渐也会萌生轻视客人之念。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4 2020-04-18
1843 浏览
一直都有听朋友提到这间寿司🍣店,刚好今天约了我的美女牙医吃午餐,订其他餐厅全满,之前一天竟然订到两位,可以开启我的试食旅程。好久没有很安心地吃过一餐好的!坐下来不久就开始上菜毕竟是午餐时间。What a pleasant surprised is my comment! 现在航班这麽少竟然可以拿到最新鲜的食材!我们今天吃的是副手师傅,话不多,一直埋头苦干。虽然食材很新鲜但除此之外就没有特别令人深刻的印象,我想我下次会去吃晚餐在切磋一下。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2 2020-03-26
1364 浏览
开业尚算悠久,屹立於中环,坚持最传统的厨师发板,没有花巧,全以寿司战胜吃货的味蕾。本店的生鱼片,不用多说,极上且新鲜。「风」套餐的寿司款色应有尽有,一共18贯,必能满足对品尝不同鱼类的欲望,且填满五脏庙。寿司最能见厨司的刀法及其捏饭的功力,掌控自如,拿捏准绳。是此光顾,唯一挑剔的是饭质太硬,导致饭团的黏合度不高,夹起寿司时饭底容易散落。日厨能操极少量广东话,道出每款寿司鱼贝的种类,实属亲切。2人光顾,点餐如下:Fu OmakaseTantakatannoumesyu加一後,合共HK$3,868。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