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7
7
港鐵銅鑼灣站 C 出口, 步行約1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9803312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9:00 - 23:30
星期一至六
19:00 - 23:30
星期日
全日休息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現金
其他資料
酒精飲品
自帶酒水 詳細介紹
VIP房
泊車 詳細介紹
電話訂座
外賣服務
加一服務費
海景景觀
Live Music
招牌菜
串燒 魚湯稻庭烏冬 餃子 鵝肝蛋炒飯
食評 (46)
等級2 2019-12-09
2904 瀏覽
這間居酒屋不是朋友介紹真係唔識去😅佢位於銅鑼灣一期對面的一條巷仔,商廈的上樓舖,位置其實都方便,但平時經過唔會留意。餐廳很闊落,環境充滿日式風味,牆上有各種日本酒,更設有吧枱可欣賞師傅燒串燒,有點置身日本居酒屋的感覺,相當有氣氛。食物質素相當不錯,推介燒牛肋骨,肉質鮮嫩,牛肉味很重👍🏻不能錯過的鵝肝雙蛋飯,又肥又厚的鵝肝,好邪惡呀😋😋我哋3個人分享一碗剛剛好,非常滿足炸䲞魚也是必食推介,新鮮魚連魚鱗炸,酥脆美味燒日本青椒仔,外皮爽脆,裏面多汁又清甜,加上木魚碎,特別滋味清酒煮蜆,蜆肉雖然不算肥大,但很鮮甜,加上清酒上湯,都可以一試。鹽燒椰菜仔配白松露油,食咗咁多肉,配這個菜中和下,減低飽膩感😊最後來到居酒屋,點可以冇酒呢 ~~ 我叫咗杯日本 Suntory 生啤,綿密幼滑的啤酒泡,十級滿足。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07-26
2100 瀏覽
原來要二百個字先可以比個喊喊。首先入口已經係一個伏字。入門覺得冷氣唔夠,然後既然識串燒,梗係要睇吓個爐乜樣。竟然第一眼就見廚師喺度用火槍燒爐上邊嘅串燒,老老實實我真係第一次見。好⋯當我見識淺,既然嚟到都試一試。落單叫咗十幾串,因為之前去咗Happy Hour,所以趁機會去洗手間。前後唔夠幾分鐘,一出嚟已經上了幾串,真係不得不讚佢哋嘅效率(曲)。咁有誠意(繼續曲),食物當然比一般更一般。早後,隔離個冷氣機開始不停漏水,地上兩三尺水氹冇人處理,完。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07-13
1446 瀏覽
每次去完銅鑼灣行街,都會嚟呢間居酒屋食晚飯,貪其地點方便,位於銅鑼灣廣場一期對面,而且地方闊落,買完野一袋二袋都唔使驚。今次同埋兩個女朋友上嚟,由7點坐到10點幾,慢慢食慢慢傾,一個滿足的晚上。今次叫咗以下幾款食物,咁多年都保持水準,食完回味無窮👍🏻👍🏻一坐底先叫兩個頭盤,燒雞泡魚干和蟹子蟹柳沙律。前者燒得香甜惹味,後者的沙律菜很新鮮,食完特別開胃。另外,燒牛肋骨絕對是今晚驚喜之作,要讚師傅的燒烤技術,生熟度恰到好處,肉質鮮嫩,入口即溶。招牌菜 — 羊扒燒及鵝肝雙蛋飯也是Must-Eat items,食完成個人滿足哂。最後再點了吉列炸蠔和燒年糕,炸蠔勁酥脆,燒年糕就煙煙韌韌好得意。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9-06-15
1223 瀏覽
呢間居酒屋既串燒水準真係吾錯!特別係牛舌,不論口感同味道都好正!👍🏻佢啲燒扒類都正!全部都燒到5-6成熟!燒粟米佢會配埋自家製既香草牛油比你搽尼食,真係香勁勁勁多🤤👍🏻相當出色嘅仲有燒手打墨魚餅配明太子醬,個墨魚餅幾彈牙,而最突出嘅就係個明太子醬,真係有勁多明太子😍👍🏻炸物方面呢度嘅炸𩶘魚同炸多春白飯魚都好好食,全部火喉都恰到好處,炸野吾會太油!不過略嫌炸多春白飯魚個炸漿吾夠鬆脆,同埋放一陣就”林”,有待改善🙈但個白飯魚超級多春,好正!送酒一流!另外,中意食鵝肝嘅可以試鵝肝蛋飯,件鵝肝幾厚🤤店員會幫你撈混晒佢地尼食,唔想撈混既記住要講聲😛不過自從轉咗師父之後,有部份串燒我覺得差咗,例如燒雞心同雞腎都有陣不太討好嘅雞羶味,雞掌肉又太咸,厚燒牛舌雖然都仲係好食嘅,但都真係冇之前咁出色,有少少失望...雖然相比之前真係差咗少少,但以香港日式居酒屋嚟講,呢間嘅出品都仲算係中上,而且座位方面又唔會太逼,坐得幾舒服!鍾意食日式串燒,又想搵個地方同朋友飲下啤酒吹下水,呢度絕對滿足到你😚記住記住!必食佢既燒牛舌!真心夠厚夠味又夠爽!😍👍🏻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8-07-17
2991 瀏覽
舊同學聚會,有人推介去呢間位於銅鑼灣的樓上舖居酒屋,地點算方便,地鐵站出口過條馬路就到,但大廈入口環境就麻麻,喺翠華旁的後巷,唔起眼,初時都驚會唔會中伏😅,不過入到餐廳,出奇地闊落舒適,坐我地旁仲有枱日本人,即刻放心哂,仲有D置身日本嘅Feel🤣食物方面,真係冇得彈,樣樣都好好味,串燒有好多選擇,推介炸䲞魚、燒牛脷丶燒手打墨魚餅丶燒羊扒丶燒油甘魚鮫、鵝肝雙蛋飯,全部用料唔差,下次一定會再嚟😋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