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2
0
港铁中环站 D2 出口, 步行约2分钟 继续阅读
电话号码
23270168
开饭介绍
主打高级日本刺身及手握寿司,选用时令刺身,均自日本空运到港。菜式设计简单,务求尝到刺身真正的味道。餐厅于晚市共提供两款厨师发办的菜单。 继续阅读
营业时间
今日营业
12:00 - 15:00
18:00 - 23:00
星期一至日
12:00 - 15:00
18:00 - 23: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现金 美国运通 银联
座位数目
14
其他资料
网上订座
Wi-Fi
酒精饮料
包厢
电话订座
加一服务费
有关奖赏计划
食记 (12)
中环有不少高级鮨店,这次来到鮨中本的姐妹店,鮨琥珀。午市有2种价位的Omakase,这次选了1580一试。餐目如下,*者佳:寒鰤*九绘*赤贝秋刀*池鱼*松叶蟹赤身吞拿鱼醤油渍*白鱿鱼石垣贝*鱿鱼须春子鲷黑鯥墨鱼鲍鱼海胆*大拖罗*穴子*车海老*小肌*卷物九绘是很少见的高级白身鱼,味道上很清新,是不新鲜会很难吃的品种。能在香港吃到,还很新鲜,难得。春子鲷我以为是春天才有,秋冬能吃到是挺特别的。用刀细切鱼皮更易入口,春天来吃应更美味。秋刀是秋天必吃,挺喜欢这次的秋刀,新鲜甜美且一整件吃下去感觉很肥厚。车海老处理得宜,鲜味十足厚实弹牙,简单的款式最考食材跟基本功夫。小肌跟穴子,每间店也有自己的手法。这儿的小肌微酸微咸鱼味浓,穴子鲜甜,都很出色。师傅的风格非常传统,就是选最好最新鲜的食材,然後令食材本身最根本的味道突显出来。这样很多时可能惊喜欠奉,我以前也会觉得为甚麽这看似平凡的手法也要叫价如此高。然後看多了不少高质食评,又吃多了不同档次的鮨店,香港的日本的,才开始感觉到90分的品质跟95分乃至99分的分别,而这少少几分的提昇背後的成本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有些店子会开始想些特别的手法,比如多点调味,多选能连皮火炙的品种,选些稀有的中低级鱼等等。这样味道突出之余价格亦可亲民一点,还有其他店家没有的卖点,其实是师傅顾客双赢的。反而要走传统路线,顾客未必接受得到香港的性价比。这也是为甚麽不少朋友说香港想吃高质的寿司是有的,但跟东京的高级鮨店相比,价格可能要贵上1倍以上。光顾2-3回,差额就是一张来回东京的机票了,那为甚麽不飞一次东京呢?午市来说价格是真的有点高,但份量其实跟晚市不遑多让。对比晚市价格,午市价格水平其实算是合理。如果食材能保持这种品质,又没飞东京,那我是会再来享受一下的,4.5星。同价位下5星:即使排队亦要一试再试4星:甚佳,可以一试3星:同价位有不少更佳选择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2 2019-12-21
491 浏览
在中环已经工作20载,日本餐厅看到这几年不断受香港人爱戴,不能算是热捧,因为确是真的有实力,中午若然没有预订,试过两次都是望门兴叹。今次独自一人感受一下高级的寿司,虽然在日本及香港平均每月都有四至五次,经过媒体的介绍,倒也想过来品嚐一下。在一街之隔另一间高级寿司,再远到四季酒店,或跟兰桂坊地点也有进驻一些走高质素的寿司店,基本上都已经吃到有点麻木。就是因为以我有限对鲜鱼的味觉,实在不能给予专业的评语,反而这一次的经验,分开两个体会,食物的要求在日本当然不算最新鲜,但在香港4小时的飞机旅程与时间竞赛,已经算是最好的。每一件寿司到碟都经过用心的手握,有部份是由助手负责,这样我觉得就有一点遗憾。寿司的描述在这里不用多说,因为你的下一次与我的这一次基本上尽是不同,不是这条鱼了,我食到最高级的金钓鱼有一块鳞片,静悄悄的放在木板旁边。但是有一样相同的就是整个环境服务客人及师傅对你的眼神,应该会让你感动吧。价格在高级寿司店心中有数,反而我觉得与铁板烧差不多价位来说,一个是活力运动员,另一个是深造大学士,两者都有不同的值得欣赏地方。在我而言下次会到另一处,寻找一名运动员的火气,心中已有盘算。而这里我认为你都是值得一来,感受一下来自日本山形县的千叶博文主厨及欣赏金箔的挂画也是赏心乐事。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4 2019-12-06
1292 浏览
很久没见的女朋友、今天来吃午餐、大家都系一轮嘴系咁讲就系唔记得咗影相但系想讲呢度啲嘢食真系全部都好好食、劲新鲜、极度推介、最好食嗰啲唔记得咗影!挂住倾计唔记得影相但系一定要睇咗呢间餐厅因为所有嘢都很好吃!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3 2019-11-01
2411 浏览
朋友告诉我,中环开了两间合我脾胃的日本料理, 叮嘱我早点去试。虽然店名早有耳闻,但因事忙,一直没机会光顾。今天适逢是太座和我的纪念日,就趁机前来庆祝。晚上七时的士丹利街,人流出奇地稀疏,是中环人仍未下班? 还是早已归家? 我不得而知。 昏暗的天色,加上街道两旁数株疏落的街灯,令挂在墙上,印有鮨店名字的灯箱格外明亮。走近时,刚好一辆黑色的平治跑车从旁高速驶过,气流把浅蓝色的暖帘吹到翩飞翻卷,暴露後面那些会渗出淡黄灯光的石阶。我携着太座,拾阶而上…今晚,我来到了这里:鮨琥珀(鮨こはく)                                                                             ...拉开鮨店的门,一个漂亮的「3 + 5」L 字型木制吧枱呈现眼前,旁边好像还有一间小房间。 店内面积虽小,却不失雅洁。 酱油碟和筷子不仅放得井井有条,吧枱上每席前面都放着烧有不同图案的陶瓷「平皿」(放寿司用的平碟),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夺目耀眼。 餐房灯光以柔和为主。最「吸睛」的,是料场内琥珀色墙身上挂着的一幅金银色的画, 这幅画好像是用金箔和银箔贴上去的,但又有点像现时流行的塑胶彩,有点立体感…「难道这就是店名的由来?」看得入神的我,心里一阵狐疑…虽然已七时有半,店内却空无一人。我把带来的酒交给接代我们的男经理後,就和朋友安坐席前。 师父们可能听见人声,立即从厨房出来,对我们郑重地说了声「欢迎,欢迎」。「这里没有客人,如果你准备好的话,我们就开始吧。」我对师父説。「但你们还没有选餐呢…」「没关系,都交给你…」我説。「明白了。」师父微微点了点头。                                                                             ...师父蹲下身,从冰箱里拿出三个「ネタ箱」。打开木盖时,好奇的我立刻站起来察看。见今晚的鱼鲜、食材,都栉比鳞次地排列着,色彩缤纷,煞是好看。 师父从中取出一块完整的白身鱼肉,切出两片後放到平皿上来… 「这是真鲷。」师父淡淡地说道。「这鲷颇大条,应该不错吃!」我説。「你怎麽知道?」太座好奇地问。「你细看汤霜後的鱼皮一格一格的凹坑纹,大概就知鳞片大小了。鳞片越大,鱼就越大。虽有例外,但至少鲷鱼是这样。」「哦…」太座点了点头。「这鲷鱼来自淡路岛。」男经理在我们身後补充说。有留意我食评的朋友应该已知道我最爱吃鲷,听见经理説鲷鱼来自淡路,我不其然问道:「是呜门鲷吗?」                                                                             ...鸣门鲷如果大家有去过 淡路岛 或 德岛,应该会经过当地着名的「大呜门桥」。从大桥向下望,时间吻合的话,会看到海上那些巨形的漩涡,「呜门鲷」就是在这种充满急流和暗涌的水域中成长的鲷。因长期要对抗急流威胁,所以肉质异常结实,美味程度绝非一般鲷鱼能媲美。我把鸣门鲷放入口中,随即感受到那种只有高级鲷鱼才会散发的独特幽香。其高雅的甜味,随着每次嘴嚼而并发,不但肉质紧致,师父在温度的处理上也是恰到好处,比室温略低一点,入口不冷。 鱼皮脆弹,却又能一咬即断,配合鲜磨的「真妻山葵」和自携的佳酿...「唔!真好吃!」我赞叹地説。「谢谢!」师父边说, 边放下了另一道。                                                                             ...城下鲽「这是来自『大分県』的鲽鱼」男经理又在我们身後补充。「是城下鲽吗?」我又问。这次,男经理有点茫然。「你可以帮我问问师父吗?」我见他好像对「城下鲽」这个日文名称有点犹豫,我便看着师父问道:「これは『しろしたかれい』ですか。( 这是城下鲽吗?)」师父睁大眼睛,举起大母指,説道:「你是上手!」「那里那里…只是早阵子刚好有吃过罢了。」我説。「城下鲽」,其实是「真子鲽」的一种,在日本属高级品。由於在大分县日出町「日出城海岸」捕获,所以又名「城下鲽」。 日出町海床有很多地下涌泉出口,咸淡水交界之处,水中浮游生物特别丰富,除了吸引吃这些浮游物的小虾小鱼外,还吸引了专吃小虾小鱼的中、大型鱼类。城下鲽吃得好,肉质自然美味。师父从鲽鱼的背、腹和鳍上各切一片给我们品嚐。背肉硬,但鱼味最浓,最适合「薄造」,不但容易咀嚼,鱼的甜味也较易被渗出。 腹肉较背肉柔软,味道清淡高雅。 鳍肉又称「縁侧」,是鲽鱼最活跃的一条筋肌带,充满胶质,口感爽脆。由於每条鲽鱼只有左右两条縁侧,能吃到新鲜的已经不易,何况今晚是城下鲽的?                                                                             ...金目鲷师父又在平皿上敏捷地放下两片鱼肉,我一看…「金目鲷!」「你真的知道很多呢!」师父道,「你也是做寿司的吗?」「不是,我只刚好认识而尔…」我夹起鱼肉,沾上酱油,放进口中。 鱼皮被火舌舔过,虽有点儿烫嘴,但鱼肉中心刚好是和暖和暖的。咀嚼间,鱼的甜味自然散发,虽然没有呜门鲷那种幽香余韵,但也非常好吃。                                                                             ...子持ち蛍いか「你知得那麽多,我不介绍了。」男经理一边放下,一边说道。「这个我也认识,是『萤光鱿鱼』。」太座抢先叫道。我笑笑地拿起那串「胀卜卜」、一大一小的萤光鱿鱼放进嘴巴,咬下去的同时,一股鲜味在口中爆发,原来里面还有鱿鱼卵。「怪不得那麽鲜美,原来还是『子持』呢!」我説,「配七味粉也很 惹味!」「什麽是『子持』?」友人太太问道。「持有『子』的,即是形容鱿鱼体内有『蛋』。」我説。「哦」朋友太太恍然大悟 ,「即是『含卵』啦!哈哈!」                                                                             ...毛蟹在大家还错愕着朋友太太的豪人豪语之际,师父又递上一只黑陶瓷小碗。我接过一看,里面放有一束毛蟹肉,上边还放了点蟹味噌。我一口吃下,柚子的芳香直冲鼻腔,蟹肉和暖,鲜甜结实。 但原来垫在底部,吸饱酸酢的胡瓜薄片更加好吃;酸酸甜甜,十分醒胃。我心想,虽然只是区区前菜,但每个细节都做得一丝不苟,色香味俱全,值得赞赏。                                                                             ...文蛤从一开始,餐房中就只得我们一组客人,所以连厨部出菜的速度也变快得了。 盛毛蟹的黑色小皿还未收走,师父又递给各人一只枫叶形碟子,上面放有一只巨大的烧文蛤。在我小心翼翼,用双手接过的同时,鼻子已嗅到烧贝那阵阵潮香。把碟子放下後,我立刻举着品嚐。刚烧出来的文蛤很烫嘴,但肉质Q弹,烧得一点没有过火。我把贝肉吃毕,拈起贝壳,连里面的鲜美汁液也一饮而尽,再来一口酒... 哗.... 赞!                                                                             ...子持ちヤリイカ「刚刚见你们吃得很开心,师父说再追加这个给你们…」男经理边放下边说,「…『含卵』大鱿鱼!」众人一看,又哈哈地笑了起来。在众人又在取笑『含卵』两字时,我趁热吃下一块…「哗!这个比『蛍いか』更好吃!」我边吃边说,「你看里面那膏状的鱿鱼蛋,唔.... 还有两种口感…」煮熟後的鱿鱼卵会变硬,但覆裹着鱼卵的液体就变会成软膏状,质感有点像半熟的牛骨髓,鲜软嫩滑。鱿鱼卵虽没什味道,却有不错的质感,烟烟韧韧的,好吃!                                                                             ...煮蛸师父从厨房取出一整只真蛸, 在我们面前把长长的蛸足切下,正要分给各人之际…「师父,我可以吃蛸的头吗?」我问。「你喜欢吃头肉?」「我只想让朋友们嚐嚐不同部位的口感…」师父笑了笑,把章鱼头重新取出,切块後和足肉一起递上。由於章鱼足的蛋白质和氨基酸量都较头肉丰富,口感上肯定更好吃。但是,大部份的店都着重在如何把章鱼足煮得柔软入味,往往就忽略了头部。其实章鱼的头是很好吃的,耐嚼的质感也最适合配酒精感较重的醇酒。今晚的章鱼,足部柔软可口,师父还洒上柚子茸来提昇香气,不错吃。连头部的肉也比想像中软弹,咀嚼到最後,还有点章鱼潮香的余韵呢。吃过蒸蛋,终於来到寿司环节,我夸口跟师父说我很能吃,请他把今晚每种材料都握一贯给我嚐。 他睁大眼睛,有点半信半疑,但最後还是点头道:「 好的!但如果你觉得饱,就早些告诉我。」「 当然!」我说道。师父打开ネタ箱,把各种材料都切出一片,放到木板上回温。 这样做能避免寿司材料因过冷而钝化了食用者的味蕾。在回温後,客人就可更容易的嚐到材料的真美味。                                                                             ...いろいろなお寿司今晚合共吃了21贯,这里的寿司体形较小,对女士来说可能刚好,但对我这种大胃王,就欠了一点。以下是今晚最强的几贯。                                                                             ...春子春子,カスゴ,鲷的幼鱼也。三到四月是最佳的品嚐季节。有人问,春子鲷到底是什麽鲷的幼鱼呢? 对这个问题,真的是众说纷纭。 有的说是真鲷,有的说是血鲷,更有人认为是黄鲷 。 据我所知,在日本,如果光说「春子鲷」,指的就是肉色像樱花般淡粉红色的真鲷稚鱼。但因捕获困难,所以渔民就以价钱较平宜的血鲷来填充。 後来市场上更有人开始供应价格更平宜的小黄鲷 (又名「连子鲷」)。 虽然大家都是小鲷鱼,但因种类不同,味道上确实也有差。 就说鱼皮的厚薄,真鲷活跃於深水,皮下脂肪丰厚,处理後口感柔软。 连子鲷的鱼皮却又簿又硬,口感和味道比真鲷差。今晚的春子鲷,经过塩和酢的洗礼後,鱼皮带点微酸,口味香爽清新。 淡淡的鱼肉,柔软且弹牙。 师父在上面放了点鲜磨的姜末,对整体味道起了点晴作用。今晚这贯开场寿司,漂亮!                                                                             ...鯣乌贼 (スルメイカ)春季除了是鲷的旬外,各式各样的乌贼也在争妍。 虽然晚宴到现在,我们已吃过两款乌贼,但师父依然拿出一块处理後雪白雪白,大得跟 A4 纸一般的鯣乌贼,在我们面前先切出适当大小,再仔细地切出格子纹,握好寿司,抹上海盐和柚子汁後送上。「我看你很了解食材,你喜欢什麽乌贼?」师父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该看怎样烹调吧!寿司的话,我比较喜欢『新いか』。 熟吃的话,用『障泥いか』做『印笼诘め』也不错。 刺身就要用又爽又脆的『枪いか』。 浸渍或冲渍,就非『蛍いか』莫属了。」。「你说的都吃过吗?」 师父睁大眼睛,好奇地问。「 有幸!都吃过。」不等他再说话,我立即把寿司吃掉。柚子很香,鱿鱼虽爽脆但却有一点难嚼, 可能是师父的格子纹切得太浅,还不够把坚硬的纹理切开之故。 虽如此,味道却一点不逊。嚼到最後,鱿鱼肉还渗出那种黏黏的甜味,不错吃!「下一道是『车海老』, 现在厨房正在制作,请大家稍後片刻。」「好的。」朋友说道。这时候,我和师父刚好对到眼,他笑笑问道:「你很常吃日本料理?」「也不是常常吃。」我回答道。「都在香港吃?」「日本的也有吃过。」「你觉得香港有哪几家比较好吃呢?」师父突然认真问道。「 『鮨琥珀』是其中之一。」我说。「谢谢你」师父道,「还有吗?」每次遇到这些问题,不知为何,脑海里总会出现小时候妈妈那「祸从口出」的教诲,所以我就把问题转移....「千叶师父,我听说你以前在六本木一间着名鮨店当大将,不知是那个名店?」「呀!」师父吓了一跳,「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当然知道!你是『千叶博文』师父,是香港寿司介的名人哦!」师父有点震惊,「名人?为什麽我不知道?」他抬头看着男经理,好像在等他引证我的话。「千叶师父在六本木的『蔵六鮨』做过。」男经理说,「你们有吃过吗?」我摇摇头。「如果有机会可以去试看看。」千叶师父说。「你都在这里了,我还需要去那边吗?」我笑说。「那倒也是。在日本还吃过什麽店?」 千叶师父锲而不舍地问。我拿出手机,不好意思地给他看了看...「哇呀!都是名店。」千叶师父说。「像我们这种不懂吃的,人生路不熟,唯有道听涂说了。」「那里那里....像这间....和这间,不是识途怎麽知道?你有去过『斋藤』吗?」                                                                             ...车海老厨房师父送出数只刚烫熟的车海老,千叶师父接过後立即去头剥壳,握出寿司。这里用的车海老大小适中,男生刚好一口一只,女生的话,师父会贴心地从中间一切为二。寿司的温度和暖适中,海老身上的红白纹理也很清晰,这是虾子新鲜的最明显特徵;肉质弹牙,虾头甘香,配合鲜甜的虾肉,好吃极了!                                                                             ...鰯「还吃得下吗?」「有什麽好东西?」「鰯 ( 沙甸鱼)。」千叶师父边说边从ネタ箱中取出一条水嫩的鱼肉。「吃!」我说道。师父把鱼翻转,鱼皮朝下,右手把刀背抵着鱼肉,左手指甲拎着鱼皮,然後右手一推,左手同时一拉,「刷」的一声,鱼肉被推至卷起,鱼皮就平顺地贴在砧板上。这种去皮法多用在「光り物」如针鱼、鰺、小肌, 甚至秋刀等鱼材身上。此手法虽然我也会,但每次见到听到,还是觉得十分疗癒,尤其那清脆的「刷」的一声後,还可顺便看看师父的手艺如何。 手艺好的师父,可以把夹在皮肉间那银色的脂肪层完整拉出,整件寿司端出来银光闪闪,非常好看。 经验浅或手艺不够的师父,不是撕断鱼皮,就是撕破鱼肉。 使用此法,用力平均和职人自信,缺一不行。千叶师父在鱼肉表面切出整齐的格子纹,握好寿司、涂上酱油、放上葱茸後,就小心翼翼地端放在我面前的平皿上。我拿起寿司,正准备送入口,一股酱油混合鱼脂的芳香扑鼻而来。 入口後鱼肉柔软有脂香,材料温度亦得宜。吃这种油脂丰富的银皮鱼,个人认为鱼肉不宜室温,比室温低 5 至 8 度,令鱼的脂香控制到在口腔里才散发是最佳做法。 我不是吹毛求疵,在日本,的确有这样的鮨店,精准地控制每件寿司的舍利和鱼肉温度。 今晚的沙甸鱼,好吃极了!                                                                             ...鲔今晚先後吃过三贯鲔寿司,但无论是背肉或腹肉,始终觉得味道不够好....「请问今晚的鲔鱼是从哪里来的?」 我问男经理。「我帮你问问千叶师父。」经过一轮谘询後,师父说鲔鱼来自九州,是条小形的野生鲔鱼,用「定置网」的方式捕获。 因为是小鲔鱼,难怪味道有点不成熟。 虽然春季很难捕获肥美的鲔鱼,可取的是,千叶师父坚持一定要用野生鱼。 他不选择养殖鲔,也不用冷藏的南鲔。 他对食材的执着,我是欣赏的。说起鲔的捕获方法,大家又知道多少呢? 除了师父所说的「定置网」外,还有「延绳法」、「一本钓」等等。下次有机会再谈。                                                                             ...お椀今晚的汤很特别,看似味噌汁,但味噌味却一点都不明显,反之,口中传来阵阵浓郁的海潮鲜。 细问下,原来汤头用上了很多鱼骨和甲壳类去淆煮,难怪又香又好喝。 此外,加入滑蛋丝也增添了不少口感。 在饮饱食醉之时,喝下这碗热汤,的确不错!「觉得如何?」 男经理问道。「不好意思,到现在还未请教你高姓大名。」我说道。「叫我『Jin』就可以了。」 「Jin さん,今晚的食物真不错,材料不但新鲜,而且都来白最好产地。只是寿司的款式不多,千叶师父说他已扭尽六壬,但我还没饱。」「你大食罗!哈哈...」Jin 打趣说道。从我们进来到差不多离开,这位Jin 经理一直在旁打点,介绍食材,又 建议清酒给我们。原本他曾在「鮨中本」工作,後来被公司派来这里帮忙。「『中本』 和 『琥珀』 都是同一集团。『琥珀』比较着重前菜,『中本』的寿司款式会多一点。如果有机会,你也可以去『中本』试看看。」「 一言为定, 今晚真是辛苦你,也谢谢你请我们喝的酒。」我向 Jin 答谢道。「千叶师父,我可以和你合照一张吗?」「当然可以!进来『料场』吧!」「进『料场』? 这样神圣的地方,我真的可以进来吗?」「 快来,快来!」今晚真愉快!!                                                                             ...今夜のお酒十四代 龙泉 纯米大吟酿上次喝到她,是数年前在朋友的晚宴上。 据朋友说,当时的龙泉已开了一星期之久,怪不得味道不太突出,也让我无法相信令人趋之若鹜的佳酿,味道只有如此。为探求真相,自己就买了一瓶来试看看。 「十四代」这个铭柄相信就算是对清酒不太认识的人也应该听过。位於山形县村山市的「高木酒造」, 建於1615年,到今天已经有四百多年的酿酒历史了。今晚的「龙泉」纯米大吟酿,是「十四代」系列中最高级的酒款。酒造选用了「兵库县特A区」产的最高级别「山田锦」,并精米至35%,以低温慢速发酵,又用袋吊粹取酒液,最後注入斗瓶作冰温储藏熟成,真即是费功又费时,难怪产量不多。正因为不是经常能喝到,所以我分了三个阶段来细嚐。我很想知道,此酒的味道,在开瓶後的改变和流向。第一阶段【从冷藏柜取出】开栓。 还没倒进酒杯,蜜瓜,熟苹果的香气已弥漫在空气中,非常夸张。 倒进酒杯後,香气被集中在杯内的小空间,香气更浓。 轻呷一口,虽然大家都知道清酒的主要原料是米,但龙泉的米味最多只占30%,蜜瓜、白桃,熟香蕉等甘甜水果味道占了60%,很奇怪地,居是还有10%的旨味。 这真是个意料之外的味道。初开栓的「龙泉」酒精感不强,口感很顺滑,余韵短,明显还在苏醒状态,味道和香气也还没达致顶峰。我把瓶盖盖上,拿到餐厅作第二回的品饮。第二阶段【在开栓又盖回的状态下,醒酒两小时】到了鮨店, 打开瓶盖……「哗!很香!」朋友説。「真的呢!这酒其实我刚刚已经打开过一次,情况竟和现在一样,这麽远的距离也能嗅到花果香气,真厉害!」我请男经理把酒倒到一个「片口」内醒,自己趁机再把龙泉多试一次。和几小时前的味道大同小异,但那10%的旨味消失了。 蜜瓜、白桃子、熟香蕉的味道越加提升,酒感不强,甘口,余韵依然不长。 这样的酒非常适合净饮,如果硬要搭配白身鱼的话,在脑内出现的只有北海道的八角鱼、曹以或是笠子这种,味道比鲷更清淡的鱼肉。第三阶段【在片口内醒酒】以这种大面积接触空气的片口醒酒半小时後,香气和味道达到顶峰。蜜瓜、桃子的芬芳由清香变成甜熟,酒感更温和,余韵变长,每次吐纳,香气在後鼻腔内缠绕不散。虽然以前也有幸接触过一些类似的酒,但「龙泉」无拟是暂时给我最强烈感觉的一款。奇怪的是,龙泉味道的下降速度比其他酒快。 从顶峰到味道出现明显落差只有区区廿多分钟。 在这个时候,香气顿减,甜熟的味道也变得隐约。 这时的龙泉就像我数年前喝过的那瓶「一星期的龙泉」了。 我记得当时我在食评中説:「…如果龙泉真的是这等味道的话,随便一瓶千多元的清酒就足以打败她了…」(有兴趣知道「一星期的龙泉」故事的朋友,可去看看我以前的食评:离れの客室)。从这个实验得知,如果要品嚐「龙泉」,开瓶後的品饮时间最好不要隔太久、也不要让这酒大面积地接触空气。以前清酒老师曾说过,品一酒,最好是把其味道在脑海中绘出图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脑内的那幅龙泉图应该是「 璀璨的烟花」。 大家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多得朋友请我,成世女第一次去咁高级既日本餐厅!佢仲话鮨琥珀系日本人朋友推介,好正宗咁!其实以前都去筑地食过手握寿司,价钱虽然好抵,但系成个用餐体验都系太赶,今次系鮨琥珀成晚都坐得好舒服,起码坐左成3个钟啊,计番每人一千蚊一个钟,又有人手握寿司,材料又新鲜特别,仲要中环咁既地段,都系值得既。我钟意坐系bar台望住师傅,不过我唔识日文,无机会同师傅有深入D既交流,但系见到由前菜去到每件手握寿司,都有和式既雅致,都感受到日本人对Omakase既执着!旧鱼嫩就不在话下,你睇下面块叶,系雕埋花架!终於都明普通寿司店同专业Omakase既分别,净系心机都值一千蚊啦,贵系有原因既,多谢朋友带我见识世面〜以往同男朋友庆祝都系食西餐锯扒,下次可以同佢suggest食Omakase,系bar台前面饮下清酒都几正!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