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9
4
港铁炮台山站 A 出口, 步行约5分钟 继续阅读
电话号码
25660533
开饭介绍
醉烧亭主打海鲜串烧,店主是高流湾原居民,直接向亲友及艇家购入新鲜和冷门货。高流湾是海产类丰富,原居民能捕获很多特色海产。店主每两三天往入货一次,时令海产次次不同,像大眼螺、白蟹及蓝蟹等也是坊间少见。 继续阅读
营业时间
今日营业
11:30 - 16:00
星期一至日
11:30 - 16:00
公众假期
11:30 - 16:00
公众假期前夕
11:30 - 16: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现金
座位数目
30
其他资料
网上订座
深夜营业
酒精饮料
自带酒水
泊车
电话订座
赏订座积分
加一服务费
有关奖赏计划
招牌菜
汁烧墨鱼棒 塩烧BB猪(乳猪) 烧白子 烧吞拿鱼血 烧牛舌
食记 (38)
等级2 2020-03-24
1932 浏览
位於炮台山蚬壳街的居酒屋,这条内街上有很多餐厅,拉面、西餐、港式餐厅都有。平常一般单点串烧都比较贵,因此午餐吃串烧餐就比较化算海鲜串烧餐($138,午餐不用加一😬)因本身不太吃红肉,因此原定的露笋猪肉卷,我转了做蕃薯,餐厅都可以配合啊😬鲜冬菇及番薯 冬菇是厚身有肉汁的,我超喜欢的银雪鱼及鳗鱼银雪鱼及鳗鱼够厚身,炭烧完还很juicy 带子及日本蚝充满了炭烧风咪,少少盐味及柠檬汁已能带出鲜味午餐十分丰富,除了串烧外,有沙律及面豉汤,还有三文鱼茶渍饭作总结,茶渍饭的鱼汤也很美味。2位朋友都点了网烧牛扒配白饭(HK$95),但分别选了五成及七成熟,卖相不错,朋友comments 是可能是因为要2份一起上菜,牛扒略嫌不够热,但味道其实是不错的。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3 2018-12-03
3017 浏览
这天和同事走到蚬殻街,决定去这间醉烧亭,由於没有订座,所以只能安排坐吧枱。看到吧枱内师傅忙碌地烧串烧,最後点了一串盐烧牛柳和烧鳗鱼配冬菇肉碎饭,虽然觉得与鳗鱼不太配,但冬菇肉碎饭不能改,所以就即管试试。不久侍应便送上面豉汤和沙律,两款都平平无奇。等了一会,正当我们期待师傅何时会烧鳗鱼的时候,侍应从另一扇门捧着鳗鱼饭出来,鳗鱼只是暖,明显是稍微加热便上菜,冬菇肉醉饭味道一般,饭只有薄薄的一层,份量实在少得有点过分。盐烧牛柳虽然是即烧,但牛肉非常腍而欠肉味⋯仔细想想,在日本吃一个鳗鱼饭也要二百元以上,现在只需一半的价钱也不满意,也许是我的要求过高吧。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2 2018-10-15
1826 浏览
好耐都无同阿女友真正食个过一餐开心饭喇!寻晚拣左间有朋友食过话几好 嘅日式串烧。其实我对食物要求不太高,主要都系睇阿女友,今次都不过不失,食物整体黎讲都ok 嘅。中段有小插曲,就系墙上有小强出没。。。 见到咁梗系要求转位,而且寻晚格都唔Full.... 当起身行之时,听到隔离枱个位阿叔话「都唔系好大只者」火🔥都黎。真系想串佢唔大只架你咪坐埋去贴墙坐罗!!唔系发生你身上就梗系觉得无事架。咩人有都,唔关事就唔好多咀啦!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1 2018-10-01
1633 浏览
想食间中价好食日式串烧,openrice 标价$100-200,谂住可以一试啦,点知完全系同想像中两回事。星期五晚八点,餐厅都算满座,气氛格局系唔错,见到好多人系到饮酒倾计。但若果你黎呢到系想’食好野’,而唔系饮酒吹水既,呢到真系唔岩你。佢呢到既串烧系偏贵,之余,份量系劲细!(见下图)京葱豚肉$30 烧银雪鱼$48😅😅😅😅 得只手指尾咁短至於味道就普普通通,唔系难食,但都冇乜惊喜噜埋单两个人食左$471,食完都唔知食左咩落肚😅😅如果你系中产,旨在同朋友搵个地方饮酒吹水,而食物只系副题,咁呢到就岩你啦。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中秋节晚上,因为想食牛舌及鸡翼,我们一行二人到醉烧亭。我们到时,店内吧枱坐了两位女仕,我们坐在普通餐枱位置,旁边还有两位小姐,店内包括我们在内只有6位客人。我们点餐後,食物味道跟平时的一样,上枱速度比平常慢一点,但因为第二天是假期,我们都不太急,所以冇特别催促。戴眼镜串烧师傅一直一边烧串烧,一边饮清酒、啤酒,一边与两位女士高谈阔论。渐渐情况越来越过份,开始嘈到拆天,坐在我们旁边的两位小姐也忍不住出声请师傅及吧枱女士可否细声一点,她们亦因为等得太耐提出埋单。可能因为这样"得罪"了师傅的"贵客"(因为那两位女士不断请师傅饮清酒) ,师傅不是跟其他人说不好意思,打扰到其他客人,而是向那两位小姐说 "居酒屋系咁嘈㗎啦,你吾锺意可以吾好黎,依d客我吾稀罕。" 那两位小姐只好立即埋单离开。我们当时听到师傅这样说觉得他十分过份,也出声说他们真的倾得十分大声十分扰人,上食物的时间也比平常耐。他听到我们这样讲,也说出类似赶客的说话。他说"一百几十我不稀罕,你地可以上网写吖,或者厅日打黎同我老板讲,我吾惊,吾怕喎,你地吾再帮衬,我地又吾会执。"其实我之前已经见到店员将我们的加单纸交给师傅,但因为吧枱两位女士又添酒给师傅,他立即又饮酒再倾下计,也没有立即理会我们的加单纸。难道请你饮酒的客人就是客人,其他客人就不是客人,可以给你赶吗?更不用说那位女士及师傅的谈话声浪及内容对其他客人实在滋扰。之前也见过串烧师傅跟吧枱客人碰下杯饮下酒,但没有这次的大声及扰人。我们一直都觉得这店的串烧好食,因为住在附近,也久不久来帮衬,但原来这店的态度垃圾嚣张,也自以为是。我们以後也不会再来。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