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1
2
等級4
2018-03-22 98 瀏覽
小思在承教小記中,有一篇散文叫「蛾」。昆蟲專家道,蛾不是靠眼睛來辨別方向,只靠身體跟射來的光線交成一定角度,當自然界只有日與月,萬里來儀的光,都是平行,都是引路。但人的世界花花,光影迷離,蛾亂了,就飛向最近的光,連輕喟都來不及,小小身軀隨着油燈的一手擦燈火,蜷縮滅絕,連灰燼也不多留下。是蛾的錯嗎?不是,它只是跟循生存法則去做蛾該做的事。是火的錯嗎?不是,它只不過在亮着,這是她的本能。想一想,這個世界,有人是蛾,有人是火,有人有時是蛾,有人有時是火。為陳圓圓做一次吳三桂,衝冠怒髮為紅髮,為楊玉環做一次唐太宗,君王從此不早朝,為褒姒做一次周幽王,點鋒火戲諸候。你就是願意不顧一切,一切和你相比,一切成了你。上天造物,造了燈蛾,再造了火;造了我,再造了你。有時人們感嘆燈蛾的傻,一定要衝進去,其實本來自由地拍翼就好。汝非蛾,不是想不想的層次,那是種本能,必須闖入去,否則蛾再難以蛾活着。「賀你新工上任,我來請客。」「好,去吃日本料理,你來選。」「又是日本料理嗎?」撥開了紅簾,新簇的氣味,坐在bar枱,難得地坐在你的右邊。靜候師傅的每一道菜。鴨胸青瓜卷、蟹膏蘿蔔第一道開胃菜師傅拿出了鴨胸青瓜卷和蟹膏
更多
小思在承教小記中,有一篇散文叫「蛾」。

昆蟲專家道,蛾不是靠眼睛來辨別方向,只靠身體跟射來的光線交成一定角度,當自然界只有日與月,萬里來儀的光,都是平行,都是引路。但人的世界花花,光影迷離,蛾亂了,就飛向最近的光,連輕喟都來不及,小小身軀隨着油燈的一手擦燈火,蜷縮滅絕,連灰燼也不多留下。

是蛾的錯嗎?不是,它只是跟循生存法則去做蛾該做的事。
是火的錯嗎?不是,它只不過在亮着,這是她的本能。

想一想,這個世界,有人是蛾,有人是火,有人有時是蛾,有人有時是火。

為陳圓圓做一次吳三桂,衝冠怒髮為紅髮,為楊玉環做一次唐太宗,君王從此不早朝,為褒姒做一次周幽王,點鋒火戲諸候。

你就是願意不顧一切,一切和你相比,一切成了你。
上天造物,造了燈蛾,再造了火;造了我,再造了你。

有時人們感嘆燈蛾的傻,一定要衝進去,其實本來自由地拍翼就好。汝非蛾,不是想不想的層次,那是種本能,必須闖入去,否則蛾再難以蛾活着。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賀你新工上任,我來請客。」
「好,去吃日本料理,你來選。」
「又是日本料理嗎?」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撥開了紅簾,新簇的氣味,坐在bar枱,難得地坐在你的右邊。靜候師傅的每一道菜。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鴨胸青瓜卷、蟹膏蘿蔔
第一道開胃菜師傅拿出了鴨胸青瓜卷和蟹膏蘿蔔,鴨胸卷加上了蘋果蓉和青瓜去膩,鴨胸煎得很好,通常煎鴨胸都一反常態,在鍋未全熱就要放下去,油脂才會慢慢逼出來,令鴨胸軟腍香濃。後者比之蟹膏,我更愛蘿蔔的清甜無渣,蟹膏並不濃郁,畢竟中國人對蟹膏的要求太高,被那大閘蟹給寵壞了的味蕾,還是讓日本的蟹肉來扳回一城吧。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鱸魚薄切
鱸魚應該還沒到時令,所以我也有些驚訝會在這裡看到它,師傅放上了芽蔥和辣椒蘿蔔蓉,太強烈的配菜會奪主,這樣倒剛剛好,少許酸汁。我之所以會愛上白身魚,因其細膩,放入口腔,輕柔的觸碰,如蜻蜓點水,你要專注地去感受吃,怕一分神,那味道會稍瞬即逝,你找不回它,再也找不回來。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金線鯛
金線鯛,即是香港人常說的紅衫魚,味道算是濃郁的白身魚,母親常到魚巿場買回來,那種味道無論是白灼或是現在的刺身,都有極之熟悉的味道,其實白身魚最好是不要用黑碟來盛載,會偏暗啞,但味道仍然很好,初春正值時令,吃得出身材的鮮甜,海魚和養魚,其實分別真的可以很大。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螢烏賊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整條的螢光魷魚,之前太多太多次看到切掉的細片,然後和友人舉杯酊酩,那都是漬過的,卻沒有吃過原汁原味,外型細小,卻把鮮味都濃縮在內,比之普通魷魚之乏味好上很多,仍會有些黏口的感覺,咀嚼時仍然煙韌,細看友人之貌,,看似不太樂在其中,她對於這種滑溜感,敬而遠之,也不太懂掩飾。

「最不懂掩飾的一定是你,喜怒哀樂都形於面上。」她在摀面後賊賊笑道,我為之語塞,苦笑着。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北海道牡丹蝦
在我所愛吃的日本蝦類,牡丹蝦屬第二,葡萄蝦第一,牡丹蝦的蝦肉香甜軟糯,現在正值當造,蝦身要呈得雪白晶瑩,才為之一絕,這隻蝦倒也不過不失,最喜歡是師傅沒浪費其蝦頭,整個頭炸上來吃,牡丹除了肉質奇甜,其腦髓和蝦卵也是其精華,從頭到尾沒有一絲浪費,也是種對身材的尊重。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清酒昆布蒸鮑魚
在鮨店,一般的鮑魚肝會用來做成肝醬,但平常的鮑肝,因為它們吃的東西不同,內裡會有很多雜質,所以通常會拿掉。鮑肝要做得夠味很難,通常一只鮑魚的肝,要做出夠味的肝醬是不夠的,蒸鮑依然好吃,輕腍彈牙,至於肝醬,最好的方法是用一口嘗盡全部的肝醬,才會夠味。不得不說,那木之芽(山椒葉)添加了不少風味,小小一片,令無奇的一道有着按捺不住的香氣。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池魚
這裡的壽司飯用上了赤醋,我自己覺得醋用得有點重手偏濃,吃白身魚時會有一點點醋的餘韻,看個人口味我倒是一般,不太愛渲賓奪主,這件池魚壽司很漂亮,幾刀,整個壽司的體姿如女人的撫媚。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金目鯛
金目鯛是極有油脂的白身魚,我通常吃的是火炙過的偏多,這件的魚皮被師傅輕輕烤過,依然吸引,味郁而鮮,彈性稍覺不足,美中不足是其形狀,有點小瑕疵。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紋甲烏賊
其實我不太喜歡切碎了的身材,總覺得會破壞最根本的口感,很少在鮨店看到烏賊的影踪,因為有點拿不上枱面,師傅有趣地把紫蘇葉和芝麻混入其中,令本身幾乎無味的烏賊增添一份口感,也去卻了那戚眉的不滿。「師傅你師承在哪?」我不禁有點好奇。
「我曾在日航和逸東酒店做過。」
「噢。原來如此。」我不置可否。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赤貝
真正令我喜悅的,是這間鮨店貝類還算新鮮,師傅把那赤貝一拍,即時收縮,不過,師傅沒有先把它浸過冰水,令其爽脆度不足,雖是室温,但那種爽脆仍在,只是未到最好而已。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車海老
車海老的難度,在烹煮的時間,過熟或過生都不宜,這兒還算合格,但還是有些微硬實的質感,喜的是師傅把那腦髓也呈上,令這件車海老生色不少。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虎河豚白子
虎河豚白子,從來都是只聽其名而未見其實的東西,在香港彈丸之地,更是從沒想像過它的出現。而這晚,有幸地見其實。我問師傅,我說我只吃過鱈魚白子,以為它已經夠昂貴了,他說,這大概是鱈魚白子的兩倍價錢以上吧。師傅嘴角揚起,得意得很。有人為白子瘋狂,我對那種乳狀感還未到非常喜愛,師傅把那白子抹上一層薄薄的醬油,燒好呈上。友人怕那白子的本質,吃了數少口就停了,我倒是一口送進。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聽聞河豚白子鮮,鱈白子滑,或許我舌笨,大有種牛嚼牡丹之感,河豚白子幾乎是白子界中的貴族,卻無留下深刻印象,或者這是養殖的虎河豚之故,但也是我純椊的猜度。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岩牡蠣
我極之滿意這個岩牡蠣,非常鮮美的同時,碩大而且飽實,師傅把酸汁弄成啫喱狀,能夠輕易一起送進口裡,方便得多,蠔味濃郁,印象中很少日本餐廳的牡蠣能有此水準了。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青柳貝
想不到這裡竟然能看得到青柳,它時令在春夏之間,香港實在難見,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實物,雀躍萬分,這青柳和這兒的貝殼類一樣,鮮甜好吃,它有個小故事,因為通常貝類會為了保護自己而在感到要被捕食前把殻關緊,而它卻會照露出那條象徵式橙黃色的長貝肉,所以被人稱為呆子。
1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大拖羅
我總覺得師傅偏心,很多壽司都是友人那件比較漂亮,令我經常要把相機鏡頭送到她那邊去,到了這件大拖羅,吃畢還是有點筋,正值戚眉之際,卻看到友人一副心滿意足的長相,原來她那件入口即融,我不禁開聲嘟噥,師傅笑着說:「都是一個部位出來的,運氣問題運氣問題,做壽司師傅沒辦法先試吃。」我們都不禁莞薾。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海膽手卷
我相信無人對海膽最好是北海道產的有所爭議,而這個手卷的海膽是來自福岡附近的有明海的,應該是屬於九州的赤海膽,雖說印象上先打了個折扣,但海膽的鮮味卻毫不遜,紮實而甘香,白子和海膽,我個人真的會偏向海膽那邊。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鰹魚高湯
師傅在最後拿了一塊「磚頭」出來,是鰹魚節,而且是最高級的「本枯節」,世界上最硬的一種食材。其源於鹿兒島的枕椅巿,要做出鰹魚節,通常只用三公斤以上的鰹魚,在蒸熟後,不斷煙燻和暴曬,三天的叫「薩摩節」、二十天就能稱為「荒本節」,把荒本節噴灑黴菌再不斷煙燻和暴曬,持續三四個月後,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鰹魚乾中最高級的「本枯節」。
2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其硬如石頭,師傅用專用的刨才能刨開,內裡的暗紅魚肉是如玉石般的光澤。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一推,一推,片片灑落,屑輕如羽,色艷如霞,在一物中,沉重與輕盈各走兩極。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加點鹽花,添些昆布,七分鐘,一小杯,一口鮮甜,一口淡薄,濃郁固然有其澎湃的霸道令人神往,但撫過你舌頭的細膩,幾跡清霜,踏雪無痕,又為你的腦海,留下了什麼?
0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最後以靜岡蜜瓜作結,少少兩片,甜入心頭。道鮨三月三日才正式開張,要進步的空間是有,主要的是,如何在呈出的每件壽司上看得到你的風格,用心做好的,別人會感受到到,我期望一間鮨店有其異樣性,有其獨到,現在很好了,路還很長,請你更好,你和我都是。

這篇文章是這個帳號寫的最後一篇。

到現在為止,這裡都是陳思澈小小的寫作療養院,平時的小事纏在心頭,就在這裡擱下一文,漸漸地堆積。很感謝每個在這裡駐足的人,或長或短,你們都從文字裡了解我的世界,我希望,文章能夠與每位有所共鳴,在或許殘酷的成長裡能有知道有人和你面對殘酷,在故事裡能找到一點點相似的一角,或多或少。
2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人不需要快樂地活着,但也不必讓自己太過悲傷。

能令你感動,但不能再讓你心動。
能令你微笑,但無法使你由衷。
能陪你一瞬,但不能伴你一生。

蛾和火,一瞬即滅,火還是火,蛾不再是蛾。不再是撲火前的蛾,是撲火後的蛾。

道別有時不是向一個人道別,是和那個喜歡你的她道別,不是不再見,是不再見當時那個注視着我的你。看着我的唇,相對視,用眼神來扮演索求我的允許,再吻。這樣的注視。而你明明知道我不會拒絕。
3 瀏覽
0 讚好
0 留言
這一種與那個她的道別,通常在不知不覺間,在沒有好好說再見的時候,就消失得無影無踪。最後人會留下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

命運作弄,遺憾注定是遺憾,只是用一種遺憾,去換取另外一種遺憾。
要和你們,和你,好好的道別,有緣再會。
餘下的,原來都是,對不起,謝謝,再見。

微雨灑不滅,輕風吹欲燃。
亂飛同曳火,成聚卻無煙。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張貼
評分
味道
環境
服務
衛生
抵食
用餐日期
2018-03-16
用餐途徑
堂食
人均消費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