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7
0
等級3
52
0
2013-09-11 4619 瀏覽
雖然今天少有地早放,但我更少有地拒絕了同事們耍樂的邀請。只因我想給女友一個驚喜,去接她放工,好讓這個笨女人能高興一下,即使間中胡鬧,不講道理也好,就性格而言,她也是個好女人,所以總不能待薄她。一放工就能見到我,她當然高興得奔奔跳跳,看到她的樣子我不禁心想,在這世界可還有誰會這樣期待見到我?在之後的車途上,她跟我談上一個古怪的話題,是有關工作的人際關係的,從言詞中,不知何解我感覺到她好像比以前多了一份成熟的味道,是工作?年齡?還是我驅使她改變?我才不知道。唯一肯定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不管變好還是變壞,「改變總比一成不變好」。一下車走了不久,一間生面口的小店就在眼前,門外的裝修非常新穎,以木色為主,由於沒有門,一眼就能看到店內的米色牆壁與小水晶燈,感覺有點精致。另外在小小的店口還設有一個以玻璃分隔出的小空間,裡面正有一名員工機械式地製作新鮮的蛋卷,讓客人能看到一條蛋卷的誕生,透明度非常高,看起來也很吸引。旁邊的女友注意到店外的招貼,馬上就拿出十二元進去,以換取三條新鮮的「牛油蛋卷」。也罷,十二元也不是一個貴的價錢,由她去吧,反正我也對這種新店的實力深感興趣。首先要說一下,我並非蛋卷愛好者,
更多
雖然今天少有地早放,但我更少有地拒絕了同事們耍樂的邀請。
只因我想給女友一個驚喜,去接她放工,好讓這個笨女人能高興一下,即使間中胡鬧,不講道理也好,就性格而言,她也是個好女人,所以總不能待薄她。
一放工就能見到我,她當然高興得奔奔跳跳,看到她的樣子我不禁心想,在這世界可還有誰會這樣期待見到我?
在之後的車途上,她跟我談上一個古怪的話題,是有關工作的人際關係的,從言詞中,不知何解我感覺到她好像比以前多了一份成熟的味道,是工作?年齡?還是我驅使她改變?
我才不知道。
唯一肯定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不管變好還是變壞,「改變總比一成不變好」。
一下車走了不久,一間生面口的小店就在眼前,門外的裝修非常新穎,以木色為主,由於沒有門,一眼就能看到店內的米色牆壁與小水晶燈,感覺有點精致。
另外在小小的店口還設有一個以玻璃分隔出的小空間,裡面正有一名員工機械式地製作新鮮的蛋卷,讓客人能看到一條蛋卷的誕生,透明度非常高,看起來也很吸引。
旁邊的女友注意到店外的招貼,馬上就拿出十二元進去,以換取三條新鮮的「牛油蛋卷」。
也罷,十二元也不是一個貴的價錢,由她去吧,反正我也對這種新店的實力深感興趣。
首先要說一下,我並非蛋卷愛好者,而且對它的接觸也不多,所以只能以一個普通的人的角度去品嘗它。然後我的相中物又是依舊殘缺,但現在有得看,總比沒有好吧?
249 瀏覽
2 讚好
0 留言
一口咬下去,口感非常鬆化,但蛋香並不比想象中重,而甜味亦並不太過份,同時牛油造就質感,卻沒有在整體味道上造成重大影響。三種味道就此顯出默契,造就出一種微妙的平衡。
可惜可能因為太鬆化的關係,它的形態有如一個少女的內心般易碎。而碰完外層後,手指又如地盤佬的臉一樣有點油油的,不過沒關係,「健康」從不是我注重的範疇,由它吧。
吃完後,即時就查一下這家店的底勢,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家已有三十年歷史的舊店。
時至今日,昔日在街上叫賣的攤檔已經換上華麗新裝,屹立在旺角之中,可能它的歷史較短,改變起來沒什麼包袱,所以能輕易地跟隨時代的洪流。
此刻感概,想起一眾老店,事物,甚至是人…能捱過時代洪流的;能適應其中的;還有被淹沒的…又有多少呢。也許這個世界就是適者生存,不變則亡了吧。
想想別人,又想想自己,一股擔憂從心而發。
我又能從哪個方向改變,才能適應這個殘酷的世界,甚至闖出一片新景象呢?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張貼
評分
味道
環境
服務
衛生
抵食
用餐日期
2013-08-28
用餐途徑
外賣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