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75
58
等級4
136
8
2009-02-05 4 瀏覽
同樣是以鹿鳴春為名,瀋陽的老店是以遼菜為主,香港的老店則主攻京菜。鹿鳴春為瀋城「三春」之首 ( 明湖春、洞庭春、鹿鳴春 ),於當地無人不識。事實上京菜與遼菜的確有不少相同之處,兩者均源自魯菜而瀋陽也曾是清朝建國亡之都,故此遼菜和京菜同樣帶著不少宮廷菜之特色。雖是大同,但亦卻存小異。故此,香港店主將一個馳名遼菜的店子套上京菜實有點張冠李戴之嫌。砂鍋燉魚翅是此店之名物,魚翅份量之充裕令人感到完全是物有所值。千來二千元的東西當然誰也不會期有天九或海虎翅,但算是尋常的中價牙揀翅,這裡的份量進貨價也要上五、六百元。用上大量老雞及金華火腿燉出來的高湯惹人好感,實屬水準之作。北京填鴨是在客觀條件局限下不俗之作,最低限度侍應生端出來時鴨還是熱呼呼的,不像有些店子端出來的鴨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鴨本身也算皮脆汁豐。但在香港這環境,所有的北京填鴨就只是一頭冰鮮鴨加上電爐烘出來的「數碼鴨」,這能有多棒,不想而知。正宗的北京填鴨還是勞煩閣下跑一趟到國內嚐嚐用木柴烘出來的鮮鴨再說好了…….這裡的賽螃蟹做得挺傳統。蛋白加上黃魚肉絲的口感像極蟹肉,魚肉上一層蛋黃實有畫龍點睛之效,令色澤更接近蟹膏,難怪慈禧太后對此道菜
更多
同樣是以鹿鳴春為名,瀋陽的老店是以遼菜為主,香港的老店則主攻京菜。鹿鳴春為瀋城「三春」之首 ( 明湖春、洞庭春、鹿鳴春 ),於當地無人不識。事實上京菜與遼菜的確有不少相同之處,兩者均源自魯菜而瀋陽也曾是清朝建國亡之都,故此遼菜和京菜同樣帶著不少宮廷菜之特色。雖是大同,但亦卻存小異。故此,香港店主將一個馳名遼菜的店子套上京菜實有點張冠李戴之嫌。

砂鍋燉魚翅是此店之名物,魚翅份量之充裕令人感到完全是物有所值。千來二千元的東西當然誰也不會期有天九或海虎翅,但算是尋常的中價牙揀翅,這裡的份量進貨價也要上五、六百元。用上大量老雞及金華火腿燉出來的高湯惹人好感,實屬水準之作。

北京填鴨是在客觀條件局限下不俗之作,最低限度侍應生端出來時鴨還是熱呼呼的,不像有些店子端出來的鴨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鴨本身也算皮脆汁豐。但在香港這環境,所有的北京填鴨就只是一頭冰鮮鴨加上電爐烘出來的「數碼鴨」,這能有多棒,不想而知。正宗的北京填鴨還是勞煩閣下跑一趟到國內嚐嚐用木柴烘出來的鮮鴨再說好了…….

這裡的賽螃蟹做得挺傳統。蛋白加上黃魚肉絲的口感像極蟹肉,魚肉上一層蛋黃實有畫龍點睛之效,令色澤更接近蟹膏,難怪慈禧太后對此道菜極為愛好。坊間不少食肆也有此菜,但其中不乏自我創新之輩,有棄魚肉改用瑤柱絲,帶子,有些更連蛋黃亦省掉,味道如何,則人見人殊,不過論口感及像螃蟹仿真度還是用黃魚肉更勝一籌。

京燒羊肉的燒字是個虛頭,羊腩是油炸而不是炭火燒烤出來的。雖然如此,還是皮脆肉嫩,羶勁十足,想必廚師是先將羊肉弄熟再下鑊炸至皮層香脆而生此效。就是這一點多下的功夫,足以令東西有截然不同的口感分野。此物用以佐酒最為合適不過……….

此店另一名菜乃教化雞 ( 個人認為翁同龢之教化雞說法比較坊間之叫化雞可信 ) ,原本是蘇杭常熟名菜卻被人誤以為是京菜。此菜易學難精,對廚師的火候控制十二分嚴緊,很多本地食肆都有見及此不敢班門弄斧。鹿鳴春的做法頗為正宗,荷葉、豬網油及玻璃纸一應俱全但唯獨火候控制有點偏差。烤侷的時間太長和温度太高使本來令肉質嫩滑的油份盡數被雞腔內的菜頭吸乾,雞肉本身就變得太乾和粗糙,反而菜頭頓成主角。很多教化雞都是用瘦肉、香菇及火腿作餡料,餡料本身巳有一定水和油份,再加上焗製時產生出的雞及豬油,變成汁液,再淋回雞身得味。

此店除本地老饕外,外國遊客也不乏,彷彿巳成本地京菜的一個重要標誌。遊客級的食肆多半是叫座不叫好,此處卻是個例外。不管如何,一家老店能在競爭激烈的美食天堂屹立不搖數十年一定有它的道兒。鹿鳴春的成功之道就是四個字 -貨真價實。盡管它不是每道菜都可以弄得匠心獨具、巧奪天工,但卻是份量十足,絕不取巧,在這些年頭實在巳是難能可貴………

是次評分 : 80分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張貼
評分
味道
環境
服務
衛生
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