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0
0
餐廳: 黑暗中對話體驗館
資訊:

社企滋味 feel so good!

Click 入 選擇喜愛的社企餐廳。

如欲了解更多關於社企的資料,可瀏覽此網址

港鐵美孚站 G 出口, 步行約6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8910438
開飯介紹
暗中夜宴活動於全黑的環境中進行,參加者事先不會知道餐桌上有甚麼食物,黑暗中利用視覺以外的感官,細意品嚐食物的真味。夜宴的食材由另一知名社企「銀杏館」提供,食材源自本地,天然健康,定能帶來高質素美味的食物真滋味。 繼續閱讀
營業時間
需自行預約時間
食評 (38)
等級4 2014-08-12
9104 瀏覽
想為另一半計劃一頓最驚喜浪漫的晚宴嗎?覺得吃一頓3個Course的西式晚餐,會過於平淡?有沒有想過把所有燈光熄掉,在全黑中用餐,感受非一般浪漫的「暗中夜宴」。最近我們參加了由社企「黑暗中對話」主辦的「暗中夜宴」,在黑暗中享受了一頓浪漫有趣的晚餐。「暗中夜宴」是「黑暗中對話」特別策劃的暗中用餐體驗活動,每月只舉行一至兩次。過程中,參加者完全看不到用餐的情況,只能用嗅、味、觸覺去享受晚餐,既神秘又好玩!晚餐開始時,我們手持白杖,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到達座位。雖然看不到,但聽到餐廳播著輕輕的爵士樂,舒適環境的影像就在腦裏浮現,我們跟對方説「好像我們上次慶祝的餐廳!」,心裏很甜。與我們同枱的還有兩對情侶。在黑暗中,其實都沒有看見大家,但依靠聲音作交流,竟然也預想不到的熟絡起來,不斷講述自己期待的菜式!或許有時「看不到」,卻更容易向對方傳遞心聲 ; )在晚餐前,主辦單位為大家預備了熱身遊戲,放了3種不同的食材在杯中讓大家猜猜,考驗一下大家的嗅覺能力。如果是你,你有信心能猜到嗎?接著下來的晚餐也充滿挑戰。晚餐正式開始,第一個挑戰出現了!在黑暗中到底如何為自己斟水呢?又怎樣知道水已經是裝滿?「我成功了!」、「太滿了!」,歡笑聲此起彼落。斟水只是個序幕,真正的挑戰是晚餐!開始時,我們真的對自己的嗅覺充滿信心,誰知「明明嗅到的是吞拿魚」,怎樣吃在口裏竟然是生菜?!哈哈哈!而且在黑暗中用刀叉進食,真是難度超高:第一,叉不到食物,明明食物在碟裏,怎麼找不到?原來早已被自己亂撥一通,飛到碟邊了!第二,不知道食物是否已吃完,這個怎麼解決?你猜猜 =P第一道菜到了!到底是什麼?不知道!拿起碟子,嗅一下,好像是吞拿魚!摸黑拿起刀叉,撥弄一下,拿起放入口中大家才驚呼:原來是沙律!雖然不確定是什麼食物,但只知道味道很不錯。在黑暗中用餐原來難度很高!不是找不到刀叉及食物,而是不知道食物都被撥到那裡去了,或不知道到底是已經食完或否!慢慢用餐,大概知道沙律是有生菜、煙肉、麵包乾。第二道是主菜。當大家都嗅到食物的香氣都食指大動!對面的參加者第一位獲分配食物,只聽到她興奮地叫,「嘩!是燒春雞!有兩隻雞髀!」引來滿桌的笑聲!我們在碟上找了好一會,怎麼沒有雞髀?難道意外掉到桌上了?沒有沒有!似乎我們吃的是另一味帶嚼勁的豬肉!配菜有番茄、蕃薯及紅蘿蔔等。最後一道是甜品,這道口感滑溜充滿朱古力味的甜品不難猜是朱古力慕絲;當中加入了橙肉及橙皮,味道清新。晚餐後的飲品是茶或咖啡!並由你的朋友或另一半為你沖調。你有信心可以調出一杯正常的咖啡嗎?吃過3個course 後,我們的最後挑戰來了!「為另一半沖咖啡」,哈哈咖啡奶糖亂加一通,不過能喝到對方為自己在黑暗裏沖調的咖啡,無論什麼味道也覺得是大師級吧!夜宴尾段時突然響起了「生日歌」,原來是我們同枱的一對夫婦在慶祝生日,男方説為了安排這個暗中生日驚喜找了很多資料,最後找這個暗中夜宴希望能給老婆一個難忘的生日,聽到老婆甜絲絲的笑聲就知道老公大成功了!在黑暗中兩小時後,晚餐結束回歸光明!看到門口位置展示了剛才吃過的幾道菜,我們才知道自己剛才吃的是什麼,很驚喜呢!大家一起看:在最後的部分,剛才為大家服務的工作人員都踏入光明與大家打打招呼!原來黑暗中來去自如、表現專業的他們並非戴上夜視鏡的服務員,而是在對話體驗.黑暗工作的視障人士呢!他們各人都跟各位食客分享自身的故事、在黑暗中工作的難處和剛才在黑暗中留意到的趣事,都引得滿堂大笑呢!整個晚宴,我們覺得很有趣又甜蜜十足。視障人士能在社會中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在黑暗裏展現自己的過人之處,為這個夜宴又增添了一份意義!Couple們如果想策劃一個有趣,又有意義的驚喜給另一半,我們向你誠意推薦「暗中夜宴」!是次菜式:1. 凱撒沙律 或 番茄沙律2. 燒雞 或 燒豬腰肉 配雜菜3. 雙層朱古力慕絲(另可選擇素菜菜式!)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2-08-31
3744 瀏覽
8.2.2012首先要感謝openrice的邀請. 自問只是一個小小的卓越食家, 文筆笨拙, 人氣欠奉, 所以當收到電郵邀請出席暗中夜宴時, 實在感到受寵若驚. 於是我很快便答應這次的邀請.有關黑暗的體驗, 我自小已經有大近視, 隨住年齡及眼球的成長, 現在已經有很深的近視了. 假如除下了隱形眼鏡或眼鏡之後, 所有的影像都會變成嚴重濛湖不清. 如果是晚上摸黑上廁所, 就算窗外有微弱的街燈透進來, 也是於是無補, 我只會見到近乎漆黑一片的環境, 只可隱約見到物件的影像, 好不恐怖.至於黑暗中對話的暗中夜宴, 我在去年已經看過相關的食評了. 所以都大約知道是在全面黑暗的環境下進食. 不過, 當我真實地聽到要在一個全黑, 一點光也沒有的情況之下進食時, 我的心中就突然感到有點懼怕, 可能心中始終都是怕黑吧. 但既然我都出席了, 就應該放膽去試試這個暗中夜宴. 開始之前, 我們要聽一個大約15分鐘的briefing. 有關職員除了簡介了這個暗中夜宴, 也告訴我們要脫下所有會發光和反光的東西, 然後把這些物品連同自己的隨身物品放入儲物櫃之中. 由於活動期間不能走出黑暗範圍去洗手間, 所以職員也給我們一些時間去洗手間. 最後, 她就給我們每人一枝盲公竹, 並教我們怎樣用它. 何解? 因為我們要靠它去進入用餐的地方.接著, 我們要跟著我們預先分好的組別排好隊, 然後就按指示一隊跟一隊的內進. 由於我們是最後一隊入內, 所以我們五個女仔的心情也十分緊張. 無錯, 等候的時間, 我的心情也十分緊張: 怕吃得很狼狽, 也怕整親其他人. 幸好, 我們這一組是全女班, 就算是撓著手進內, 也不會感到尷尬. 當我們進入黑色帳幕之後, 就是一處燈光紛暗的地方, 然後再入另一道帳幕, 再慢慢步入全黑的場地. 我們幾個女仔, 一邊用盲公竹輔助走路, 一邊說好驚呀好黑呀. 說真的, 在於我來說, 真的有點驚, 因為真的不知道前面的路是怎樣. 雖然工作人員已經不停地指導我們怎樣行, 但心中仍然是怕走錯路或是撞到人. 幸好, 我們很快就進入了場地, 也摸到自己的檯和坐椅. 每一檯也有一個職員為我們服務, 而另外有一位主持人為我們主持整個活動. 起初我是有點害怕, 但有主持人搞氣氛, 就覺得輕鬆得多了. 不過, 這裡真的是全黑的. 開眼又黑, 合上眼又黑, 於是我索性合上眼睛去享受這餐晚宴. 這一餐是西餐, 由銀杏館主理, 味道果然不錯, 也很高質素. 食物不是一個問題, 但怎樣吃才是困難呢. 看不到, 唯有靠感覺, 靠摸. 不單止要自己去摸索面前的餐具, 也要"摸手仔"---- 每當與隔離或坐對面的組員傳遞用具時, 就一定無可避免地摸到別人的手了. 至於, 怎樣去吃這一餐呢?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 但我就用叉子叉叉叉, 可確保知道在碟中哪一個位置有食物, 也可感覺到是否已吃完. 不過可能我叉得太勁, 令原先一片的食物切碎成多片. 所以當我問組員某種食物是否有很多片時, 有組員答我只吃到一片, 也有組員說她一片也吃不到. 而到最後飲餐茶時, 我們每檯只會有一壺熱茶和奶, 要飲就要大家互相傳遞茶壺. 怎料, 其中一個組員卻倒盡了整壺奶, 真的很難想像她的茶杯滿到瀉的情況. 因此, 我都只敢倒少少熱茶在自己的杯中. 快樂不知時日過, 兩小時的晚餐轉眼間就完結了. 大家慢慢地步出黑暗. 起初出來時, 眼睛是有點不習慣的, 要隔幾分鐘才復完. 之後, 大家都可以看到剛才所吃了的食物的樣本. 在這裡不可透露吃了什麼, 但在晚餐時, 主持人都有叫我們估吃了什麼. 哈, 竟然都全給我估中了. 看來, 我的味蕾也不弱喎. Debriefing時, 我才知道, 原來剛才在暗中夜宴的場地的職員, 全都是嚴重弱視或失明人士. 我真的很佩服他們, 為何他們身體有殘缺還可以面帶笑容, 還可以為我們搞氣氛? 反而, 我們有健全的身體, 為何也時常愁眉不展? 既然有很多事情, 開心又要面對, 不開心也要面對, 何不用開心的心情去面對呢? 這次的體驗實在給我很大的提醒: 只要凡事樂觀面對, 笑容也會多一點, 世界也會美好一點. 共勉之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2-04-21
5004 瀏覽
凡事好奇的我,去到那兒也想看得清楚一點,有機會的也會用相機照下來。但是次的活動什麼也看不到,就算如何淨大眼睛,看到的還是漆黑一片。我們可以依靠的是一些潛意識。來這兒之前,看過一齣動畫玻璃面具,其中一幕說到幾位女子要爭取舞台劇女主角而作面試,那角色是一位後天失明和失聰女子海倫凱勒,面試其中的要求是要她們用海倫凱勒的角色試玩玩具和吃東西,吃東西的一幕看到她們吃得很狼狽,把抬面的東西都得吃得很糟。來之前我也擔心會失儀態,好在還未算很差勁,也算平平安安地完成整頓飯。不知道當你在黑夜中會有什麼的反應,我是依賴著平日累積的經驗和一些本能反應,嘗試用手去感覺抬上到底有什麼可以用。當發現到有叉可用時,就會很自然地找刀子。當發現有牛油時,很自然會想到有牛油刀。每次上碟時我會先感覺著碟的大小從而方便進食,用吃的質感和味道,聞到的香味分別出到底在吃什麼,而當中最難是如何才可以把碟上的東西吃清。當然自已加水和製作飲料也有其難處。很多時候,無論是自己的生活方式還是與別人相處,在不同的過程中也要不斷嘗試、磨合、尋找、期望,這次活動也有相似之處。個人認為一次的黑暗不可怕,但當然沒人希望長期活在黑暗中,如果眼睛好的,希望你會珍惜雙眼,因為擁有非必然。最後,感謝當日為我們服務的 William 和各位同卓的食友在黑暗中的幫忙,同時也要謝謝 Openrice 為我們安排這個難得的體驗。說了很久,到底我們吃了什麼? 我吃了……答應過不會說的。其實也不算是秘密,只要你也參加,你自然也會知道。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2-03-12
3558 瀏覽
收到openrice email邀請我黎食飯,真係受寵若驚, 心諗...寫係邀請殿堂級or資深級食家,但我只係卓越級...點解我會有份呢? anyway, lei個係一個難得o既機會,加上咁o岩唔使返學又有時間,當時出席啦 去之前真係幾緊張下,都有望下dialogue in the dark個網頁了解下, 同埋知係銀杏館煮理都有望下食評...我有d緊張會食d咩野呢,會唔會係我唔食o既野呢...七點三前去到,都只係得小貓幾隻...再隔多一陣就好多人...點左名,齊人原來係二十幾人..工作人員叫我地好去定toliet,因為入黑房之後兩個鐘都唔可以去架喇...仲要放低個人物品係locker同眼鏡都唔帶得....去到咩野人都唔識,感覺有d奇怪...分左4組,都有認識下自己台有咩人,原來有兩位都係卓越級食家同有三位openrice o既staff...好喇....開始一組組就入房...大家都好興奮又緊張,入到去真係黑到伸手不見唔指, 一點光都冇,黑得好切底,都有工作人員帶領我地,一人拎住支"盲公竹",行時又驚踩到人,驚自己撞牆咁...入去行一陣,好快就到我地個位..大家小心地坐底...好成功~~坐底之後, 都摸到台上有咩餐具...有水有杯...要自己斟...都好小心唔敢斟得太多,跟住...就到食喇...食d咩就唔方面透露喇...不過真正第一次唔靠視覺去感受,靠嗅覺, 味覺,觸覺去感受每一種野食, 全程大家討論食到d咩, 氣氛其實係輕鬆o既, 亦都笑料百出...有時我食到o既野,又會有人話食唔到, 有時人地食到o既野,我又feel唔到...要慢慢食先知...好得意,好好笑...到食埋甜品之後, 為左增高我地個難度,仲要我地要為隔離位整一杯奶茶or 咖啡...要加奶加糖仲有難度...不過我地大家都好醒話剩係要茶得喇...哈哈...最後都有試下加奶飲下...有d就話好夠味, 有d就話好淡...飲埋杯"特飲"之後...我地就返出去光明o既地方喇...出到去就見到擺左我地係房入面食過d乜比我地睇,原來係....哦...跟住再邀請serve我地o既工作人員出黎介紹...原來佢地都係失明人士...真係好佩服佢地, 今次對我黎講,我唔會用"玩"去形容,只會用"體驗", 平時年年都有去行奧比斯盲俠行, 只會朦眼行短短十分鐘路程...而今次係兩個鐘o既黑媽媽食飯體驗....一次好難得o既經驗...由於menu唔方面公佈,係西餐黎,但可以講食材新鮮, 銀杏館出品o既,都係用有機疏菜, 味道都較清,唔會覺得好油膩...而服務我地o既"waiter"都好有禮貌, 令我地有舒服感覺,唔會驚...今次食o既野其實都唔錯,不過就下次去銀杏館食野先再作詳細comment:)衷心多謝openrice今次邀請我出席, 可以識到兩位食家同openrice o既staff, 好開心,感謝!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作為一個人氣不旺盛的為食BLOGGER,先天下足加上後天不勤,在OR只寫到寥寥無幾的食評,真的是隨心又隨緣,不求什麼,但求過癮.一日,竟然收到OR的邀請,請本人到"黑暗中對話體驗館"體驗一餐在黑暗中品嚐的晚宴,由銀杏館到會主理.作為一個貪玩貪食的為食公關,當然爽快赴約.今次活動人數不少,分四枱,每枱4-5人.進去前先由工作坊的IRIS講解,當她解釋到房入邊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度時,大家都不期然起哄...下?!接著她又請大家將所有隨身物品及會發光的東東都要鎖好,當然包括電話也要通通放低!對於一班長期"電話FACEBOOK微博"綜合症的BLOGGER/食友,簡直是超級不慣!而且我們必須事先去好洗手間,因為為時2小時的晚餐時間,是不設洗手間時間的~~這個比起我聽到要在黑暗中吃飯更加緊張啊!! 接著每人分發到一枝手仗,然後由導賞員領著我們進去.IRIS吩咐我們一定要細心聽從領導員的指示引領我們埋位.大家心情都十分緊張,很担心不知道要行多久才能進場....而我們幾個被分發到同枱的女生,就互相照應,大家搭著膊頭,拿著手仗進場了..一進場,我還以為自己進了海洋公園的HALLOWEEN遊樂場..我們全組均是女生,成班女生WE嘩鬼叫,"好緊張呀!", "好驚呀!!","鳴!!!","呀!!!!","唔!""點呀,點行呀?!!!" "你睇住我呀!"之聲此起彼落~~~~公關?當然是笑到收唔到聲啦!!有無咁驚呀,BABIES???少女情懐真是總是詩...我是排第二進場的,我前邊一位的女食友引路,靜心地聽著導賞員的指引,我們在漆黑中慢慢地行,感覺轉了個彎...不久,就聽到導賞員問我前邊的食友:"朋友,你是否覺得好像撩到D野?"可愛女隊友熱烈地答:係呀係呀!!!你係前邊呀MA!""唔!十分好..咁如果你係知道撩到是我的話,就唔好咁大力啦噃!"導賞員既温柔,又無奈地說~~我??當然又是在後邊笑到反艇啦!我問食友:你不停撩他嗎?食友說:嘻嘻..我好緊張呀ma,咪狂撩佢囉~~驚佢唔見左呀!yo,辛苦晒!好不容易終於就座,幾位小女孩也冷靜下來,為時兩小時的晚餐正式開始!大家即使打開眼睛,都是什麼也看不到的.我們只能用手去摸索大家坐的位置,餐具,麵包,牛油,還要開盖斟水等等..吃飯當中,最有趣的是,餐單保持神秘,大家不知道吃的是什麼!第一位領到餐的人,有禮地問:要等齊才吃嗎?我答:唔,又即是咁,其實無人睇到你的,所以你請自便吧~~~ 於是吃前菜時,大家發現個碟為什麼這麼大?拮極都拮唔完?好像有無窮無尽的菜??為什麼主菜的肉類各有不同?有人說是鴨,有人說是雞,甚至有人說是豬?!大家也都各自堅持己見,不願意相信別人的話?難道人人吃的東西不一樣嗎?為什麼有人咬牙切齒,信誓旦旦地說吃到4片瓜,但又有人說只吃到1片?又有人由頭吃到尾還是說一片都沒有?天啊!太混亂了!最後的"自助弄飲品"環節,完來才是全晚的戲肉所在.我們要自己將飲品倒出來,還要自己加奶加糖,倒給你旁邊的朋友喝..食友說有白糖和黃糖.我第一反應即時問:"下,點分呀?"食友答道:大粒粗身點的不就是黃糖了!"對的!為什麼如此簡單的道理,我就偏偏沒有想到?回想起來,是因為一直自己只會用肉眼去分辦,現在不能依賴平時慣用的觀感,便顯得不知所措了,忘了自己其實一直都知道,最簡單,最單純的事實.這時,我真的不禁要問自己:我,有用過最單純的心,去看過這個世界嗎?另一件趣事,當第一位食友斟完奶後,我們便問,"奶在哪裡?"食友尷尬地答:用完了.大家詫異地說:下?食友說:嗯,我不小心全都用光了!"我好心幫她解圍:唔,我想是那種很細很細的小壼吧,所以你不小心都把它倒完了...食友說:唔....個壼都唔細的.."下?真的嗎?可以讓我摸摸嗎?"我一接上手,登時大叫起來!因為那個壼,差不多有平時酒樓阿姐倒鼓油那種SIZE這麼大!"咁大你都倒得晒?!!!""是的."食友語帶無奈又懊惱."現在我全隻碟都是奶了~~~"嘩哈哈~~到自己倒茶時,也份外地小心翼翼,但因為那是有點燙的水,所有都很輕手地倒,也不知自己倒了多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插隻手指到杯裏....呵呵~最後?當然不夠胆給別人喝啦!這次真是自作自受了一喝...當然是..好甜!我平時只是下半包糖的,今次當然是衝動左啦!這次體驗"好玩又刺激",讓我明白了不少道理.原來當沒有了視覺,要用心去感受時,會覺得很怕,很担心.一些以前覺得微不足道,take for granted的事情,原來,有時以為自己眼看的就是真相,原來自己一直粗心大意,並沒有全方位真實地感受事物!那麼不用眼睛看,只用觸覺去感受,又是不是等於了解了事實的全部?當我們吃完後,出到外邊看到剛才所吃的食物,原來所謂0,1,2,3舊瓜之謎,終於揭開!完來這片瓜只有一片,但因為我們胡亂的用叉拮,令到一片變了兩片,兩片變了三片,有些人甚至一早巳把它丟到地上!那,什麼才是真相?原來,所有都不是真相,所有都是真相!只是在乎你的經驗和歷程,每個人有不同的經歷,自然有不同的真相!最後一班導賞員出來和大家見面,原來他們都是有視障的人士,難怪他們在黑暗中行動自如!當他們以輕鬆愉快的語調訴說出自己的失明原因,作為一個視力健全的人,聽到之後,才的明白,原來,要聽到鳥語,聞到花香,一齊看來最基本的東西,完來得來不易!但他們依然抱著樂觀的心去衝破生活上的困難,我,又有沒有做到?所以,請你由今天開始,當你埋怨著生活的瑣碎事時,不妨懷著感恩的心,想想自己和所愛的人,能健康地過著每一天,其實巳是一種莫大的福氣,實在要好好珍惜!後話:"黑暗中對話"起源自德國的社會企業,至今已擴展至全球不同的國家;這裏平時沒有餐飲服務,提供的服務有兩種,一種是導賞團,讓人們體驗失明人士的各種生活上的體驗;也有租用場地與作活動或者公司訓練之用.大家有興趣不妨打去問問,公關確是全力推介..今次的食物由銀杏館提供,同樣是社企的銀杏館在港經營中西餐,也有外出餐飲服務,為年紀大但退而不休的長者提供工作機會,十分有意義.對我來說,食物的質素還是其次,最重要,是那份善心和意義,讓你覺得,吃什麼也是特別好味.再次感謝or的邀請.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