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
0
港鐵中環站 D2 出口, 步行約5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307 2168
2307 5698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
12:00 - 15:00
18:00 - 23: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AE 現金 銀聯
座位數目
20
其他資料
Wi-Fi
酒精飲品
自帶酒水 詳細介紹
切餅費 詳細介紹
電話訂座
外賣服務
加一服務費
電視播放
食評 (6)
等級4 2017-05-27
625 瀏覽
提早一日訂了坐主廚KK San的位,同男友一齊試下開左半年的鮨芝。小店開正喺蘭桂坊,白色磚牆加一塊紅色 noren,簡潔的設計令蘭桂坊增添左高尚感覺。坐低聽侍應介紹後,點了兩份 "峯" $1280的Omakase。最貴的 "芝" 會多D珍貴食材,好似漬鮑魚,但我同男友都唔太好日式鮑魚,反而更期待的是師傅的手握壽司🍣。聽男友之後講返,Bar檯係原木做的,坐好後客人的高度略比師傅企高D,跟足正統壽司Bar檯的設定,是恭敬尊重顧客的意思。男友話見到呢D細節就知道認真程度。KK san 係香港人,原來佢去過日本做師傅,唔怪之得咁 pro!佢好 nice ,又風趣,唔識日文嘅我地同佢傾得好開心!先上的係幾道清新小菜,再上刺身,後上壽司,中間會有D燒、煮物。樣樣野都做得好認真,好好食,食物水準真心好得,酒水再加一,埋單都參唔多$4000,一分錢,一分貨,我要儲定錢再嚟。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7-04-06
1079 瀏覽
一個人睇完醫生冇嘢做去食下壽司奬勵自己!中環好多間壽司都滿座, 最後揀咗啲間試吓!星期六中午算小人,計埋我只有四個客!可能價錢比較貴!師傅話之前係sushi Iwa 做, 跟日本師傅學過下水準有返咁上下👅但水準非常高,所有壽司已經調好味, 賣相精緻,魚生非常之新鮮, 溫度保持得剛剛好, 夾埋啲壽司飯溫度非常之配合!更加能突出魚生嘅鮮味!初初叫九件套餐,後尾唔夠喉改咗12件!食完非常滿足咁走 😋下次可以同朋友再去試吓晚餐!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6-10-22
6720 瀏覽
早陣子朋友邀我吃飯, 説有間鮨店我一定沒去過。  我點頭道: 「香港有這麼多鮨店, 怎去得完? 」續問是什麼好地方, 朋友説: 「老蘭!  而且是日本料理私房菜。」我一聽大喜。  私房菜?   我第一個念頭, 就想到可以走進廚房和觀摩師父做菜, 近距離偷師。 「鮨店名稱是什麼?」 我雀躍地問道。 「喜八」朋友說。喜八給了我們一個愉快又難忘的晚上。  老板日本人, 外表冷酷, 酷愛色士風。  太太熱情, 愛骨董, 我和她也聊了很久。  在離開時, 我留意到在喜八的樓梯入口旁, 有一間新的鮨店正裝潢着。  當時我心想, 在蘭桂坊開鮨店是要針對外國人口味嗎?  可能是專門賣偏西式日本卷物那種。上星期在 Openrice, 偶然看到那間鮨店已經營業了。  而且也有前輩出了食評。  我看看照片, 發現她們進的貨蠻特別的, 在好奇心作祟下, 我拿起了電話… 「你好, 請問星期一 19:00 壽司吧枱有四席嗎? 」「請你等一下, 我查查看… 呀! 有。」「請問如果自己帶酒, 有開瓶費嗎?」「有的, 我們收 $300。」「那你們有什麼酒? 有 wine list 可以傳給我參考嗎?」「我們有很多種類的酒: 清酒 、 燒酎、 梅酒, 甚至紅、 白酒、 香檳等,一應俱全。」「清酒有什麼選擇呢?」「我們有 黒龍、 瑞秀、 九平次、 而今等等…」「明白了。 還有, 請問你們的大師父專姓大名?   星期一可以請你們大師父為我握壽司嗎? 」「大師父叫 Y. Y. , 我會為你安排, 請放心。」 (Y. Y. ? 好像在哪裏聽過) 「我知道了。 麻煩你為我們安排吧!」 繼上次沒酒喝事件發生過後 ( 請參考我以前的食評: 最高のお米と水, そして鮪… ), 心中的天使不敢太多口, 魔鬼雖一言不發, 但那竊笑聲狠狠地觸動了我的神經。  我想了想, 還是去買瓶酒傍傍身 。今晚, 因買酒而遲到的我, 來到了這裡: 芝鮨                                                                                                  ....鮨店雖然連門牌也沒有, 要找倒也不難 - 浮雕般白色的牆, 配上紅色的暖簾, 和蘭桂坊格格不入, 但卻又十分突出。  我翻開暖簾, 拉開了門,太座和朋友早已坐在席間。  太座看我滿頭大汗, 叫我去洗手間整理一下。  到我回到座位定神後, 才發現鮨店面積不大, 從門口進來, 右邊有個可坐十二人的長曲尺壽司 counter, 左邊只有兩張二人桌。  最特別是牆上掛了一個超大的投影平幕, 正播放著峇裡島的海底風景。                                                                                                   ....大將 Y. Y. 我拿出剛買的酒,交給侍應處理。  抬頭一看,發現大師父很面熟 … 「你就是 Y. Y.  嗎?   我好像哪裡見過你? 」「我曾經握過一次壽司給你吃。」「哦! 你是在 銀座いわ 關照我的那位 Y. Y. !」 ( 請參考我以前的食評: 江戶前の鮨 )。他點點頭, 笑了笑。「銀座いわ 不做了是嗎?  連名字也改了?   發生了什麼事?」我好奇地問。「大將回去日本, 把銀座いわ轉………… ( 省下1000字 )」 「哦 …  所以你輾轉來了這裏。」他點點頭。 站著 Y.  Y.  旁邊的二師父也一直向我微笑示意, 我看了看他… 「怎麼會是你? 你不是 淳壽司 的 勝師父 嗎?」我驚叫道。「你也過來這裡了?」「其實你光顧 淳壽司 時, 我已説好要辭職了。」勝師父笑道。 説著説著, Y.  Y.  師父俏俏地在各人面前放下第一道菜, 晚宴的序幕正式拉開。                                                                                                  ....赤矢柄「這是矢柄。  請大家吃吃看。」 Y.  Y. 師父禮貌地説。「是赤矢柄?  還是青矢柄? 」「是,赤矢柄, 長長的,全身紅色像水管。 ( 有關 赤矢柄 的介紹和其長相,可以參考我以前的食評: 美食の隱れ家) 「哇! 很久沒吃!   連什麼味道也快忘記了。」我一邊答話, 一邊心裡暗喜: 第一件就出這麼少見的魚,真的是太好了。 「你們也可以沾這個醬汁來吃。」師父遞上加入了魚肝的土佐酢給我們。  我把魚肉往酢裡沾了沾, 一口吃下。  魚肉結實,味道清淡。  因為佐了魚肝酢, 所以最初嘴嚼時味道甜中帶點酸, 到後來酸味漸散, 肝的甘苦破繭而出, 層次一直變化著。  到最後, 魚肉又和合了細蔥的辛香, 徐徐滑入喉嚨… 「嘩!  好吃!」 我説。 Y. Y. 師父看著我笑的笑, 露出滿足的眼神。                                                                                                  ....寒鰤師父在我們的碟上放下兩片刺身後說道: 「這是天然的寒鰤, 請吃吃看。」「現在是秋初, 秋刀剛上場, 居然有冬季的寒鰤, 真恐怖!」 「世界的季節可亂得很呢。  但是, 魚是四季都有的,只是現在暫不是時令。」我點頭示意。 看到那兩片 鰤 的腹肉在燈光下油光閃閃, 是新鮮的表現。 但如果有看我食評的朋友們一定知道, 我是不喜歡嚼脂肪或含大量油脂的部份的。還有, 鰤 的腹肉, 肉質比較硬。 我明白師父希望將魚最好部位切給我們品嚐的那片心意, 所以還是欣然接受。 我把魚片攤開, 放上大量山葵, 再捲成卷狀, 往醬油中輕輕一點。  就這一點而爾,居然能把半碟醬油染油, 足見其油脂之豐。  如我所料, 腹肉質地結實, 油脂更不用説了, 好吃。 我想來想去, 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和 Y. Y. 師父說:「 這是一片很好的鰤魚腹肉, 但其實我更愛它的背肉。」 見他雙眼發亮說道: 「 你很會吃啊!  背部的肉,魚味更濃郁!」 我笑了笑, 點點頭。  怎知, 師父居然從他身下的冷凍櫃中取出一整條背肉, 大大的切了一片給我。  我見背肉色澤鮮紅, 在燈光下也是閃閃發亮。  我一口吃之, 魚肉非常柔軟, 有天然鰤的野味, 餘韻凝聚不散, 這就是天然與養殖的分別, 好吃極了!                                                                                                   ....鮑從我坐下時, 我已意識到面前放著一只鮑魚。  本來不以為意, 直到  Y.  Y.  師父 拿起它時, 我才仔細地看。  一看到其表面那光滑,我突然想起: 「這個做法不正正就是 銀座いわ 的做法嗎?  她的鮑魚是我個人的鮑魚榜裏面, 至今名列三甲呢! (首名是志魂, 第二名是鮨とかみ, 請參考我以前的食評: 【一期一會 (中) 】和【最高のお米と水, そして鮪…】) 今晚又能吃到 いわ 的鮑魚了, 太好了!」 「 對呀! 以前 いわ 的鮑魚都是我煮的, 他們煮的方法有別其他, 所以非常好吃。」説著説著, 在我碟子上放下兩片鮑魚。   我急不及待, 立即把鮑魚送入口裏。  鮑魚除了尺寸以外, 無論味道、 質感, 都和 銀座いわ 的一模一樣 ( 想了解 いわ 的鮑魚是何等美味, 可參考我以前的食評: 江戶前の鮨 )。 鮑肉彈牙有嚼勁, 光滑表面如人肌一般的質感, 還愈嚼愈鮮味, 好吃! 但今晚的鮑魚, 唯一可惜的是, 它沒有我在 いわ 食過的那麼大塊, 所以口感上有點不太滿足。                                                                                                  ....鰹吃過鮑魚後, Y. Y. 師父 拿出一塊鰹魚, 用金針一支支的穿進魚肉中, 像要準備燒烤似的。 我覺得很奇怪, 一般師父都只會用火槍, 但用火槍就用不著穿金針了。「要拿去燒烤嗎?」 我問。 「對!」 「在煤氣爐上直接用明火燒嗎? 」「不是。 我們是用另一種特別的方法, 出來的效果比明火好得多了。」「我可以進你廚房參觀一下嗎?」「為什麼不可以? 進來吧!」我立刻離開位置, 衝進廚房。 廚房的師父們見有人突然衝進來, 都嚇了一跳。 我一進廚房 (發現秘密武器) , 立即恍然大悟, 也不禁佩服 Y. Y. 師父對工作的認真和對美味的執著。 他拿著串好金針的鰹魚進來,把它放上秘密武器上開始製作。魚皮開始「啪啪」作响, 緊隨的, 是一陣陣燒魚油的芳香。我知道我正妨礙著別人工作, 所以我立即離開廚房, 坐回我的位置去。不一會,Y. Y. 師父拿著處理好的鰹魚走過來, 在眾人面前細心地切出八片, 先把它們浸泡在醬汁裡, 拿出來後再分放碟上, 放上蔥蓉, 最後遞給我們。我把魚肉一口吃下, 魚皮雖然已浸過醬汁, 但還是帶著脆脆的口感。 可能是季節剛剛才開始, 鰹的油脂仍不夠多, 但肉質柔軟, 魚味濃郁 … 好吃! 題外話: 對不起各位! 恕我不能透露他人的秘密武器。                                                                                                  ....〆鯖見師父拿出半邊鯖魚, 魚肉有點呈乳白色, 只有酢漬過的才有這種效果。師父輕輕地把魚皮撕走, 露出藍銀色柔軟的肉。 切出八片後, 再用火槍輕燒。所謂輕燒, 真的很輕。 師父小心地控制火槍的強度, 使其和魚肉間保有適當距離, 火舌經過的位置, 只呈微微的燒焦狀態, 純粹用以活化油脂, 處理好後, 立即分發給各人。我細心地觀察, 魚肉切得十分漂亮, 有稜有角的。 浸漬時間很短, 大部分的魚肉還是呈粉紅色, 魚皮部份尤其漂亮。 我一口吃之, 魚皮溫暖微脆,魚肉充滿彈性, 而且還有新鮮魚肉的黏稠感。因為是淺漬的關係, 酸味不很突出。 可能我個人喜愛生鯖, 但今晚這個酢漬鯖, 也不錯吃。                                                                                                  ....漬け物「我想吃點漬物, 這裡有什麼漬物可吃? 」「你想吃什麼漬物?」「我最喜歡 べったら漬け,太太喜歡ら京、 如果沒有的話,牛蒡也行。」Y. Y. 師父笑了笑, 突然不知從何處取出一個尺寸像網球般的綠色小球。我一看,笑道: 「這是漬蜜瓜吧! 」「你知得很多。」「沒有, 只是幾年前曾在其他鮨店吃過  ( 請參考我第一篇食評: 魚貨的選擇尚算多 )。」Y. Y. 師父以熟練的刀法切好蜜瓜, 從另一膠盒裡又取出一個綠色小球。 幸好這個不用猜, 一看即知: 榨菜。榨菜 (ザサイ) , 據我所知, 日本只有茨城縣有產榨菜, 其他都是中國去的。 日本人會把榨菜清洗乾淨後, 浸泡在塩水中保存。 也有人把它浸泡在甜醬油中, 使其變得更有風味。今晚的榨菜是泡塩水的那種,入口清淡爽脆, 好吃。 香港鮨店中, 用榨菜做漬物的, 還有銅鑼灣的 「植原」。今晚的漬物拼盤都是不常吃到的東西, 漬蜜瓜酸甜有果香, 榨菜清爽香脆, 加上我最喜愛的べったら漬け, 大滿足!                                                                                                   ....毛蟹 . 蟹味噌和え秋天除了吃秋刀魚之外, 毛蟹也開始當造了。 見 Y. Y. 師父呈上一小碟毛蟹肉, 而且連蟹味噌也混合好了, 光用想都知道一定好吃。 但有一點我要指出, 這毛蟹上來的時候, 鋪陳得有點像一團嘔吐物, 我心裏泛起一絲不快。 我沒有看見 Y. Y. 師父在我們面前把兩者混合, 那就一定是預先做好, 又或者是廚房做的。 我覺得, 日本料理除了味道以外, 菜色的賣相也很重要。 今晚這個毛蟹和蟹味噌在味道上沒有太大問題, 蟹肉甜, 蟹味噌也好味道。但整體結合後卻滲出蠻多水份來, 是什麼地方出錯了嗎? 是毛蟹的品質呢? 還是處理方法?                                                                                                   ....栗 + 茄子揚げ浸し在我先前冒昧闖入廚房之際, 已看見師父桌上放了幾個小茄子, 原來他們正要為我們做一道茄子料理。 這個茄子料理簡單易做: 首先把茄子炸熟, 然後浸泡在醬汁裏讓其吸汁。 但最吸引我的, 是在旁邊陪襯的兩粒栗子。 現在正是吃栗的時候, 我看這兩粒栗子碩大, 是日本栗。 我一口吃下, 栗子較硬, 不軟也不糯, 但卻有濃濃的栗子味, 不錯吃。茄子體型細小, 但吸飽醬汁, 一咬下去, 汁液在口腔裡爆發, 醬汁不咸, 反而有點清甜, 這要多得師父放了生蘿蔔蓉之故 … 好吃!                                                                                                   ....和牛「炭燒和牛, 請試試看。」 我見和牛被切成一粒粒, 且疊得高高的, 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便立刻放一塊入口。  和牛不熱, 和暖和暖的,雖汁不多, 肉倒柔軟。上面還加了些炸牛蒡絲, 與牛肉和著吃, 口感特別。  但個人還是喜歡剛燒好、熱哄哄、外脆内軟的牛肉, 連給牛肉休息 (resting) 的時間也用不著, 直接放上來, 再佐山葵吃。可惜這樣的和牛做法只有在鉄板焼店才能嚐到。 我曾經在 山下 和 鮨銀座おのでら 吃過一次, 印象深刻 ( 請參考我的食評 : 鉄板焼きの王道 和 銀座から世界へ), 之後再沒有遇過了。今晚的和牛, 其熱力還未能溶化我。                                                                                                  ....季節のス-プ: 松茸豆腐湯繼 茄子 與 和牛 以後, 這次來了一碗湯。 我把蓋子打開, 裡面除了有名貴的松茸外, 最搶眼的, 就是中間那塊豆腐。 豆腐被切成菊花的形態, 在熱湯中蕩漾著, 煞是好看。我呷了一口, 松茸的味道清香, 但不能說濃。 太座問師父這是哪裡產的松茸? 「日本和雲南的, 我們都有, 看要用來做什麼料理。」 Y. Y. 師父答道。 「 我剛才有請廚房用日本松茸為你們做這湯。」勝師父說。 太座笑了笑、 點頭稱謝。 今晚的松茸豆腐湯, 雖然味道清淡, 但卻是在吃壽司前,一道「清味覺」的好料理。                                                                                                   ....寿司いろいろ今晚合共吃了 20 貫。  這裡的壽司, 個人認為製作用心。 Y. Y. 師父 對食材的了解很詳細, 什麼魚該熟成, 什麼魚該新鮮吃, 他都了然於胸。 可能是他以前在 天空龍吟 和 銀座いわ 兩大名店獲得的經驗吧! 壽司從左上到右下, 分別是:  金目鯛、縞鰺、 白蝦、 中トロ、 大トロ炙り、  赤身漬、 墨いか、平目の縁側、石垣貝、 白海松貝、 小肌、 イクラ、 海胆、 赤貝、 穴子、干瓢卷 和 赤貝の紐巻き。 全部都是熟悉的魚種,但處理手法的高明度能直接影響最後的味道。                                                                                                  ....以下的幾貫壽司, 我認為是今晚的亮點: 熟成の天然真鯛這是放上我碟子的第一件壽司, 我一看,發覺有一些不一樣。 這個鯛肉呈透明狀… 「這真鯛是熟成過的吧?!」「對! 如果不先熟成, 魚的肉質會很硬。 再者, 熟成後, 魚的蛋白質會轉化為胺基酸, 好吃很多。」「原來如此… 」朋友聽得津津樂道 。「師父用了昆布把魚肉包起來漬…」朋友又向坐在他身旁, 他的太太訴說著… 「不是的, 包起來漬叫昆布漬… 」 Y. Y. 師父解釋。「熟成只是簡單地把材料放置著。  只要掌控好溫度和時間, 像牛肉的 Aging 一般…」我插嘴道, 同時把這件真鯛壽司吃下。  如果是新鮮的鯛, 切太厚的話可能難以嘴嚼下嚥, 但一經熟成, 像 Y. Y. 師父説的, 魚肉會變得柔軟, 而且魚味更濃。今晚的真鯛, 肉質鬆軟可口,熟成後魚肉內的水份進一步被收乾, 使肉質更黏稠, 味道更濃厚 … 好吃極了!                                                                                                   ....鰺當這件壽司放上來的時候, 我嚇了一跳, 這麼新鮮的鰺, 實在太難得了。  魚肉呈透明, 連夾在中間的青蔥也能一眼看出。  我放入嘴巴, 老實說, 以前吃過的 鰺,多多少少有一種發光魚獨有的魚油脂味, 我喜歡吃, 也是因為這種特有味道 ( 有人貶稱這一種味道叫腥、或 臊)。  但在我口中這片 鰺, 連一點點這種味道都沒有。  而且, 不誇張, 居然有點高級白身魚的餘韻。  肉質鬆軟, 口感黏稠 … 超級好吃! 竟能和天然真鯛打成平手, 這絕對是本人在香港暫時吃過最好的 鰺 壽司!                                                                                                   ....秋刀朋友一直期待今天晚上的秋刀魚。 當師父放上我們碟上時,第一個給我們的印象, 就是魚肉色澤紅白分明, 光用看也能感受到那豐富的油脂, 和柔軟的質感。 今晚的秋刀不很大條, 一邊魚身只能做出兩件。 我把壽司拿起, 發現其酢飯握得鬆緊有度,就算指頭輕輕使勁, 也沒有中間快要斷裂的感覺。 一口吃之, 秋刀魚油脂豐富, 肉質像肌膚般柔軟 。 嘴嚼間, 酢飯自動散開, 魚肉釋放出秋刀那種獨有的香味, 在口中不斷擴散著 …  好吃。 「今晚的秋刀不算大, 再過一點時間,會更好吃些。」 Y. Y. 師父道。                                                                                                  ....帆立貝其實這件壽司我早在幾年前的 銀座いわ 已經吃過了, 但當時 Openrice 只能上載 8 張照片, 所以沒有給大家介紹。  今天剛好又遇上。  記得在 いわ 吃的是 平貝, 而今晚師父改用 帆立貝, 可謂異曲同工。  我認為師父是先把 帆立貝 在調了味的溫水中浸泡, 在慢熟的過程中讓其入味著色。  火候的拿捏是一關鍵: 泡太熟, 貝的纖維會過硬;  太生, 就失去嘴嚼的口感了。  我見師父先拿出一個圓又大的帆立貝來, 用手指把它捏成橢圓形, 捏成形的貝露出一絲一絲的纖維, 真的有點像江瑤柱。  做成壽司後, 我立刻把它拿起放入口中。  雖然壽司料表面能看到纖維, 但吃在嘴裡卻 一點也感覺不出來, 相反多了半點熟成的口感。  如果生吃 帆立貝 是為品嚐材料的鮮甜的話, 那今晚這件半熟的就是考驗師父的功力了。  今晚的 帆立貝 壽司, 涵蓋了生吃的鮮甜和熟吃的質感 … 大人之味也!                                                                                                   ....果物今晚的果物有兩款: 靜岡蜜瓜 … 蜜糖般甜。  岡山香印葡萄… 白酒般酸甜 …                                                                                                   ....職人眾看看手錶, 差不多 22:30 了。   雖然不是太晚, 但見連廚房的師父們也站了出來, 認相的我知道, 是時候離開了。  Y.  Y.  師父見勢, 拿出新的名片, 禮貌地分發給我們。 「你給我朋友吧!  我又不是沒見過你, 而且我已知道你在這裡了。」師父笑笑地點頭示意。 「難得各位師父都站出來了, ( 我往牆上掛著的一幅字畫指去…  ) 不如在那個「芝」字下拍個照吧!  勝師父, 大家也一起來吧!」師父們靦腆地靠攏在一起。  我見 勝師父 和 Y.  Y.  師父 隔得很開, 我想他們還不是很熟, 不竟今晚還在試業中。   我拿起相機,喊道:「1、2、3! 笑!」                                                                                                  ....雅山流 . 極月 . 袋取り純米大吟醸今晚我帶來傍身的, 是「新藤酒造店」的【雅山流.極月.袋取り純米大吟醸】。1870年創業, 位於盛產好米的 山形縣,「新藤酒造」擁有很多出色且為人熟悉的銘柄, 像【九郎左衛門】 、【泉氷艦】等等。 但都只限在日本當地售賣。 外銷來港的, 僅有 「雅山流」 和「裏 . 雅山流」 兩款。 在「雅山流」系列中, 共分7個酒款, 分別是 如月、翠月、葉月、楓月、 彩月、吟月 和 極月。  而我們今晚喝的,是最高級的「極月」。在以前的食評裡, 我有簡單地介紹過「雫酒」(請參考我的食評: 酒の陣) , 而「袋取り 」和 「雫酒」 一樣, 是在不使用人工壓力下過濾酒液。只有最高級的酒, 才會用這種形式集取。上面提過, 山形縣盛產好米, 「雅山流 」 這系列,用的都是山形的代表性酒米「出羽燦々」。精米度40%, 酒精度 16 %, 此酒一倒出來, 空氣已經漫離著花果的氣息。  靠近鼻子, 香氣更是強烈,有香蕉 、 蜜瓜、 桃、 白菊等花果香氣。酒色清澈無瑕。  此酒入口除了有白桃、 蜜瓜等濃郁的果味外, 還有強烈的米飯味。  酒體適中, 酒精感不强, 甘口, 餘韻中等。  配刺身一流!                                                                                                   ....可能「雅山流」太美味之故, 很快就被喝光了。  朋友叫我在這裡再選一瓶;  一來,一瓶不夠喝, 二來亦可免除$300 元的開瓶費。  侍應聽見, 立刻醒目地取來 wine list。  我翻開一看, 真的如她們在電話中所説, 什麼酒類都有。  但當我選中的時候, 侍應卻説: 「對不起!  這個、 這個、 這個, 還有… ( 翻頁 ) 這個、 這個都沒有。」我當埸絕倒!   Y.  Y.  師父説道:「因為還在試業中, 所以酒沒有進貨很多。」 我失望地點著頭。 之後的十分鐘, 我拿著 wine list 翻來覆去, 選中的都沒有貨。   最後,Y. Y. 師父拿出他自己兩瓶「私伙」來, 我也不好意思一直選不中, 就接受他那瓶「割愛」了。                                                                                                  ....黑龍 . 大吟醸 (つる . かめ)「黑龍酒造」的介紹, 在我早前的食評中也曾提及 ( 請參考我早前的食評:  時々初心不可忘 ), 恕我不重覆了。今晚的酒,是雙瓶裝的。  銀色的叫 つる (鶴), 金色的叫 かめ (亀), 是一對祝賀酒。  在日本, 以吉祥瑞獸作祝賀酒的名稱十分普遍,而鶴、龜、鳯等, 都有一種長壽的寓意。  今天晚上, 我選了銀色的 ( つる 鶴 ) 來品嚐。這瓶 「黑龍」用了 兵庫產 的山田錦作酒米, 精米步合 40%。  此酒色澤如水, 但放近鼻子, 卻沒有什麼香氣, 只有隱約的白飯、「益力多」 一類乳製品的氣息。  入口的第一個感覺是酒精感強, 酸度高, 我個人認為是添加了釀造酒精之故。  辛口, 味道清爽有米味, 餘韻中長。   朋友喝慣烈酒, 覺得這才有酒味, 剛才的「雅山流」太過於果香, 也太甜。  個人認為, 這瓶黑龍整體味道十分不錯, 開始時有點苦澀, 但當溫度回升後, 澀味被柔化了, 口感也變得順滑。  但前後兩瓶, 我還是比較喜歡前者。今次能重嚐 銀座いわ 的鮑魚, 真的非常高興。  此外,いわ的 玉子焼 和 鮟肝 都是超美味的,不知又是否出自 Y. Y. 師父 之手?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6-09-25
2902 瀏覽
找飯吃是難題即日找更是難在OpenRice 找了許久終於選了這裡 鮨芝他們都是omakase 而價錢算中間基於還是在試業 所以晚飯時間開頭只有我跟朋友先要讚一下 這裡服務是不錯但食物就有進步空間先是蒸蛋 水分過多了 而其他刺身鮮味可以更好反而栗子比較特別之前我都沒這樣連殼上菜味道都可以每一次我吃omakase 都一定會點一個呑拿魚細卷加紫蘇葉但明顯他們的紫蘇葉味道欠缺無論刺身還是壽司都還有進步空間希望下次去時會有進步吧另外基於他們店就於垃圾站旁所以一進店已有少許氣味問題希望你們能解決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6-09-10
2024 瀏覽
         经過蘭桂芳發現這間在地舖、門囗掛着紅色門簾很搶眼、進去一看原來是一間新開的寿司店。環噫不大、只見一個11座位的壽司吧,旁邊還有3張分別是4人檯及2張2人檯, 但一點都無擠逼的感覺。          於是坐下一試這間還剛試業中的壽司,駐店師父話是採用野生的海鮮。我們選了有8件壽司的廚師發辦餐.分別有金目鯛、鮮甜不失期望。跟住有深海池魚、赤貝、池魚、半生熟帶子、海膽、白蝦、吞拿魚腩壽司。其中那白蝦真的给我驚喜,又甜又爽。池魚油香味濃,野生吞拿魚比養殖的更加魚味重且不如一般食到成口油。           在繁忙的中環區,中午能坐得安靜、舒適且合理的價錢食到天然、新鮮的壽司,為應付下午繁忙的I作儲備精力。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