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25
18
港鐵荃灣站 A1 出口, 步行約5分鐘 繼續閱讀
所有分店 (5)
電話號碼
2405 4397
附加資料
全線雲南桂林過橋米線已改名為雲桂香米線專門店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06:00-00:30
星期一至日
06:00-00:30
付款方式
現金
座位數目
70
其他資料
電話訂座
招牌菜
腩肉腐竹米線 墨魚丸米線 龍蝦丸米線
食評 (103)
等級3 2015-02-27
980 瀏覽
假期結束前一個晚上, 相約朋友到荃灣聚會, 經過這間{雲桂香米線}, 決定嘗嘗這裡的米線! 等了大約五分鐘入坐, 看餐牌: 選了最愛的「酸辣小鍋米線」($24), 再配「腩肉」($6)和「雞絲」($6);飲品方面則選擇「凍檸水」($7)。 湯底方面酸辣帶一點點肉甜味, 很開胃。湯底包括芽菜、酸菜、韮菜、蔥、芫茜和肉碎, 豐富了湯的味道。腩肉較薄片, 瘦瘦的只帶少許肥膏部分, 正合不喜歡滿口肥膏肥肉感覺的人。腩肉帶辣, 配合酸辣湯底很惹味。雞絲方面不算幼細, 比起絲狀, 反倒更是條狀。一口吃雞絲能感覺到雞肉味, 配米線和湯底一起吃就鮮香多汁更好入口。米線方面較稔較軟滑, 滿滿一大碗份量充足。{雲桂香米線}的酸辣小鍋米線開胃又滋味, 整體質素和份量都不錯, 有機會會再來光顧!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4-07-28
738 瀏覽
不知為什麼荃湾米線特别多,最喜歡就是這裡,這間米線份量足,很飽,低食,個人最喜愛腩肉大腸小鍋米線,中辣最正,腩肉本來就有小小辣,味道加上小鍋米線其他的配料真的好吃得不得了, 加上酸辣味配合,一流的午餐。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前排路德圍兩間雲南米線鋪執左,所以少左好多食米線ge意慾,呢日行過搵地方食lunch,發現由以前ge「雲南桂林過橋米線」改左名做「雲桂香」,鋪頭入面再唔係以前茶餐廳feel,裝潢過比我感覺高級好多,個feel好似隔離間米線鋪lolP.s. 最重要衛生情況真係好左好多入到見到張張table上都有一細碟小食,原來新開張期間送餐前小食一碟,我叫左個涼拌豬耳,第一次食,幾好味,味道酸酸甜甜,食完的確好開胃食食下期間d店員嬸嬸見到我個袋好大,特登拎多張chair比我擺袋,好超人!而且笑容好好,都好有禮貌,唔係好惡果d,Like!哇,打開個餐牌叫野食,原來個店面高級左……d食物果然都加左好多價。記得以往食一個小鍋米線係19蚊,依家22蚊。以前加一個腩肉係$5,依家$6,而且比我感覺腩肉係份量少左。講返碗米線,今次叫左腩肉小鍋米線小辣。以前ge配料我好鍾意食,除左有好多米線,仲有好多芽菜、韮菜、炸醬……但依家少左好多芽菜同炸醬,成碗米線即時無咁香以往都食小辣都夠辣,但今次無乜辣味,唔知係因為個辣味唔夠定個湯ge問題,我覺得依家無以前咁好食,湯底ge味道淡左,好似無以前咁豐富。依家食米線ge衝動無以前咁大,但下次有機會,我會再試一次個味。食完仲以為自己有影相,但原來只係影左餐牌haha!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2-11-11
228 瀏覽
荃灣的雲桂香裝修完新開張,燈光比以前光猛,舖內又比以前寬敞整齊,新張期內還奉送小食,於是便想試一試。晚飯時候,人頭湧湧,難免要搭檯。餐牌清晰,小鍋、涼拌、熱拌,可酸可麻,還有紅薯粉,再配四元或六元的餸,這與一般米線舖分別不大。奉送的小食選擇不少,要了涼拌木耳和麻辣青瓜,小小一碟,份量當然不及正價小食。兩個小食味道都不錯,木耳切成絲狀,口感略欠爽脆,但又酸又辣,十分開胃;青瓜新鮮爽口,帶微辣,同樣惹味。然後要了兩碗米線,酸辣小鍋米線加蘿蔔,麻辣小鍋米線加豬軟骨,都要了小辣,配料都有肉碎、韭菜、芽菜、蔥、芫茜等。蘿蔔有四舊,清甜沒渣;豬軟骨有四五小塊,尚算軟腍入味,但未夠以前雲貴軒的水準;米線份量不算多,質地也嫌過腍。湯底夠濃郁,香辣有餘,唯獨麻酸味道不足,未算過癮。雲桂香的米線,水準中上,價錢合理,難怪裝修擴充後,都座無虛席,有機會再試其他食物。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2-10-06
175 瀏覽
今日得閒同朋友去荃灣食野 , 估唔到呢到都有間雲桂香雲南米線,之前都淨係係mk 食多咁就入去試試啦~~間野d裝修同其他分店好唔同, 比較開揚d~!!! 而且仲大間好多~~!!!佢個青瓜幾好味!!! 唔會太辣~!! 小食都整得唔錯~!! 不妨一試~!!!!我朋友就叫左個豬軟骨既小鍋米線 , 而我就叫左個我至愛既肥牛米線~!! hee hee~!!!!佢d 肥牛好大片 , 而且個湯底好正~!! 比起其他既可以話係濃 d ~!!! 食落去感覺上正宗好多~!!!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