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15
4
碼頭往北面海旁步行3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9812982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全日休息
星期一
12:30 - 23:00
星期二
全日休息
星期三至五
12:30 - 23:00
星期六至日
12:00 - 23:00
付款方式
現金
其他資料
室外座位
招牌菜
招牌綜合三色圓、桂花酒釀三色圓、泰式奶茶剉冰、抹茶/黑糖蕨餅、抹茶紅豆奶凍、桂花糖三色圓豆花
食評 (83)
等級4 2019-04-03
369 瀏覽
一星期前的星期天,和男朋友睡到中午十二時才起床,事先近並沒有想到那天的下午應該去哪兒、有什麼活動,竟然被我想到即興去好久沒去的長洲走一走。回想也覺得瘋狂,這個年紀就是任性。由中環坐快速船都長洲,只需半小時的時間,比我到灣仔上班還要快😨來長洲之前,已想到近半年有名的「長洲冰室」,開始的時候也害怕會不會找不到該冰室,但原來位置很明顯,因為長洲地方很小,基本上在大街附近,不難發現。冰室原來有分室外和室內,當天沒有下雨,而且室外也有簷蓬,是另一種感覺,靜靜的,很是悠閒。室內和室內是打通的,沒有玻璃隔著,給人的感覺更寬敞和自在呢。長洲冰室主打甜品,有心太軟、芋圓、蕨餅等種類,就這樣看,似乎是同時混合了港式、西式和日式甜品的元素。在openrice看見有很多人推介芒果糯米飯,而且餐牌上又顯示這款是期間限定的,怎麼能不試呢?芒果兩件也很大,清甜,不會因為未到夏天而不「當糙」。白色就是傳統味道的糯米飯,黏黏的,有很重的椰汁味,綠色的則是班蘭味的糯米飯,大概是這間冰室自創的,連同表面的脆米一起吃,真的很適合,多希望它不是期間限定的,好讓大家日後來到長洲也有機會嚐嚐嘛。原本自己覺得芋圓配芒果並不會太適合,但男朋友想試,那就試試吧。頂部是大大的芒果雪糕球,芒果雪糕並不像雪糕,應該是雪葩,香甜可口,質感細滑旁邊還有很多芒果粒同樣清甜,炎炎夏日吃最適合。雙圓即是芋圓和蕃薯圓,兩者的味道也很明顯,質感也煙韌。美中不足的是芒果西米露跟芋圓不搭配,有機會再來的話,還是選擇芋圓和其他食材配搭的較好。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9-05-16
0 瀏覽
食完晚餐之後,喺四周圍行左個圈,等d野食落一落隔,再食埋個甜品就搭船走。依間「長洲冰室」好多人推介,仲寫埋係長洲一日遊必食添。當日,搶包山過後的平日晚上,大概7:30左右,店舖沒有客人,我哋包場咁,哈哈哈!環境好文青feel,外面都有座位,但我哋食到一半,店員都去收拾外面座位了。依間有最低消費,每人至少要點一份甜品或者嘢飲。 我哋就點做一份桂花糖三色圓豆花同桂花酒釀三色圓。我哋就冇叫到最出名嘅芒果糯米飯,下次再試!好鍾意佢哋嗰個桂花糖有淡淡嘅桂花香,三色圓同豆腐花正常水準。最特別係佢嗰個桂花酒釀唔似得上海嗰啲酒釀咁樣,味道好濃,反而係淡淡,唔係想像中嘅味道,超surprise,好好味。為長洲一日遊畫上完美的句點。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9-05-14
0 瀏覽
大熱天時熱到癲,剛剛見到有間文青feel嘅甜品屋,室外坐位仲有涼涼風扇,一行8人即刻就坐低抖抖先小女子嗌左個雪糕多芒三色圓,份量大,賣相幾靚,可惜三色圓味道好淡,食唔出3色圓嘅分別值得一讚嘅係,比起長洲其他出名嘅甜品鋪,呢度嘅姐姐好nice好有禮貌下次我都會再黎嘅...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9-05-06
0 瀏覽
星期六約一班朋友玩,天氣好舒服喔,約大家入長洲行吓,行張保仔洞。落船就落雨,好彩落微微的雨點,四處行下,食長洲大魚蛋,先食原味,然後再食有辛辣味魚蛋。下午時,朋友介紹長洲冰室話,話甜點好好味,就一於入去試下,但感受到中伏,中伏。。。豆腐花感到最普通,是最差的,出面食一層一層豆腐花,但這是粉的,十分糊口,不似一般豆腐花,超級難食,又唔滑。三色圓仙草,嘩,難以形容超難食,三色圓是無未無道,又實,仙草仲差,不是切一粒粒,無味,無甜味,味道好寡,難以說出這是一道甜品。沙冰真的是食冰粒,一樣無味道。><希望該店要改善甜道,食完味蕾好寡。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9-05-05
4 瀏覽
同朋友來長洲hea,離島總是比市區熱啲,行左一個下午已經有啲累同熱。呢間冰室店面都唔細,有好多食客,我地搵到位坐底就研究menu。落單要去櫃位排隊叫嘅。叫左個桂花冰火湯圓冰($60)桂花味好強,聞落已經好大陣桂花味,酒味亦都好夠。啲刨冰上面淋左糖水,加埋啲酒釀湯圓一齊入口好好食。個人覺得佢好大碗,入面有成8-9粒湯圓,非常之夠飽。朋友叫左個招牌綜合三色圓($28)啲芋圓煙煙韌韌,好有口感。一個女仔來講算係飽肚。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