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8
4
港鐵佐敦站 B2 出口, 步行約3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3759008
97807122 (WhatsApp)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2:00 - 15:00
18:00 - 23:00
星期一至六
12:00 - 15:00
18:00 - 23:00
星期日
全日休息
公眾假期
全日休息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現金
座位數目
30
其他資料
酒精飲品
自帶酒水 詳細介紹
泊車
外賣服務
加一服務費
招牌菜
串燒牛利 刺身盛合 長崎海鮮什錦麵 燒花魚一夜干 塩燒喜知次 広島蠔煙肉串
食評 (46)
等級2 2019-11-29
0 瀏覽
傍晚七點嚟到門口,當時六張卡檯裡面只有兩張檯有客,另外bar檯右邊三張椅有1人同埋左邊五張椅有2人,我地2人行入店裡面,因為拎住個大袋想話搵張卡檯坐,店員立即嗌我地要坐bar檯,話嗰啲卡檯有人留咗,算,咁坐低bar檯啦,店員放低menu,之後就冇理過我地,水都冇杯(有後話)。我地嗌咗一個拉麵一個烏冬一個枝豆,上菜時只係擺低咩都唔講,以日本餐廳嚟講都算冇禮貌。講返食物,拉麵同烏冬都普通,只能話係夠熱係優點咁囉。枝豆算係三樣嘢食裡面最好味。用咗半個鐘頭左右多啲食完,諗住埋單,因為我未提款諗住俾信用卡,入店之前都有check過openrice係可以俾信用卡,點知店員答話只收現金,我明明就睇到部信用卡嚮側邊,佢連解釋老作話壞機都費事係咁黑面,真係態度差到呢。未夠八點就離開餐廳,店員口中所講有人留咗嘅卡檯只係嚟咗兩張,其實係咪真係有人留咗定唔想做生意真係佢自己先知。到埋單時先見到係自助攞水,自助攞水冇問題,我坐低時你可以講聲,同埋上菜時講聲請慢用之類其實好易者,點解連咁基本禮貌都冇,真係超趕客。好後悔冇睇食評就入咗呢間餐廳,希望唔好再有人受氣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10-29
338 瀏覽
真心想講一間餐廳就算食物超級好食但態度超級惡劣對唔住 呢d餐廳都唔會想再幫襯 更何況呢間野食物超級普通只係一般居酒屋嘅水平仲要叫乜無乜但當時只係7:30pm其實真心唔係要追求勁殷勤嘅服務態度但連基本待人禮貌都無黑面,態度差,無禮貌樣樣做齊真係好難叫第一次幫襯嘅客人回頭光顧所以!!!絕不再幫襯!!!p.s 同朋友講開 原來淨係對熟客service先至好咁我真係祝你呢間淨係用熟客生意嘅餐廳生意興隆同埋如果係咁 唔該喺門口貼埋只招待熟客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9-08-22
1108 瀏覽
今日路經這間食店,見店一個都冇,於是入去食晏,等小朋友坐得舒服點,我們2人一入去問幾位之後就指我去近廁所和廚房門口的二人枱,除了這張2人枱,沒其他2人枱,於是我要求可否轉坐近窗位置4人枱,我們坐埋一邊,因當時一個人都冇。店員黑面即唔客氣話得,但等陣有人要坐你要同人搭枱或比番枱我。我們叫了滑蛋豬扒飯,份量不多,要80蚊。套餐只包少少沙津和一碗麵豉湯,味道普通,我當時不知道連茶都要自己攞杯和倒。所以茶都沒有杯,直到尾至見人自己攞,至知,食到差唔多中途,可能1點,有些客入來。到我仔仔食到剩番3啖左右的飯,有4個客入內,但當時仲有一張大枱6人和4個bar枱位。店員就好大聲咁喝我,喂你宜家就比番張枱我,你坐bar枱啦,完全沒禮貌語氣,但眼見其實有位。又完全沒過來幫我轉枱。要我自己拖住3歲幾小朋友拎住袋來來回回兩次取自己碗飯去坐bar 枱。我當時感到好無助。食餐飯食到好無奈,如果我一人, 我就無所謂,但有小朋友,佢應該要過來幫我拎飯餐轉枱,所以我話這間店完全服務極差,我們食完比錢,店員繼續黑面又沒一句多謝或唔好意思。雖然我見佢整間店好似兩個人,但連基本禮貌都沒有,每個餐至少70幾蚊以上,又唔係好平,仲要我走時。張6人枱都係沒有人坐。食到嬲。永不再來。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08-19
592 瀏覽
食物一般,但是就食到一肚氣!一入到泥就見到waiter黑哂臉 態度又差 又囂張成餐食到成肚氣!以後唔會再泥本人第一次寫食評,誠心呼籲,如果老闆唔想做生意 唔該唔好打開門做生意!以免大家難受!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08-09
516 瀏覽
餐廳陳設古舊,有種在日本居酒屋嘅風味好適合一班人黎傾下計飲下酒 不過人手不多,只有兩位廚師所以要多少少時間等候長蔥碎吞拿魚腩飯坐在吧台,可以睇住廚師一羹一羹拖羅擺上個飯度都係一大享受吧食落完全係拖羅撈飯的快感選擇嘅吞拿魚腩唔會過肥,食到魚嘅油脂香但唔會覺得太漏 牛脷串每次吃串燒必點冇令我失望啊 厚切牛脷好香口加埋芥末 正啊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