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9
1
港鐵鰂魚涌站 A 出口, 步行約3分鐘 繼續閱讀
所有分店 (4)
電話號碼
28661883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1:30 - 20:00
星期一至日
11:30 - 20: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現金 八達通 Apple Pay Google Pay
其他資料
支持防疫 詳細介紹
食評 (103)
等級4 2020-06-18
2156 瀏覽
自從公司搬了後就好少再去鰂魚涌了 ... 但其實海光街還有很多餐廳我仍然未吃過!! 就像這次去的這間主打馬來西亞式湯麵,有3款的湯底便是。既然是第一次來到,當然要試他的辣味蝦湯底!menu 標示了兩隻辣椒 ... 所以有點擔心會否太辣 .. 但發現可以選小辣辣味蝦湯底海鮮麵 ($76) - 我覺得不特地點少辣也可 ...因為吃落覺得那微辣近乎到吃不出辣味 ... 倒是蝦味很濃郁,喝起來頗鮮甜,相較下聞起來的味道更香。海鮮的話有大蝦、青口、魷魚,另外還有腐角和蟹柳!蝦的肉質飽滿有彈性,其他的都不錯,只是不算很特別。麵類的話可以選的有四種,還有摻摻 (ºωº)我當然是揀油麵加米粉~口感和掛湯剛好,吃起來才過癮嘛朋友點的跟我的湯底一樣,但沒有減辣~可見湯底的顏色有明顯的分別。脆脆魚皮 ($20) - 香脆可口,浸了湯吃更滋味。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20-11-09
0 瀏覽
🤤鰂魚涌海光街一帶有唔少食店,🦐蝦麵店雖然店舖細,座位唔多,但佢既蝦麵幾特別,所以幫襯左幾次😏♥️亦係良心店鋪,設飯卷一齊支封同路人,特別係有需要既年輕人有咖喱叻沙湯底、辣味蝦湯、豬骨雞湯底、同福建滷麵等等比你揀🦐海鮮辣味蝦湯底 $76睇見個湯咁深色,以為好辣好油好咸,😳但飲落竟然有種清甜味。平時出街食麵盡量避免飲到啲湯,怕有味精,😋但呢度既蝦湯又鮮甜加少少辣,係精華~除左個湯出色,🤩都好足料,有好多海鮮,大蝦、魷魚翼、青口、腐角、蟹柳,底下仲有菜~🌊有時出街食既海鮮湯麵,啲肉梅曬,但呢間唔會,食落真係幾滿足😊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1️⃣ 蝦肉魚片麵 (辣味蝦湯) $63 (7/10)蝦湯一黎就好香濃,一睇就知好足料咁煲咗好耐😚魚片有大概5片,但有大概2-3隻切咗一半嘅蝦,好足粒😍揀咗摻摻(油麵加米粉),識落更加有馬拉風情❤️ Pooh平時食呢類型濃湯,都好鍾意加豆卜 (+$8),會好入味😚 雖然係另加,但都比左6-8個半粒😱 唯一可惜嘅係湯底一啲都唔辣,對於鍾意食辣野嘅人黎講會有啲失望🥺2️⃣ 蝦肉魷魚翼麵 (辣味蝦湯) $72 (7/10)Olaf見魷魚翼咁特別,就揀咗哩款🥳 呢款一樣又係有幾隻蝦,配埋蝦湯啱晒👍🏻而魷魚翼有大概6片,非常爽口彈牙🥰 Olaf都係揀咗摻摻麵底,好多麵,食完超級飽肚🤣雖然呢碗都係冇乜辣味,但有啲炸蒜頭可以可吊下味,不過如果多啲辣味就好了🥺📍 蝦麵店  鰂魚涌 : 海光街7-9號龍景大廈地下5C號舖銅鑼灣 : 軒尼斯道500號希慎廣場11樓1109號舖灣仔 : 蘭杜街2號麗都大廈4號地舖荃灣 : 楊屋道1號荃新天地一期1樓108及110號舖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海鮮蝦麵 加配白胡椒肉骨 豆卜 ($109)⠀最出名緊係馬來西亞蝦麵聞名,湯底好香濃,好有心機熬製多個小時,味道好難忘。麵底可以選 合併米粉同油麵,吸收左湯底精華 。 ⠀⠀🍤本身包括有大蝦、青口、大量蟹柳 同埋 魷魚圈,大蝦保留頭殼,亦已經剝左殼,好貼心。白胡椒肉骨唔平,雖然得一件,可能喇沙味會掩蓋胡椒味, 但係肉質都唔錯 。 豆卜係必食因為好容易吸收湯底味道。⠀⠀😋仲有辣湯味都好受歡迎。價錢雖然唔平,但性價比極高,可以再回味。鰂魚涌店係自助機點餐好方便,只接受卡類付款,上網見到各分店或有唔同,荃灣可能會較多選擇,亦有分店限定一人套餐/下午茶都好吸引,央多士同更多其他配料好正。⠀如果你想睇更多美食/優惠,記得 follow  IG @hker_chillcheese ,你嘅支持對小編嚟講係缺一不可。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20-09-05
258 瀏覽
今晚收工揸車路過太古坊,諗起之前有間食喇沙店好早關門,就去拜訪下。餐牌食品款式唔多,只有三款喇沙湯底加魚丸貢丸魚片水尤等配菜,另有油菜炸魚皮等。兩公婆好簡單點左魚丸魚片摻摻及貢丸魚片摻摻加豆卜,都係咖喱喇沙湯底,另要一份炸魚皮。喇沙湯入口蝦味濃厚,加上淡淡咖喱味,配上魚丸魚片,再一口索滿濃厚湯汁既豆卜(所以要加豆卜),就係家鄉風味十足既喇沙(本人家鄉係馬來亞),難怪此店只專心做喇沙,滿足了。此外炸魚片都有驚喜,脆脆魚皮沾喇沙湯,另有一番風味,家鄉冇既。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