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46
48
港鐵大埔墟站 A1 出口, 步行約8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6383071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2:00 - 19:00
星期一至六
12:00 - 19:00
星期日
全日休息
付款方式
現金
座位數目
25
其他資料
電話訂座
食評 (311)
日期:10月6日人數:3人數到大埔名物,不可不提呢間群記清湯腩。呢間野我真係由細食到大,應該都有十幾年。爽腩河粉價錢由20幾蚊食到而家$63 ,都仍然繼續幫襯,可想而知佢係有幾吸引幾好食。以前餐廳係1:00開門,我哋一家人係會大概12:45去到排隊,爭取食第一輪。依家係開12點,假日係唔開門嘅。小店出品,味道絕對比相片好。一上嚟必須趁熱先飲幾啖湯,之後食爽腩。清湯底的確係冇以前咁濃郁咁有牛味,但依然係好好飲,亦都真係冇味精,飲完唔口渴。爽腩好有嚼勁,亦極富牛肉味。雖然有人話辣椒油好食,但我從來未落過,因為好夠味。河粉係正常河粉,冇乜特別。小店環境就唔好要求咁多,但好乾淨衛生。服務都幾好,好有人情味。因為都好多人排隊,所以食完一般就會走人,不會再坐一會。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9-08-23
409 瀏覽
地獄黑仔皇,沒有最黑只有更黑 ﹗早前放假專程搭的士到大埔希望一嘆高質清湯腩,居然休息 ﹗耐到忘記有幾耐無幫襯群記咯,我真係真係堅想食 ﹗某次星期六兩點幾到訪人山人海,依家同樣兩點幾,面前仲三十幾位食客家在排隊,只好照等吧﹗群哥好久不見了,如果不是射波請假,都極難有機會探探您。多年群記都是下午 1 點正才開檔,現提早到 12 點喎。沒有了油渣麵?沒有了鹼水麵 ?發現有牛鞭牛波子供應喎。多多規矩的清湯腩老字號 ﹗爽腩只限堂食,️食剩爽腩絕不準帶走,️最低銷費 $45 蚊,️不準攜帶外來食物,不設雙併,️不設加湯。我都想加規矩喎 ﹗食客不準喧嘩大聲說話、不準講電話、不準開電話鈴聲、不準開喇叭睇片打機聽歌、不準食剩食物﹗記得以前餐牌係中英對照喎,何解轉成只有中文版呢?還有何解豉油樽上貼住醬油字樣呢?反對大陸化,反對赤化香港,捍衞廣東話,捍衛繁體字,捍衛香港文化﹗餐牌只有伊麵河粉米粉,已經無賣麵?查詢下原來仍然有幼麵粗麵供應,太好喇﹗清湯腩售價比潮州腩貴多兩三倍,應該因為質素、供應、工序、時間呢。輕鬆獨食臉珠河、淨伊麵、淨爽腩,已經索價兩百蚊多,真係非常高銷費啊。獨獨午餐盡嘆淨牛骨湯、淨河粉、牛筋麵、淨牛爽腩、等等,最後再加多支樽裝大可樂!清得一滴湯一條麵一絲肉都無剩,唔係好過份之麻,滾動的色香味,幸福滿瀉﹗門外熱烘烘,舖內靜幽幽,店裡寧靜舒服。美食當前,大家變得沉默寡言,極度專注認真,默不作聲努力面前﹗神州阿嬸我已經講走蔥兩次,您到底明唔明白什麼叫走蔥呀?您都係反祖國飲奶粉啦 ﹗新加盟依位強國阿嬸態度傲慢囂張嘴妙妙,服務好到不得了,認真地想車車車佢兩巴!講野無尾音只有鄉音,黑口黑面趕客咁款,火都黎﹗谷鬼氣費事叫您神州阿嬸退回去,我自己親手挑走算數﹗蠔油芥蘭,不是大大碌翠綠芥蘭,貌似細棵芥蘭苗。烚得有點黃,幸好入口微甜帶甘,沾點鮮味蠔油品嚐也不錯,脆卜卜沒有渣。但沒有衝動大注大注地食,不想浪費才食掉大半碟。六四的芥蘭,印像中此從來沒有點過菜食呢。淨牛骨湯走蔥,多謝十個大洋,物超所值 ﹗膠到黏實您的嘴,厚厚奶白色見不到底,牛骨牛肉純天然甜味醇香,燙燙的灌入,飲極到唔夠喉啊 ﹗淨清湯牛臉珠走蔥,有點擔心食不下牛鞭麵,所以叫份淨肉以防萬一。臉珠肉盛得滿滿,切得厚厚更能保住肉汁,燙住嘴的溫度十分舒服。大大舊肉啪,肉汁澎湃兇悍,牛味醇美,鬆化濕潤,跟腩肉完全不同的風格。濃縮牛骨湯黏黏的,當然依舊全部飲掉,淨食比跟粉麵更大件味道更香甜濃郁,質素只應天上有。清湯牛鞭粗走蔥,第一次食挑戰成功 ﹗終於知道牛鞭係咩味,味道質地與牛筋雞子極為相似非常神奇,而且並沒有坊間傳說中的羶味喎。為悼念八九六四,要突破自己,食人生首次的牛能牛波子。牛鞭外觀以至質地味道都與牛筋幾乎一樣,膠膠黏黏彈彈,其實係咪牛筋黎架?瘦肉位較易接受。牛波子真係非常巨形﹗既然專登要試,硬著頭皮照食。賣相好似糯米釀大腸,嚥韌的外皮,濕潤綿綿的肉,味道像雞子。粗麵彈過高質附蛋香,拖著大量香辣辣椒油更惹味刺激。真的很大心理壓力,連湯都不太敢飲。每次都會飲到一滴不漏的牛清湯,首次只淺呷幾口,真係抱歉。牛鞭食晒,牛波子剩兩片,都的吃不消。淨清湯牛爽腩走蔥,非常神秘的爽腩,不準外賣、不準帶走,只限堂食,就算食剩都絕對不可以帶離場﹗依碗才是真正的牛爽腩,公司樓下間目牛鮮湯腩算罷啦﹗爽腩發出的牛甜味道非比尋常,每啖鬆鬆軟軟滲著兇湧肉汁。肉質軟綿膠彈綿婂滑溜,多種肉質共冶一爐。還有超濃郁的牛肉湯底,膠甜芳香,當然飲到一滴不漏。清湯牛臉珠河走蔥,顏色比牛腩為深,厚厚鬆軟的臉珠肉,看得見的纖維特別粗,仍然保持軟腍無比,牛汁微滲味道濃郁,炆得清香入味,使得我舔舔脷。整碗牛臉珠河不用幾分鐘已被我完全蒸發掉,真才實料牛肉牛骨湯,必定要飲晒去﹗最貴就係碗湯,如果點淨牛骨湯要成 $10 蚊得幾啖架乍。淨伊麵走蔥,只食一碗河粉點會夠喎 ﹗就算加底依然未夠喉。即煮伊麵新鮮送到,滾熱辣爽彈完整長啜長有,油香蛋香拖著醇美牛肉湯掃入嘴仔內,暢快忘我,好味到發不出聲來﹗清湯牛爽腩河走蔥,河粉烚得出色,綿綿滑滑濕濕,掛湯度極强,每啖都感受到濃湯魅力 ﹗極濃牛肉牛骨湯底,雖然未及淨爽腩湯底的膠濃黏,但已經非常優質美味,真材實料一定要全部飲晒才對得住師傅﹗建議最好食原味,不要加添辣椒油、浙醋、豉油等等,這樣會浪費清湯腩純天然的精華﹗淨河粉走蔥,就算只是普通的齋河都何其美味出色 ﹗激甜的牛骨湯黏著每條河粉,滑滑的跣到舌尖上打滾半秒就直墜肚裡去,暖笠笠好舒服。清湯牛爽腩伊走蔥,先來幾口黏黏的牛骨濃湯,膠膠的使我十分陶醉。師傅失手喎,伊麵腍劈劈碎濕濕,用筷子夾都夾唔到,難掛等得特別耐啦!辣椒油夠香夠辣達中辣程度,大口大口連湯帶麵倒入口,美味極致香辣刺激。辣椒油辣度滿意,不過香味有點不足,而且跟清湯腩味道不太合襯,原汁原味清湯腩都係食原味最非凡出眾,配辣椒油會將其味道淹沒。清湯牛筋牛腩河走蔥,試完勁辣到原味 ﹗牛腩鬆化,牛筋膠滑,兩者均充滿湯汁肉汁。河粉夠完整,滑滑無過腍,索盡濃郁牛骨湯,一次過瀡晒入口,好好味呀!半滴湯都無得剩正常不過。清湯牛脷伊麵走蔥,份量超多的牛脷,鋪滿整碗見不到伊麵。牛舌厚切軟腍,味甜不羶,可口無敵。自製的浪漫,不設雙併的高傲麵店﹗可狠湯汁暖暖地,不滾燙不冒煙,冷清清的。預早烚定的伊麵淡茂茂,腍散碎一截截,食到疾住疾住,不能一氣呵成大啖啜,極度討厭火都黎﹗淨清湯肥牛腩走蔥,湯汁與別不同,跟湯粉麵絕對兩回事。湯粉麵有加清湯溝稀,淨食只是純牛骨牛腩原汁原味。黏黏厚厚,特濃醇香,醃料濃郁,精華及靈魂所在,梗係一滴不漏全部飲掉啦。雖然名叫肥腩,只不過係稱呼來的。不肥不膩,爽彈膠黏的白膏,油脂甘甜無比,搭上豐滿軟塾腩肉,噴汁濕潤,還有爽爽筋膜,滋味無窮。清湯牛筋麵走蔥,全部都係骨膠原,全部都係膠原蛋白,炆得超級綿滑膠黏嫩滑我鍾意。醃味得宜滷水清香如甘露,充漬著幸福的感覺。銀絲幼麵掛湯力持強,濕潤充滿湯汁大力啜,滾燙地享用,爽爽完整長長的麵幼,舒服暢快。雖然仍有點點鹼水味,但搭上優質辣椒油,便是天堂的味道,香辣兼備,刺激萬分。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9-05-28
1181 瀏覽
一早已經聽聞群記,想試吓佢嘅爽牛腩粉,睇下係咪真係好似傳聞中咁好食!反正今日入開黎大埔就一試佢既真與假。咪講笑,11點左右,門口已經有8-10人排隊,平時我一定唔會排,話明今日專登入黎食,結果排左30分鐘先有得食我同朋友都只係叫左2碗清湯爽牛腩粉,因為淨爽腩買哂,焗住叫左2碗。$63碗,你話抵唔抵食?我覺得完全合理,因為足料,唔係得3-4舊。另外,真係好味道,食落真係唔同D,牛味出湯又清甜,食落又爽!所以排隊30分鐘係有佢既道理。比個CLOSE UP你睇下~一條條好分明。OK!有下次!!!!!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9-05-28
636 瀏覽
剛剛食完招牌清湯腩河牛腩有五件,有多一兩件更好,肉質林,半肥瘦,雖然不是我吃過最好,但值得一試湯味濃郁,食完後有少少口渴侍應服務周全環境乾淨,上菜快價錢方面,略嫌貴左少少,便宜多$5-9就完美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曾經聽過群記清湯腩係全香港最好味嘅清湯腩,一直被咁洗腦,今次就特登去咗大埔試下。群記清湯腩開放時間係中午12點至7點,但係其實佢5點幾就會賣晒沽清,落閘收舖。講真佢咁嘅開放時間真係應該得大埔人或者好似我咁特登閒日走入去嘅人先有機會食到。不過小店就係有呢一種魅力同傲氣,唔係要賺到盡,收工就收工,玉皇大帝都無情講。我大概5:00鐘嚟到,鋪頭有幾個客人,坐到入去阿姐話河粉賣晒,得返米粉伊麵粗幼麵。其實我個人覺得牛腩係應該配河粉,但冇計,賣哂😂😂我哋2個人叫咗一碗肥腩米($53)同埋一份淨爽腩($150)。爽腩其實可以跟粉麵,但多數係開鋪頭一兩個鐘頭就會賣晒,之後嘅客人如果仲想食爽腩就要嗌淨食,$150一碗。好好彩,我地當日原來係食到最後一份淨爽腩😋😋肥腩米一上枱,已經見到個湯好膠質,白色、透明、有牛油係面,淨係睇個樣已經舔哂脷,攞隻匙羹飲左一啖,已經值回票價。真係未試過飲咁好味嘅清湯腩湯。佢啲肥腩嘅份量仲要係多,一碗米粉有咁多舊肥腩,好抵食。至於淨爽腩好似就係牛橫膈膜嗰邊,好膠質、唔肥、好味,佢啲蔥花好靚,錦上添花~因為碗米份同個爽腩都油,所以兩個人食咁樣已經好飽。食完出嚟5:26pm,阿姐已經掛緊個沽清牌準備收舖。真係去食得既都係有緣人😂👍🏻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