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6
3
港鐵太子站 E 出口, 步行約3分鐘 繼續閱讀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六
09:30 - 18:00
星期日
全日休息
付款方式
現金
其他資料
Wi-Fi
酒精飲品
自帶酒水
外賣服務
加一服務費
招牌菜
紅油抄手 重慶雲吞 涼麵
食評 (54)
等級1 2018-09-01
29 瀏覽
行深水埗經常路過太子往旺角的方向,旺角有家是津味還是津津,最出名的是雲吞,一個有蝦的真正大粒雲吞是津津的招牌,亦是旺角的一個回憶。若做不到同等級,請勿掛名津津!30元20小粒機打肉碎無蝦的雲吞!雲吞要手切肉才有口感,懂是不懂!像變了味酸酸的,皮又厚,孩子吃入口都要吐皮出來,吃不下去。普通的超市貨比這家還要好,兩個字’失望’!我看客多是慕津津之名去吃的,吃一次不再會來,亦撕掉我對津津的回憶。這家是什麼回事取名津津,不知所謂!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6-09-20
1096 瀏覽
舊舖每日經過都排長龍,剛剛昨日搬左新舖今早剛剛去食,味道依然一樣,好味道,不過就加左兩蚊,但有位坐好過係街邊食同買番屋企食,自助式,新開張有點手忙腳亂點,好有家庭味道。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6-08-13
1400 瀏覽
好耐無食!但佢幾時都係我摯愛!即叫既淥,熱辣辣香噴噴!呢到有12粒!我叫左微辣!佢最正係個皮超級滑,可以自己流入食道個種滑!雖然無蝦,但肉加少少蔬菜,已經完全俘虜左我!最勁既係佢連個湯都好正!d莞茜葱同個辣好夾!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幫襯這家小店好幾年喇,一直對佢又愛又恨 !鋪面超細,比7仔仲要細 ~不設座位,只有立食,歡迎外賣......次次來都大排長龍~只賣重慶雲吞 (紅油抄手)、重慶涼麵、還有兩者混合版 ~ 重慶餛飩麵,哈哈就只靠賣這三樣東西撐起口碑來,勁~!星期一至六都開門做生意,講就話開到 9:30 pm,但好幾次6點幾差不多7點來到,老闆都已經在洗煲了,全部賣光光準備收鋪了!我不住附近,放工特登搭車過來...空手而回......真的要唱一下" 我真的受傷了.." 雲吞 (紅油抄手) 是鎮店之寶,即叫即煮~ 有辣有唔辣~ 保證一試難忘。今天又跟媽、妹子周末一起過去找雲吞~ 我們一家都是鐵粉雲吞 (紅油抄手) 細碗 $17 : 12隻,可以按喜好選辣度,上圖是大辣。面層鋪滿紅油,紅噹噹,看似好嚇人,吃慣辣的我覺得還好,不是很嗆喉的那種辣,偏向香辣還有一點點麻。一只一口剛剛好,但要小心燙口就是了,記得要吹吹雲吞雖小,裡面的餡料好香,食到有豬肉、木耳.....雲吞皮採用白雲吞皮,即沒有添加鹼水,不像港式雲吞的那樣有苦澀味喔。習慣每粒雲吞先K.O.頭 (肉)的部分,然後再是入口即溶的金魚尾。湯底除了秘密辣料,還有重點芫茜、芝麻,將香味完全提升另一層次!香香辣辣,識得食梗係唔會走青~每次都是吃到汗流浹背的~ 但就是欲罷不能~清湯走辣當然是我媽叫的~雲吞 (清湯) 大碗 : $26 : 20 隻清湯沒有這麼重口味,同樣滋味。偷吃一口,覺得少了辣的霸道,反而更能吃出餡料咸鮮~難怪就算沒有辣癮作怪,我媽也淪為這雲吞的裙下之臣~~~ 整天嚷著叫我買外賣給她, 哈重慶雲吞面 : $24 (雲吞有12隻)想飽肚一點的話, 可以試試雲吞加面底,同樣有辣有唔辣~個人覺得麵條配這個雲吞不太夾,有點過於稔身,沒有咬勁~還是用來做涼麵的較好吃~對喔, 涼麵也用同一麵條,同樣的辣料/香菜/蔥, 就是沒有熱湯,蠻好吃的, 但個人覺得沒有雲吞那樣容易讓人上癮~既然不設座位,又不想立食得咁辛苦, 可以點?>>>>>>>方法#1 到附近的休憩公園解決 ~不分男女老幼, 買了就趕快到這裡開餐嚕~~涼了不好吃,雲吞要趁熱,呼呼~小店開業幾年,升價好幾次,價錢依然實惠,大家吃得這麼狼狽,還要吃,足見吸引!方法#2 外賣生雲吞放家裡冰箱買生雲吞會附送辣料,回家用滾水煮熟雲吞再混合辣料即成,香噴噴又食得自在舒服,但總覺得味道比現場吃的有差~總結 : 又愛又恨 !雖然地點就近太子地鐵站,但每次去都要就時間和排隊,耐性好緊要!鬼叫你中意~ 唯有頂硬上~無論如何,這家小店很值得支持~ 味道一試難忘~你也快點來試試~ 好辣人士更加不要錯過~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6-04-01
1602 瀏覽
雖然加咗價,依然大排長龍,order咗個雲吞,好味!皮薄,細細粒肉啱哂我呢D唔係好鐘意食肉噶人,煮得啱啱好,皮唔會爛 ,湯頭辣得來亦唔會飲完口渴,芫莤非常適合 香噴噴熱辣辣 ,唔怪得有咁多人願意企係街邊食 只不過高峰時期排隊實在有壓力,趕時間噶話就最好搵過第二間,食辣之人不容錯過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