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11
3
港鐵尖沙咀站 L5 出口, 步行約3分鐘 繼續閱讀
所有分店 (9)
電話號碼
2870 0188
2870 0039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 18:00-02: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現金 銀聯
其他資料
深夜營業
酒精飲品
自帶酒水
電話訂座
加一服務費
電視播放
招牌菜
手打四寶丸 火焰醉蟹牛肉鍋 本地手切肥牛 活魚刺身 炸腐皮 瑞士芝士牛丸
食評 (33)
等級1 2016-08-06
2598 瀏覽
原本想休息下犒勞自己打個邊爐,吃完後買單卻發現店家算多兩個菜,明明沒有點的嘛!和夥計指名之後,夥計不溫不火地說那就去掉。重新算過,減了兩百多蚊。雖然人氣好旺,可是希望店家誠實經營。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6-07-11
2654 瀏覽
一行五人到小肥牛為朋友慶生,打邊爐最重要係食材要新鮮!既然今晚咁齊人,一於食好dd食豪dd先~我哋叫左象拔蚌,做刺身,雖然唔算好大條,但味道非常鮮美。鱈場蟹腳叫佢蒸好先上,味道鮮甜,最緊要係肉質夠實淨,彈牙, 即係隻蟹夠新鮮,唔係死蟹囉!鮑魚都係叫佢蒸好先上,如果攞黎打邊爐就太浪費喇,不過都好似蒸得有少少過火,程度可以接受。呢個牛展真係不得了, 筋肉均衡,肉質彈牙,非常之有牛味!呢間鋪好似出名做活魚剌身架,不過今次我地試呢條東升斑用黎打邊爐都唔錯!條魚d肉都幾結實,配合番打邊爐既厚切,無話一落爐就散晒。呢碟肥牛都好正丫, 肉質鮮嫩,放落口果時都仲有肉汁必出嚟,可想而知一定係靚貨~不過個場都幾嘈,同埋好似唔夠侍應咁,得一兩個侍應係醒目既,其他都好似響度游魂咁…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6-05-22
2391 瀏覽
有朋友生日想食打邊爐,因為有朋友遲收工,有朋友又想早D食,所以想揾間冇限時間既火窩店!3.8一兩象拔蚌,未叫前, 心諗有冇取巧架,阿姐不停sale抵食,一個姐話剩返3條,一個又話剩返5條不過佢話計返都係佰二蚊一條,好啦就試下!黎到比我預期中好食,食得出是新鮮的,爽口甜甜的,完全冇苦味,我就鐘意刺身食,正!抵阿墨魚滑都正,唔會好淋,都有鮮味,不過分量好細、芝士牛肉丸都好食,一咬開就會有濃濃的芝士牛頸脊呢個都好靚,牛味重唔限時仲要有房,其他野不過不失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6-03-11
1783 瀏覽
每個月都總有一次會同家族一齊Gathering,呢日就一齊嚟小肥牛,呢到除咗有火鍋食之外,亦有九層塔,不過就要預先晌Book枱個陣訂定。由於我地有10個人,去到比咗間大房我地,雖然打咗成晚邊爐,但通風系統唔錯,無成陣味。話明九層塔,的確有9層,最上層為沙蜆、第2層為花蛤公、第3層馬刀貝、第4層鮮元貝、第5層沙巴肉、第6層波士頓龍蝦、第7層什蟹仔、第8層鮑魚、最後為太平洋海螺鍋,每個九層塔$988建議4位用。一開始嚟到時放咗個溫度計,大約等10~15分鐘,當個溫度計達97度先有得食,食的次序由上而下。最上層的沙蜆,鮮味度佳,不過部份有沙,大約每人吃到3~4隻。花蛤公似係大的蜆,鮮味不及沙蜆,有點韌韌地,靠自己食個陣自行落調味料調味。之後係馬刀貝,肉尚算大大粒,有咬感。搶食到第4層鮮元貝,岩岩好每人一隻唔洗爭啦! 元貝肉易起,不過就唔稱得上算大粒,入口軟腍但Juicy度一般。沙巴肉即係魚,味道最唔錯,爽身鮮味。跟住係波士頓龍蝦,食得比較麻煩,又無咩肉,好一般般。什蟹仔有2隻,因我地叫咗2個九層塔,超奇怪,一邊係毛蟹,一邊係花蟹,大細唔同,而店員話價錢一樣。蟹又真係殼仲多過肉,比起龍蝦更無咩肉食,又唔鮮味。尾二個層的鮑魚真係好失望,硬得過份,好似食緊磚頭咁,完全無彈力。食晒所有最後為太平洋海螺鍋,我哋就點咗唔同的火鍋食物,當打邊爐咁食,其中梗係要試下呢到D牛啦。點咗$128美國雪花肥牛,好薄質感仲有D鞋,真係唔得。10個人食咗$3500幾蚊,都叫食蒸爐的正常價,但整體食物真係好一般,呢個價錢去其他蒸爐店食反而會仲好。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5-12-28
2130 瀏覽
今日聖誔最好有咩搞,當然打邊爐,今次一行四人八點去到打左2小時,每位結帳$250左右都比心目中抵食。 蟹鍋好多配料同好香酒味都係百四左右好抵食同香,但之後加水就淡左同滾水係冇分別。 響鈴吾好食,吾會再叫,仲差過街市買,超淋。 竹蔗水好味推介,吾太甜又有味,解上水之選。 蝦滑好味,勁多蝦肉又有口感。 白鱔吾得,差不多10片但淋冇味,勁失望。 刺身正常吾太差,有少少雪味。 牛肉只有安格斯,其他買晒。食落吾難咬但牛肉比較少。 生果有橙同西瓜,最重要竟然有梅粉,令到更香更甜。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