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1
0
港鐵馬鞍山站 B 出口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3190223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1:00 - 20:00
星期一
全日休息
星期二至日
11:00 - 20:00
公眾假期
11:00 - 20:00
公眾假期前夕
11:00 - 20:00
付款方式
AlipayHK 支付寶 現金
其他資料
當面支付
招牌菜
牛油果軟殼蟹漢堡 蒲燒鰻魚便當 蕃茄紅酒牛肋條便當 豬軟骨便當 日式咖喱軟殼蟹大手燒
食評 (10)
等級2 2020-06-18
245 瀏覽
今日去馬鞍山睇戲,經過呢家好有日本feel嘅小食店「大手燒」,就入去試下。鋪面得少量位置,做外賣多。一坐底,Staff就將部流動冷氣機轉向我地,幾細心,服務唔錯。我地點左軟殼蟹牛油果漢堡🥑同糯米釀手羽。軟殼蟹牛油果漢堡,味道唔錯。炸軟殼蟹無比D醬整到淋哂,似係即叫即炸,牛油果醬幾fresh,配埋蕃茄同菜,幾開胃。糯米釀手羽就不過不失啦,雞翼幾入味,但肉就唔夠滑,有少少韌。我覺得糯米飯可以多少少,咁望落就會飽滿D。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20-06-15
198 瀏覽
疫情下無得去旅行唯有留係香港捐窿捐罅食好西。咁啱星期日經過馬鞍山就search 下有咩好食喇,第一眼就俾佢個牛油果軟殼蟹burger 吸引😍決定食佢。成間鋪頭有4-5個位,都唔預係坐得耐既所以都無咩所謂。我同朋友2個人就唔算好肚餓,share咗一個牛油果軟殼蟹burger 再加多隻糯米釀雞翼都夠飽。牛油果軟殼蟹burger 係好值得食,店主完全唔吝嗇啲醬,軟殼蟹亦都炸到好脆,性價比都算高。而糯米釀雞翼,味道正常,但覺得有少少貴,$20 一隻。總括而言,小店都係值得支持既。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20-06-10
262 瀏覽
🦀🦐早排家人買咗大手燒回家, 得知馬鞍山開咗特色小食店。 作為馬鞍山人, 專程去試食👍新開店舖門面光鮮, 唔係傳統式小食店。 店內乾淨企理。希望店主可以一直保持。 店主態度殷勤主動安排座位。 店內整體感覺舒服, 有播日本流行音樂「炭治郎之歌」😂👍 因店舖細, 做開放式廚房, 我坐吧枱對住佢哋做嘢, 建議出品員工可以簡單打招呼, 或點下頭笑吓,氣氛會啲。 試過佢嘅大手燒, 今晚食便當做晚餐。 蕃茄紅酒牛肋骨便當 $50 🍱 晚餐性價比算高。 牛肋骨夠林夠入味, 但我最欣賞嘅, 係佢嘅櫻花蝦飯團🍙 夠香夠蝦味, 建議店主可以推介吓。 係哩條街開店有難道, 平日人流少, 主要做假日生意。 店主唔做早餐又唔做宵夜,店舖座位得五個左右, 銷售額好難追。 喺呢度租金我諗都要5-6萬, 加上員工需要4個,要堅持係有難道。 建議店主看重外賣上門, 唔好單靠外賣公司,喺平日可以提升銷售額。 加油💪🏻希望馬鞍山人改變消費模式, 多謝支持小店, 令更多小店可以服務馬鞍山人🙏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20-06-01
308 瀏覽
疫情冇得去日本旅行, 唯有試下新食物--大手燒。馬鞍山最近新開咗一間大手燒專門店,未試過, 好得意的小食。位於馬鞍山五期, 店舖位置有些偏, 新港城居民就易搵。店舖新裝修, 日本風格, 清潔乾淨。店主用特製機器,加入海鮮及粉漿後壓製約3分鐘完成。原隻海鮮經燒烘加壓後製成仙貝,充份鎖緊食物鮮味,鮮味濃郁,口感酥脆! 點左細size 明蝦大手燒,店員將雞蛋、麵粉及木薯粉等材料混成的粉漿,連埋原隻蝦壓成餅狀,鮮味十足,以為只可即食, 原來用膠袋封住, 仲可保存大手燒幾天, 取回家慢慢品嚐, 不失為送酒好小食。店主推介櫻花蝦, 芝士明蝦, 焦糖紫薯大手燒, 仲有其他多款口味, 下次要買多幾款回家作小食。 另外店舖有軟殼蟹牛油果漢堡, 都值得一試,軟殼蟹大隻又多膏,配上紫洋蔥、大肉茄、生菜及秘製牛油果醬,好正!店舖有些偏, 位於5期地下《 要由4期商場橋, 行去5期, 在匯豐銀行及towngas 店之電梯樓下》。如開在商場2樓, 一定排長龍。店舖員工有禮, 食物新鮮, 大手燒食物特別, 大家一定要試下, 快d幫襯。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20-05-23
403 瀏覽
發現馬鞍山開左間新小食店,就決定試下!因為疫情未完,所以都係買外賣返屋企食😆包裝得幾好呀!好開餐,未食主食先想試個大手燒,第一次食呢種餅~~~好脆好有鮮蝦味!$15一塊唔貴呀!佢好似係有個機專門整架!咁fresh的蝦餅第一次食!主食叫左一個burger 2個便當勁開心好豐富咁呀!!同埋有埋水果,好健康!!!鰻魚便當紅酒會牛尾!我弟弟就叫左個牛油果軟殼蟹burger! 好足料呀!睇下!!!係好味geh!!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