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茶

HEYTEA
42
18
8
港鐵銅鑼灣站 A 出口, 步行約1分鐘 繼續閱讀
所有分店 (1)
電話號碼
31062996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2:00 - 22:00
星期一至日
12:00 - 22:00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AlipayHK 支付寶 現金 八達通 AE 銀聯 微信支付
前往餐廳網站
http://www.heytea.com/
有關餐廳
桃桃回歸
精選當季水蜜桃,搭配金玉茶底製作而成,前調桃香芬芳,尾韻回甘。粉色為紅心火龍果天然調色。若有小黑點,是火龍果籽,可放心食用。

營業時間
周一至周日 11:00noon - 22:00pm
(門店會因應現場情況或提早截龍. 可預先致電31062996詢問)

食評 (126)
今日係我第二次飲喜茶。我嗌咗排名第一嘅「多肉葡萄」(少少冰、少糖)「佢」冇辜負到佢呢個飲品嘅名,真係好多葡萄果肉,你好明顯會見到三層,分別係芝士奶蓋、未溶化嘅沙冰同埋溶咗嘅沙冰茶。第二次飲識飲啦,首先開咗個透明蓋仔,大大啖飲去上面嘅芝士賴蓋鹹中帶甜,真係好鬼正。之後一支飲管插落去,沙冰、葡萄果肉、果汁茶,飲落去好有滿足感。我嗌左少甜嘅緣故杯飲品唔會好甜,剛剛好嘅甜度亦都帶出提子嘅微絲酸味,絕對唔會係死甜水果茶。大贊今次佢比我第一次去,多咗好多人(可能係平日同假日嘅分別)我等咗7-8分鐘左右😏最後承惠$49(性價比方面就見仁見智啦,我唔介意俾貴價錢只要佢好飲)🤩下次去,會試吓第二隻口味,期待我再寫嘅食評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20-10-28
220 瀏覽
每次行過都好多人排隊 而且網上好多人介紹 應該好多人都試過啦芝芝芒芒咁佢嘅上面就有層好厚嘅奶蓋 奶蓋都好香好濃 有鹹芝士味 就可以中和下甜味而下面嘅沙冰 就真係有芒果肉味道唔差只不過太貴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20-06-07
1170 瀏覽
今日做嘢經過銅鑼灣時代廣場,大熱天時,見到時代廣場地庫有喜茶,就買杯嘢飲止吓口渴。我選了芝士綠硏,少冰少糖,頭嗰幾啖直接飲不用攪,芝士是很滑的,跟其他店的芝士奶蓋亦差不多呢,茶底幾清淡,夏日炎炎,飲杯凍飲還是解渴的!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20-05-06
1254 瀏覽
喜茶,之前每次去深圳吃喝玩樂的時候,我必定會到這裡「到此一遊」,可惜現在疫情的關係,暫時沒辦法去深圳玩,剛巧今天陪朋友來到時代廣場吃 Shake Shack,所以便順便點了一杯飲品來品嚐一下了No.1【芋泥黑糖波波】$39近期我迷上了黑糖和芋泥這兩款食物,所以當我看見喜茶竟然有芋泥黑糖波波的時候,我當然二話不說立即點一杯來嚐試一下黑糖,雖然是比較健康的糖類,但是如果份量過多的話,依然會給人一種甜膩的感覺可惜香港著名的黑糖手調飲品店,例如幸X堂,X虎堂,所有黑糖飲品都是一律不能選擇糖度的,導致最後出來的味道簡直是甜得嗆喉,讓人對黑糖飲料蒙上濃濃的陰影!而我在今天品嚐過喜茶之後才知道,原來黑糖飲料竟然是可以少甜的!甚至可以要求少少少甜!而且做出來的味道,一點也不差所以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喜茶可以做得到,而其他飲品店卻做不到少甜的黑糖飲品呢?由於我選擇了少少少甜的關係,所以黑糖的份量控制得剛剛好,味道一點也不甜膩之餘,每一口更嚐到一絲絲淡淡的黑糖氣息,甜甜的,香香的,清甜可口,甜香四溢,讓人唇齒生香,一試傾心至於芋泥的質感亦非常幼滑柔順,軟綿香糯,滿口都充滿著濃濃的芋頭香氣,口感豐富而細膩之餘,更相當有層次,最後再配上煙韌彈牙的珍珠,味道簡直完美得無懈可擊,讓人陶醉其中,吮指回味!No.2【芝芝芒芒】$45至於朋友則點了皇牌 No.1 的芝芝芒芒,芒果的味道十分濃郁醇厚,香甜美味,只是可能由於沙冰的關係,即使點了少冰,冰塊的份量依然有點多,導致朋友最後愈喝愈覺得有點冷價錢方面,芋泥黑糖波波$39,芝芝芒芒$45,其實都是和深圳的價錢差不多總結來說,一杯手調飲品索價接近 $40值不值得就真的見人見志,不過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黑糖竟然都可以自行選擇糖度,瞬間讓我對黑糖飲品更愛不釋手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週末吃飽總是特別想喝杯珍珠奶茶。在國內常常喝喜茶,反倒是在香港少喝。既然剛好在時代廣場,便下去喜茶買一杯喝喝。下了單大概要等5分鐘,還算挺快的!烤黑糖波波鮮奶,波波和奧利奧都要了,盛惠$31。覺得喜茶的熱飲料是做得挺出色的,無論是溫度、珍珠咬感都很好。另一杯要了芝芝綠妍,清淡的綠妍配上芝士奶蓋絕對是一享受,絕對值回票價。兩杯都要了少少糖,糖度適中!下次再來試一下其他的!看到好像還有個新款baileys的!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