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2
1
港鐵荃灣站 B1 出口, 步行約6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59339248
開飯介紹
店外有一座變形金剛大黃蜂的機械人模型,室內裝潢充滿動畫風格,主打卻是港式美食,包括鮮魚湯米線、豬油煲仔飯及特色炸珍珠奶茶。 繼續閱讀
付款方式
現金
食評 (90)
等級4 2018-07-04
60 瀏覽
是日收工,行過荃灣千色店附近,見到有間博派麵館話自己有個好正既黃金脆玉瓜咁堅,反正收工都要食飯梗係入去試一試佢😏唔試就由至可,一試就不得了😱,估唔到青瓜可以咁特別,青瓜既口感,咸蛋既咸味,脆脆既口感,可以完美融合係嘴裡邊化開🤤不得了另外仲點左個孜然雞翼,孜然雞翼只係普通貨色,但我想講孜然同雞翼係最好既組合,普通貨色既孜然雞翼已經係人間美味啦😍反正到晚飯時間就順便點左個人蔘雞火粉試試佢,麵條不過不失,麵質唔夠硬,但亦不會太軟,都算合格。叫得藥材湯麵重點就梗係唔係想醫飽個肚,梗係仲想醫下個人🤦🏿‍♂,一個合格既藥材湯最緊要梗係足料😏,依方面麵館就做得好好啦,湯底落左大量紅棗,杞子同菇去煮,誠意十足,一上就聞到好香既藥材味,重點係湯入面仲有兩大件人蔘,店主真係落重本。另外湯入面仲有大量手撕雞,就完全無骨嫁!藥材味道雖然濃厚,但又不失滋味,背後原因相信就係店主既一份心。一碗雞湯粉,幾舊雞翼同脆玉瓜,滋潤既唔止係一時既人靈滿足,仲滋潤我既身體🤣食完當堂覺得老虎麵打死幾隻🤣🤣🤣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8-05-05
70 瀏覽
10個咸給10個咸完全似轉左手,食既野類似但食物質素真係 😞黃酒雞米線:米線。。冧的雞。。得果幾條無黃酒味。。。冬菇。。完全無味。。最大問題,全場得2台客,等個米線,等左20分鐘價格: HKD68.00四餸焗飯:最好吃。。軟殼蟹然後。。普通茶記焗飯質素。個飯底。。係凍既。翻焗後,係暖既。。雞扒。。唔太新鮮芝士汁帶酸味等候時間: 15分鐘,再翻焗: 10分鐘價格:HKD68.00只可以說: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同朋友諗住喺荃灣食嘢,但都冇諗話要食邊一間,只係隨便行下。點知比一隻好大隻嘅transformer公仔吸引住, 原來呢間主要食米線, 啱曬我哋,因為我哋兩個都好鍾意食米線。朋友叫咗個黃酒雞柳湯米線, 我就叫咗個燒安格斯牛柳牛舌湯米, 都叫咗幾個小食, 因為朋友個米線嚟先,所以我偷飲咗佢啲湯, 佢啲湯好重藥膳味,重好足料,有淮山杞子黨參, 雞柳好嫩滑好好食。我諗我下次都會叫呢過。 我嗰碗米粉亦都係高質素,牛舌好嫩口, 一啲都唔韌 ,仲要牛舌牛肉各四塊非常多。小食一定要推介嘅就係脆炸珍珠奶茶, 我相信係香港首創, 我亦都係第一次食,但估唔到係咁好食,出面炸到好脆,入面好香奶茶味 ,加上珍珠煙煙韌韌 ,一定要試。另外黃金燒翠玉瓜都係第一次食, 佢上面好多蛋黃。雖然好邪惡但我都忍唔住食曬。孜然雞中翼上面有好多孜然粉,我最鍾意。鍾意食雞翼嘅人一定唔可以錯過。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8-04-04
76 瀏覽
呢間用變形金剛做主題嘅米線店好有特色,好難得見有食肆搵模型角色做招徠,而且認真程度值得一讚,唔單止門口有隻應該有兩米高嘅大黃蜂係度夠晒型格,仲識發光,而枱上嘅柯柏文裝住辣椒油,好有新意。店內主推炸珍珠奶茶,咁梗係要試吓。估唔到真係幾有驚喜,係一粒粒炸到金黃嘅炸物爾配埋煉奶,先蘸一下煉奶再入口,表皮果然炸得好香脆,個饀好煙韌而且好香奶茶味,仲有一粒粒嘅珍珠係入面,完美呈獻返珍珠奶茶嘅味道同口感,唔怪得係店內推介。燒安格斯牛肉牛舌湯麵標榜每天煲製,食落果然好香濃之餘無味精感,個湯可以放心飲,而牛舌好肥厚而且燒得好香,好值得食。酸辣小窩紅薯粉($48),有好多餸係面,滿到一睇就覺得物超所值,有豬腸、豬軟骨、雞翼尖等,而個湯底同樣係熬製而成,所以唔會有好重味精嘅感覺,難得地酸辣湯底都可以放心飲落肚。蒜香燒金菇,金菇同蒜蓉一向都係perfect match,而呢度嘅整法係加埋炸蒜同蔥,令到個香味再高一個層次、豐富。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8-03-09
101 瀏覽
突然間經過,見到間店有隻人咁高既變形金剛,打算午餐,睇真d原來係幾好味既江x小棧既老闆開左依間店,所以唸都唔唸直接入去試,估唔到一碗米線加湯底都咁好味!用料都十分新鮮!有魚湯既鮮味!米線連湯一齊入口好好味!雞雜魚湯米線,依家都唔係好多地邊有雞雜食,好難得依度會有得食,雜雞整得好爽口味濃!用料都係十分好新鮮!下次黎食真係要試埋其他野食先,太好味了!我地一人食一碗米線,已經好飽,都好想試埋其他小食,可惜太飽了,留返下次再黎!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