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10
2
港鐵荃灣站 B2 出口, 步行約4分鐘 繼續閱讀
付款方式
現金
座位數目
18
其他資料
加一服務費
食評 (23)
湯烏冬配煎餃子配加州卷配凍綠茶 $42荃灣友一定心照的六度空間😌😌小小套餐卻包含不少小食 且份量挺夠的😙湯底不咸不重味精 👍烏冬質感有驚喜 比坊間日式餐廳幼身 但仲好彈牙滑溜🙈🙈 ..炸餃子應該係半煎炸 加上新鮮炸起 外皮香脆 入面係有肉汁同菜甜嘅內涵 不太油膩👍平時覺得加州卷好普通 不過呢個有令我驚喜😍😍 飯不乾帶微醋酸 青瓜蝦柳 玉子都出到味😌 重點係面頭嘅沙律醬帶甜的 好清新😍😍呢間Cp值不錯 想試埋其他丼飯!😋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2 2017-10-03
314 瀏覽
今日行過呢間日本食店,見到都幾多人食,d位都ok full,而且價錢幾抵,加上朋友同我都鍾意食日本野,於是就入左去呢間野度。 先講服務方面,只能說係冇咩服務,但最離譜係叫左杯野飲,食完前菜,跟住個飯食到差吾多一半都未黎(ps 已經催左三四次既情況下,而且第三次時聽到a呀姐同b呀姐講話冇落單) 之後到環境方面,完全沒有日本餐廳既感覺,感覺去了大排檔一樣,呀姐趕住同你落單,一坐低吾夠幾秒就拎住張紙同筆係你旁邊比壓力你,本menu仲痴住左d食物⋯ 最後到食物方面,情況就更不堪,一開始食個前菜(蕃茄沙拉)覺得好好食,當時覺得又平又抵又好食。點知我叫既海膽+雜錦魚生飯黎左,我食左一啖海膽就出事!點解d海膽苦既?好難食呀!好似係叔左既味道,難食到我即刻吐番出黎。從未食過咁難食既海膽,再者就係d飯點解d飯痴住一舊舊,硬挖挖既!好明顯連d飯都吾新鮮,呢間野真係得杯低糖綠茶係正常味道。最後,埋單要100一個人,日本野呢個價錢絕對可以接受,但質素咁差既食物就完全吾值!絕對冇下次!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17-09-17
236 瀏覽
諗住尼間野平時都唔少人幫襯應該有返咁上下質素,點知一食就中伏了39蚊有味噌湯有角切鰻魚飯有玄米茶的確係幾抵不過抵嘅代價就係。。。鰻魚得好少肉皮都佔左大半除左皮基本上冇幾多肉剩飯好難食玉子又太甜青瓜蟹柳還可以可惜啲醬一pat pat唔均勻味噌湯太淡冇咩味應該係加得太多水玄米茶尚可接受我知一分錢 一分貨但冇諗過會差到尼個地步算啦下次唔貪平唔幫襯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1 2017-07-02
361 瀏覽
呢幾日成日落雨,近近地唔想行咁遠,就諗住食下呢間開左好耐既野。住係荃灣咁耐,記得佢一開張既時候d野食都尚算可以,價錢亦不算太貴,就諗住試多一次。入到去見到個餐牌,我同呀媽2個人就就嗌左個雜錦刺身飯同魚切鰻魚飯。點知一上到黎,簡直係到睇我o左咀。首先,個雜錦刺身飯居然得三文魚、雞蛋同青瓜,雞蛋同青瓜既份量佔左個碗既一大半,個賣相完全令我失去食慾。食左第一啖我就已經唔想食,個味道比爭鮮既三文魚飯更差。至於個鰻魚飯更差!簡單可以用災難黎形容!我咁大個仔都未食過咁難食既鰻魚飯!d鰻魚份量唔太多我都唔介意,而佢為左掩飾呢樣野而切到d鰻魚爛曬!個名就叫角切,但係我就真係一個角都睇唔到!而個鰻魚飯又係有成堆既雞蛋同青瓜,都唔知係雞蛋青瓜飯定鰻魚飯。而且d鰻魚肉仲係梅既!仲難食過隔夜用微波爐叮番熱既魚!2樣野入面最好食既就係白飯!感覺比左90幾蚊就係食左2碗用醋撈過既飯,減肥既朋友可以一試呢間野,食番一頭半個月絕對減磅!唔會再幫襯!個侍應服務態度亦都未如理想,個口氣好似想我快d食完走咁。我問佢凍檸茶有冇得走甜,佢同我講:下,凍檸茶冇得走甜嫁wor! 點知佢轉個頭問廚房又話可以。食完飯,同埋單果個疑似老闆既人反映,同佢講d鰻魚肉梅,佢就冇反應,望都唔望我,睇黎佢都清楚自己d野食有少少問題。我寧願係屋企食個公仔面都冇咁嬲,過左一個令人不快既中午!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4 2017-06-16
876 瀏覽
估唔到荃灣一個唔起眼嘅商場......裏面竟然有一間細細地嘅小料理店....如果你經過.....會比佢哋五顏六色嘅餐牌所吸引.....停低落嚟睇吓.....又好似真係去咗日本食刺身.....尋晚比佢哋吸引左.....就入去試吓佢哋嘅手勢啦淨係見到餐牌都花多眼亂......五顏六色又的確幾吸引呢個番茄前菜好食到不得了.....冰凍嘅蕃茄....軟林林嘅口感.....加埋少少紫菜嘅胡麻汁.....食落口種感覺好似即溶咁.....俾我食兩碟都唔夠....堅講.....必試之選都食刺身飯都尚算OK啲蝦都算大大隻.....總括來講都幾新鮮.....每人$100唔使都OK仲要最咪送多兩張$20現金券....等你下次去有得即食即減.....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