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1
15
港鐵金鐘站 F 出口, 步行約6分鐘 繼續閱讀
電話號碼
28663381
營業時間
今日營業
11:30 - 22:30
星期一至日
11:30 - 22:30
付款方式
現金
以上資料只供參考, 請與餐廳確認詳情
食評 (44)
/「一碗麵」🍲襌氣格局 超平凡小店但嚇人價錢⁉️💸💸.呢間餐廳店面平凡 平日午餐入面食客都係有少少年紀嘅上班族💼 食上海麵 好容易會俾佢呃左 覺得最盡咪70 80一碗 點知佢仲貴過日本拉麵🍜貴過附近pizza project午餐🍕都係150蚊但人地有前菜有一個pizza有甜品有環境😅番查紀錄 佢十幾年前已經賣嚟個價錢 亦有唔少舊年代名人介紹過🙇🏻‍♀️今次就睇下佢咩料⁉️⁉️入面嘅餐牌好簡單 封面A4黃色紙 大大隻字寫住一碗麵 入面嘅麵全部100-150蚊 今次試左佢兩樣出名啲嘅麵 同埋兩款小食 發現絕對係試意之作🤓🤓同埋啲麵係好大碗 兩個人一碗加小食都會飽 但係我就自己食到一碗…🥹.🍖 弄堂牛肉麵 💰HKD150牛腩有好多舊 好軟好林好厚 脂肪同瘦嘅部位嘅分配係啱啱好 店家形容為「軟靭香糯肉包筋,筋包肉」🥩🍗🍖個湯底似紅燒牛肉麵 真材實料 感覺到用左好多時間煲 🕰 香濃自然無味精 可以成碗飲哂🥣個麵都好掛湯 如果兩個人share食 人均就大約75蚊 咁樣食就性價比夠高😎🦐蔥香三蝦麵 💰HKD150蝦嘅份量唔少 又彈牙 但係就細細隻 係平時蝦仁炒蛋嘅蝦🍤佢貴在係用地中海紅蝦煲嘅湯底 又係無味精 好鮮 可以飲哂嘅湯頭🥣😋🧆四鮮烤麩 💰HKD45姐係面筋 但我唔知咩係面筋!🤣🤣係經典上海素食 客觀嚟講佢夠味有咬口 但我自己就麻麻地 但相信老一輩嘅人會好鍾意!🧄蒜泥白肉 💰HKD35呢個係非一般嘅蒜泥白肉😱😱啲肉係好厚嘅豬肉片 好有口感但唔會韌 唔係譚仔個種薄五花腩片 亦都無紅油 反之係酸菜炒左嘅蒜 肉有好多片 唔夠汁嘅話店員會加比你!🤩.Location 📍1️⃣ 一碗麵 (灣仔)灣仔星街2號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記得十幾年前就已經好想去呢間餐廳食碗麵,但當我知道當時一碗麵都已經要買多過$100嘅時候真係有啲敬而遠之,隨着時間嘅流逝,而家拉麵一碗都要78到98,所以令到我接受咗呢個價位,硬着頭皮去試吓。黃魚麵10分足料,淡淡黃魚,湯底算有鮮味,每啖面都掛湯,肘子麵真係成隻肘子係你面前,好澎湃 ,其他小食就冇乜特別可以不叫。但係如果你喺上海食咗一碗廿零蚊左右足料又好味嘅黃魚麵、你就同這碗麵有比較啦。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21-06-07
1676 瀏覽
之前行過星街就非常好奇點解有間鋪頭可以賣一碗中式麵叫價$150 一碗。經過一番思想爭紮, 覺得無論咩麵都好, 日式拉麵又好,意大利麵又好, 做得好食有信心就會叫哩個價。 終於的起心肝,同老婆兩個人去試。研究咗一陣菜單我同老婆分別叫咗兩碗面,我叫咗蔥香三蝦下面老婆就叫咗火腿肘子面同埋前菜素鴨。數啱係前菜有腐竹豆類製品製成食落有層次,咬口。蔥香三蝦面真係好好食。湯底真係由鮮蝦熬製而成。 湯底鮮甜充滿蝦味,一啲味精都冇。一飲上癮。店主話係有地中海紅蝦熬製而成。 如果煮過紅蝦湯底嘅人一飲就知。老婆叫嘅就肘子麵就非常誇張,真係成隻豬手放落碗面入面。豬皮充滿膠質但入面嘅肉做到一疏疏咁食落有金華火腿嘅質感, 肉味甘香而咸淡有度,食到停唔到。如果食日式拉麵食到悶, 不妨換下口味。 一試有驚喜。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一碗麵·之前食過覺得佢真係幾好食 所以我地又再去啦😎😎·火腿肘子麵$150佢個麵質繼續都係好好食 好彈牙 不過佢個肘子係真係醃到好似鹹豬手咁 雖然好大隻好吸睛 但係佢肉質變到比較柴 而且咁樣醃完佢D肥膏位好油膩 所以我自己麻麻地🤭·越南春卷$45 l 糖醋排骨$35佢個越南春卷又係超級出色 佢炸到好脆 入面好多料口感好好 配生菜超好味🤤🤤其他小食就中規中矩啦 佢個糖醋排骨個汁超正宗 我地好中意 但係佢應該滷得太耐 所以肉質實曬有少少可惜😭·📍灣仔星街2號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等級3 2021-02-04
1000 瀏覽
一直久仰大名,今日見到不用等位就試試。店內環境不錯,有大窗,外面又沒有太多人與車。 餐牌第一款就是牛肉麵, 就呢個啦~究竟一碗仲貴過日本拉麵既中式麵係咩料?首先碗麵係平日的3-4倍size。 各式各樣的牛部位都有, 仲超大舊。 好霖,肥廋岩岩好, 其實食牛都飽。面好明顯係手工製,好煙韌有掛到湯。湯底係面的靈魂, 牛肉味超濃,一點味精都無!質素同份量都係頂級。只是覺得,份量真係太大了根本食唔晒。 如果價錢一半, 份量一半, 就會更親民。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