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正在…」 小酒廠大抱負 香港青年望以啤酒紀錄當下
2018-11-26

2014年,香港正值多事之秋,社會上喊著「毋忘初衷」,「嗰陣我哋摸住酒杯底,想做啲嘢令香港人開心。咁我哋識得釀酒,覺得釀酒開心,就想同人一齊釀酒。」城釀就從那時起,開始醞釀。

 香港城釀創辦人

Koey以前是空姐,整日都飛來飛去,只是人家飛去看風景去打卡,她就去參觀各國的酒廠。比利時的一間酒廠,她足足到訪過四次。與各地釀酒師交流、學酒,漸漸就學懂一套看家本領。至於Eric則本來從事設計工作,工餘時喜歡拿著菲林相機四圍跑,把看到的人、事、物統統也攝進鏡頭內,不為甚麼,只求留個紀錄。

時代中的兩粒齒輪,適時遇上洪流巨變,就借勢重新組件、整裝。他們開班教釀酒、開啤酒零售店,再設立酒廠,生產屬於自己的一批酒,一步一步走過來。「我哋為呢個城巿釀啲酒,咁就叫城釀。同埋都係食字嘅,『承讓』。」他們更希望這城的人可以一同參與其中。故曾有過客席釀酒師系列(苦瓜味「空手魂」、花旗蔘味「高慶坊」) ,讓自釀者的啤酒也能推出巿場。

我城正在…

港女、港男、窩居……城釀推出的手工啤酒,一直都以「貼地」為題。最近,他們更推出一個名為「我城正在」的計劃系列,欲以相片和啤酒說香港故事。大事的緣起從來都是生於小事。去年某日,Eric如常乘搭巴士,忽爾想起幾年前一齣電視劇的經典對白:「『This city is dying』,我諗大家香港人一定聽過。咁但係係咪真係dying呢?我喺搭緊車度發現原來有好多嘢係進行緊,係進行式,呢個城巿發生緊嘅嘢,唔淨止係政治,仲有民生。」「我城正在」應運而生。

那這個城巿,這個我們身處的城巿,又正在怎樣呢?

Koey 認為我城正在「指示」。街道上會有指示牌、公司裡會有上司下指示……「所有嘢都要方向,要有人畀方向。」於是就出現了這支瓶身印著路標的印度芒果Pale ale,它有芒果的香甜,中和了啤酒花的苦度。

Eric則表示我城正在「沉睡」。酒瓶上的那隻貓,是Eric的主子。「純粹係有一日我起身,見到隻貓仲瞓緊覺,就覺得佢瞓得好舒服,但我哋長期唔夠瞓,成日會諗瞓醒要做啲乜,有冇一刻真係瞓得腍?我都希望香港人有一日可以瞓到咁舒服。」這款是哈蜜瓜IPA,用上帶有清新花香及果香的酒花,並加入哈蜜瓜釀製,後勁帶甜。

香港人的我城正在…

 我城正在逆流

兩人均認為「紀錄香港係一件幾重要嘅事。」哪怕將來「香港」變成怎樣,甚或不再存在,都會可以透過記錄知道香港、或香港人的故事。自認喜歡把無聊事認真做的Eric,此刻收起日常的嬉皮笑臉,認真地說:「記低呢個香港所有進行緊嘅事情,我哋好似做記錄者咁樣,而個媒介就係啤酒。」問及指示、沉睡、逆流,有否其他隱藏密碼,他倆表示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感覺,歡迎大家隨便「對號入座」,「你睇呢個字諗到啲乜,就係你點睇呢個城巿。」

系列還沒有完,紀錄的也不只是他們二人眼中的香港。他們希望每個香港人都可以參與,或提供相片、或提供酒名,總之「你見到啲乜,就紀錄落嚟,擺喺酒度,話畀全世界聽」,共同紀錄當下的香港。

「做一支啤酒其實都好簡單,唔會話太複雜,但你背後可以表達到嘅嘢,係會比佢嗰支啤酒本身嘅價值更加多。」啤酒,除了讓人尋開心、解愁腸,原來還可以講夢想、記大事、錄時代。




部分提供城釀的餐廳:The Oak Crafted何蘭正Kowloon TaproomWOFTHoppy JunctionAmico


文:Kar
相、片:Tom Li



關鍵字
餐廳專訪
開飯餐廳專訪
一酒一會
手工啤酒
荃灣
太子
一酒一會
走訪全港酒廠及taproom,聽聽釀酒師及同好者的酒「後」真言。
本月熱門
$68鰻魚飯 日本人氣連鎖鰻魚專門店登陸尖沙咀 香港Menu率先試
1天前
【特約分享】尖咀商場搵食地圖 多國美食任你揀
2018-11-30
【又到聖誕】任食各款海鮮、環球美食!聖誕自助晚餐精選
2018-11-26
美國人氣連鎖漢堡店登陸灣仔 15款漢堡配料免費任加
2018-11-16
佔地三層!九龍城新開日式料理 一次食勻壽司+鐵板燒+ 爐端燒(有片)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