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0
港铁旺角站 D2 出口, 步行约5分钟 继续阅读
电话号码
95293779
开饭介绍
餐厅主打日式烧烤,选用新鲜的材材,提供不同的蔬菜、肉类海鲜,如烧羊架、烧日本蚝、烧鱿鱼筒、烧粟米等。 继续阅读
附加资料
外卖自取
营业时间
今日营业
11:00 - 17:00
18:30 - 23:45
星期一至六
11:00 - 17:00
18:30 - 23:45
星期日
全日休息
公众假期
11:00 - 17:00
18:30 - 23:45
公众假期前夕
11:00 - 17:00
18:30 - 23:45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AlipayHK 支付宝 现金 八达通 美国运通 Apple Pay Google Pay 微信支付
座位数目
22
其他资料
网上订座
Wi-Fi
深夜营业
酒精饮料
自带酒水
泊车
电话订座
赏订座积分
外卖服务
电视播放
当面支付
有关奖赏计划
食记 (7)
等级2 2020-11-14
57 浏览
约咗好耐冇见嘅朋友食饭,当然要搵一间可以慢慢坐,慢慢倾嘅店舖啦。呢间串烧店无限时, 一於试下佢啦舖头开6点半,我哋早咗10分钟到,但餐厅职员好好,唔想我哋喺门口等,开门俾我哋早少少入去坐,佢再慢慢预备,真系好体贴呀。甲罗烧一上枱就好香喷喷,蟹膏好多, 铺满成只蟹盖, 但就有点咸烧韮菜本身锺意韭菜嘅香味,但佢个汁就太咸,完全无晒韭菜嘅香味。而且韭菜又老左啲,难咬断,仲要上枱时唔热。烧和牛粒上枱时系暖嘅,而且牛味一般。 玉子烧玉子烧好好味,佢嘅蛋味好香,个汁唔系太咸,同蛋好夹,呢个encore左2份。 烧茄子呢个茄子可以拣多汁少汁,多蒜少蒜,我哋拣咗适合自己嘅少蒜多汁,好香,茄子入口即溶,蒜香味重 蜂巢豆腐呢个豆腐简直系有惊喜,开头以为只系普通嘅烧豆腐粒,但上枱时发现佢外脆内软, 好有臭豆腐嘅感觉烧牛舌芯牛舌芯叫咗两份,一份香,一份嫩。 香嗰份又唔特别香脆可口,而且咸咗啲。但嫩嗰份好食d,冇咁乾冇咁硬。总括而言,食物质素中上, 价钱就有啲贵,服务态度赞。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2 2020-07-08
746 浏览
点解今日要写呢个食谱,系因为我今日又将呢间餐厅介绍俾朋友先发现原来一直都冇介绍过佢.... 真系对唔住老板 😅旧年朋友带我去呢间餐厅度食,就系食佢嘅人情味(咁当然味道都系一个最主要嘅原因)久而久之平时嘅朋友聚会都系指定呢间餐厅;因为老板每日会去街市买新鲜食材、每一次都有新惊喜;後尾同老板倾开计先知道老板开呢间餐厅嘅原因系因为自己太锺意煮嘢食.... 老板对饮食太有要求亦都有一份自己嘅执着同坚持!真系好佩服两公婆拼搏精神。同时食品质素真系好有保证,生猛海鲜任拣,如果想食特别嘅海鲜可以预早同老板讲等老板去入货平时嘅指定菜式一定系牛舌心(呢个最少要食三份)烧粟米、蒜蓉茄子!另外仲有一啲比较特别嘅烧牛筋(老板预先用卤水腌咗,超好食)仲有必食推介椰汁花蟹锅、泰式粉丝虾煲......佢要推介嘅食品数之不尽!希望大家都支持下良心小店!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4 2019-12-06
4441 浏览
烧羊架:有羊味亦唔羶,上枱前再加孜然粉在面,加添多点味道,更加滋味呀!烧日本蚝:本餐最出色菜式,价钱不贵,蚝胀卜卜,连壳里的汤汁也非常鲜甜!极品啦!鱼鲛:肉厚,若加多少少盐均匀地烧定必加分。一条大粟米:切件上枱,食得方便又可慢慢品嚐。烧鱿鱼筒:非常大只,味道不太特别,不够香口。蒜香鲍鱼同角煮鲍鱼,没有盖过鲍鱼嘅鲜味。烧大虾不得不试,虾头有羔,虾身厚肉,新鲜!味淋鱼乾:与其地餐厅的没太大分别,我是必点的。最後上的甲罗烧,是最败笔!太咸,蟹肉和蟹羔的味掩盖哂,卖相也差。一般上枱时放一些蟹籽,增加卖相。但放鱼籽一齐烧,样子不吸引!最最值得一提的是:老细主动请我哋品嚐的「鲜」雪耳莲子百合!图上的原木雪耳的真身!植物的骨胶原满满一碗!服务满分!创意十足!经优惠apps可享半价,值得推介!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1 2019-10-30
2199 浏览
烧鱼干和荔枝牛烧好特别,有心思;烧羊架肉嫩多汁;烧茄子和翠玉瓜也鲜甜美味,价钱中价,抵食,加上店员的热情招待,10分体贴,细心介绍食物,我和家人吃了美满的一餐。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
等级1 2019-09-13
1734 浏览
价钱相宜的美味拼盘 烧功不错, 而且唔同款式嘅拼盘可以一次过试晒唔同肉类或者菜类嘅口味。 卖相亦相当不俗, 除咗肉类蔬菜嘅种类亦繁多, 而且其中先层豆腐嘅口感相当丰富, 弹牙兼且有轻似鱼肉豆腐的感觉,但薄身 而一点易不腻, 值得一试。 继续阅读
(以上食记乃用户个人意见 , 并不代表OpenRice之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