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74
54
港鐵旺角站 E2 出口, 步行約4分鐘
所有分店 (3)
電話號碼
2396 0672
開飯介紹
客家菜為主,粵菜為副,旺角總店己有超過30年歷史。招牌菜是鹽焗雞。 繼續閱讀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11:00-23:45
付款方式
Visa Master 現金 銀聯
其他資料
加一服務費
招牌菜
冬瓜盅 西檸煎軟鴨 花膠炆海參 雜茶煲 霸王雞 鹽焗雞
食評 (314)
客家鹽焗雞套餐 焦點食評
新晉食家 2016-07-04
3525 瀏覽
泉章居~是香港著名的客家菜食肆,有70多年歷史,以鹽焗雞、梅菜扣肉 、炸大腸等客家菜色聞名、至今每晚客人仍然如車水馬龍,可算是一間屹立不倒的老牌食店~今日與友人本來想去“老點”飲夜茶,點知要等十幾張枱,眼見港女就快發作之際、我當機立斷即刻建議不如去泉章居食雞啦,雖然都係要等位,但起碼等嘅時候有櫈坐有冷氣嘆嘛! 淨係用呢兩個selling point就成功ko咗佢啦(())可能兩人枱比較少人等 ,等咗十分鐘左右便有位了)甫坐底即刻睇吓餐牌先,order咗個$298(三餸一湯)二人餐,鹽焗雞例牌做胆,每人仲可各自揀一個餸添眉豆花生雞腳湯有去濕消暑之效,夏天飲就最啱了、真材實料的老火湯,湯頭好甜,啲雞腳炆得好淋好入味招牌鹽焗雞~ 雞味重、皮香肉滑,唔使蘸沙薑粉都夠哂入味,夾一件雞已經食咗半碗,不愧為招牌菜芥菜膽顏色碧綠嫩滑無比,可惜雲腿切得太厚了,乾爭爭一片又鹹又嚡,如果切絲肯定會更好味呢以前去街市買餸,間中都會煮一味“豉汁蒸白鱔”的,可惜現在鱔的價格已升數倍,買半條鱔的價錢與買一條同樣重的海斑都係差不多價錢,通貨膨脹真係太利害了,亦因為咁所以都好少喺屋企蒸鱔食了!這裡食到的豉汁蒸白鱔都算是水準之上,爽口又彈牙,火候控制得好整體來說,雖然我與泉章居已闊別多年,但仍然能保持一貫水準,剛剛翻閱openrice谷友提供的餐牌相片,發現了一有趣事……原來我今天叫的這個二人套餐從2013至今都是一樣模式的,只是每年加$20,這個通脹加幅相信大家都會很接受吧!現將這3年的菜單輯錄如下俾大家參考: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卓越食家 2016-09-19
253 瀏覽
是日跟好友吃晚飯聚舊, 來到泉章居. 此店歷史悠久, 但兩位飲食愛好者也未曾到訪, 哈哈, 真落伍. 平日晚上八時半, 友人先來取位子, 在此謝過友人. 店內地方頗大, 分上下兩層. 場內頗光猛, 枱與枱之間不算排得很密, 感覺不太嘈吵, 坐得頗舒適, 也適合chit-chat. 點選了一客二人套餐, 包括例湯+金牌鹽焗雞(例)+中式牛柳+西檸芝麻蝦球(HK$298), 紅燒釀豆腐(HK$88)+白飯(HK$12)+茶芥(HK$10).不消一會侍應先送上例湯, 是花生眉豆雞腳湯. 例湯分量極多, 足以六人飲用. 試一口, 味道不錯, 不太油又不覺有味精, 感覺挺健康. 金牌鹽焗雞(例), 雖然是例牌, 但差不多有半隻雞, 真的很慷慨. 試一口, 鮮味則稱不上, 肉質也不算很嫩滑, 但鹹味適中, 算是不過不失. 中式牛柳, 分量也是不少. 試一口, 牛柳很淋軟, 調味的醬汁酸酸甜甜, 既開胃也討好, 很有水準. 西檸芝麻蝦球, 這個也很有水準. 這種酥炸的方法感覺不算很熱氣, 西檸汁酸酸甜甜不只中和了炸物的油膩感和乾涸感, 也帶出了蝦球的香味, 一口接一口, 很美味啊! 紅燒釀豆腐, 分量也是很澎湃. 可惜豆腐的質感不夠嫩滑, 口感帶點渣, 醬汁也未能完全滲透豆腐, 味道既清淡也單調. 整體來說食物質素不錯, 難怪可在旺角區屹立多年. 好友請客, 筆者在此謝過, 另敬祝生意興隆, 業務蒸蒸日上! ,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卓越食家 2016-08-29
695 瀏覽
6點半去食飯樓下已經有人等位,好彩2人枱好快限時8點3交枱2個人食唔到太多,睇完餐牌決定叫2人餐,因為想食嘅係套餐都可以點,套餐選擇之多令我諗左好耐而且又唔肚餓例湯-叫套餐送例湯,湯渣好多味道清甜可能落左冰糖,粉葛煲到林晒,肥豬肉雖然睇落好肥但個湯撇油做得好飲落口好舒服冇油膩感霸王雞-賣相吸引雞件切得大大件,肉好厚身皮薄但唔肥好黃油,可惜始終係冰鮮雞肉質都係梅同散,味道就好香好送飯但輸左材料豉汁蒸大鱔-賣相就引到流口水好耐冇食鱔啦,自己煮又麻煩又分量多出街有得叫一流,豆豉唔夠香吊唔起鱔嘅甜味,但鱔新鮮肉質彈牙又爽口皮夠薄冇腥味啖啖肉西檸芝麻蝦球-上菜時要估芝麻係邊,蝦球太厚粉炸得唔夠脆冇淋汁上面都林左,蝦肉啤水夠晒雖然好爽口但冇晒蝦味又唔甜,唔知自己食緊咩,西檸汁調教得好,甜酸度都恰到好處總結-分店開太多水準耐控制,但套餐選擇彈性多人食好方便又經濟,味道中規中矩唔會好差唔想食但又冇驚喜菜令你諗起此店 繼續閱讀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