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3
0
Telephone
2721 8832
Opening Hours
Mon.-Sun. 11:30-22:30
Payment Method
Visa Master Cash
Number of Seats
44
Other Info
Alcoholic Drinks
Parking
Phone Reservation
Review (6)
Veteran Gourmet 2012-09-15
126 views
兩位雙生的Auntie生日臨近,又是選購禮物的時候了,今天很榮幸約到了可愛媽媽朋友和我去選購禮物及晚膳(可愛媽媽朋友是大忙人,約十次有十一次都約不到的)看了些香水,唇膏,似乎也沒什麼心水,還是先將買禮物的事放下,吃過晚膳再說。可愛媽媽朋友當然將選食肆的責任交托給我,我就決定去活方的Royal Oak。時近七點,我們到了Royal Oak,今次我是罕有的沒訂位,不過這個商場倒夠冷清,連帶食肆也較安靜,Happy Friday在尖沙咀吃飯,實在是一位難求的;侍應安排我們坐到店外劃出位置的一張四人枱,旁邊就是1高迥的籬笆,與商場的行人路區隔開來,難得開揚中仍能保留私隱。可愛媽媽一直嚷著肚子餓,就由它負責點菜好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點魷魚筒墨魚汁意大利飯。結果最肚餓的可愛媽媽朋友,一直翻餐牌,卻一直三心兩意,我就提議先點沙律 / 頭盤,結果仍舊討論許久,最後終於決定要一客菠菜沙律及意式煙三文魚碟,無奈侍應說,菠菜是美國貨,可惜未有來貨,最後我們轉點了意式蕃茄水牛芝士。意式蕃茄水牛芝士意式水蕃茄水牛芝士以一長碟盛著,一片羅勒葉,一片水牛芝士及一片蕃茄整齊有序的排列著,賣相好不整齊,刹是好看。羅勒葉嫩綠,水牛芝士白晢,蕃茄鮮紅,吃起來,蕃茄新鮮爽甜,夾著淡淡的水牛芝士乳香,中間還隱隱透著羅勒的幽香味,整體感覺非常清新開胃,加上廚子在上面灑了點橄欖油,更平添一份油潤感令人忍不住有一件一件吃下去的衝動,。坦白說,我一向對於西方香草不太感冒,因此也就少吃這款沙律,不過今次這種清新感覺令我一開眼界,而且多少愛上了羅勒這種含蓄的幽香味。意式煙三文魚碟以往其實不太喜歡吃煙三文魚的,不過近年卻學會開始欣賞,不過總是在自助餐裡淺嚐而已,很少和朋友吃飯點菜時會點上的。不過可愛媽媽朋友卻很愛煙三文魚,又說價錢相宜,很值得一試云云。三文魚碟同樣鋪在一白色長碟上,上面放上幾圈洋蔥圈作點綴,賣相得體。煙三文表面紋理分明,顯出光澤,貨色不賴。吃起來,肉質嫩滑,煙熏味道輕重得宜,不會嗆喉,加上鹹度亦剛好,吃起來味道相當不錯。魷魚筒墨魚汁意大利飯其實我來Royal Oak就是為著品嚐這款墨魚汁意大利飯而來的。當是看到介紹,墨魚汁飯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將墨汁飯釀入原只魷魚內則相當罕有,因此實在引起我莫大的興趣。點菜時,侍應還會細心詢問客人意大利飯的軟硬程度,我們要求跟著正宗做法就可以了。墨汁意大利飯上桌時,原只魷魚已然切成數件,可以隱約看到內裡釀入了黑黑的意大利飯,賣相絕對生動美觀。夾起一件,白晢的魷魚圈緊緊包著意大利飯,完全沒有鬆散脫落的情況,可見釀入米飯時份量適中,再看意大利米,外面固然因墨汁而變黑,唯飽滿的意大利米內裡仍舊呈白色狀,證明烹調意大利米的火候,生熟程度控制得宜,能做到相當正宗的Risotto。吃起來,魷魚圈經烤烘,魷魚香味十足,吃到Risotto因著墨汁的關係及本身質感,吃起來帶黏,內裡卻帶硬,而且很富墨汁的鹹香味道,而魷魚及Risotto本身兩者都很有嚼勁,可以說是越嚼越有味道的。試試幻想吃著一條飽滿的墨魚,內裡有黑汁的鹹香味,感覺就像吃著一條完整的墨魚,就像我們中國古代像形文字,整碟意大利飯是多麼的形神俱似,而且墨魚底下,廚子還鋪上點薯蓉,一方面使客人容易食用,又更易固定切了件的墨魚,實在不得不佩服廚子的認真及細心,這是一道令人拍案叫絕,是小弟的強烈推荐。法式焗田螺這也是可愛媽媽朋友特意要點的,一向對深奧高尚的法國菜沒什麼研究,法式焗田螺就更是鮮有品嚐的;其實法國田螺就是以往我們常說的法國蝸牛。田螺以一款專用帶有半圓凹位的盤子盛載,六粒田螺,看清了,田螺是去了殼,釀在白菌中,下面在鋪上一層薯蓉,賣相不俗。吃起來,白菌相當清甜,飽滿多汁,田螺不算大只,吃起來帶有嚼勁,不過味道似乎不太彰顯。薯蓉做的很幼細,但見可愛媽媽很有耐心把每一個凹位的薯蓉一一吃清,原來可愛媽媽朋友是很喜歡吃薯蓉的,我甚至懷疑她點這道菜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在「螺」。朱古力心太軟其實吃過上述食品後,可愛媽媽朋友說已經很飽了,不過甜品的胃仍舊空著,為的就是朱古力心太軟,這也是她最喜愛的甜品,差不多有心太軟都會點的。深褐色的朱古力蛋糕,旁邊附有一球呍呢拿雪糕,是典型的朱古力心太軟造型,賣相是略欠驚喜了,質素又如何呢?由可愛媽媽朋友為心太軟揭幕,先用叉子叉出一個缺口,朱古力沒有如泉湧般傾瀉而下,可愛媽媽朋友率先吐口而出:朱古力沒流出來的?!其實不然,朱古力漿看似相當濃稠,只是流動的比較緩慢而已。我雖然也很愛吃朱古力,但不能多吃,因此我只淺嚐,蛋糕的朱古力味相當濃郁,而且甜度適中,更突顯出可可的濃郁。呍呢拿雪糕我吃的較多,味道其實不俗,應該是用Häagen-Dazs,不過對呍呢拿雪糕比較嘴尖,如果能用上Mövenpick就更完美了。餐廳位處活方,旺中帶靜,品酒的可以淺斟細酌,用餐的可以細意品嚐,好不自在。餐廳上菜井然有序,絕不會衝鋒陷陣式把所有食品上桌,客人可以談天說地,慢慢用餐,在現今最低消費當道,限時用餐橫行的香港,實屬相當難得。侍應服務細心有禮,上菜時間慢了也主動解釋致歉,更遑論香港流行的催單趕客,服務亦令人稱心滿意。食物水準令人印像深刻,價錢相宜,一言而敝之就是令本小姐歡喜啦!以上節錄自可愛媽媽朋友的飯後感言。我有什麼補充?可愛媽媽朋友對Royal Oak大讚特讚,當然了,是我推介的嘛!當然有水準囉!哈哈!Berlin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
Rising Gourmet 2012-06-11
81 views
睇開一本品酒月刊, 得知此餐廳有一香檳美食配既佳餚, 所以趕於完結前約朋友一試.原本既香檳佳餚配有3款菜式,因已是最後一天, 釀原隻蟹雜菌燴意大利飯已售罄了, 侍應提議我們4人點2款+其他菜式,香檳照結我們各人一杯, 大家都好樂意, 可多點其他菜式品嚐, 以下是所點美食:香檳醉人晚餐 : A)史特拉斯堡傳統凍鵝肝+ 1 杯香檳 B)法式香檳海鱸+1 杯香檳其他單點菜式: 薯蓉焗田螺, 蟹肉柚木子沙津, *法式燒春雞意大利隻 ,*香草焗羊架(額外加一只)* chef recommendation凍鵝肝唔錯, 好多片少片,每片伴一小片薄荷葉,冇香煎既油膩感但不失幼滑,good!蟹肉柚子沙律好fresh,蟹肉新鮮,柚子開胃,very good!田螺just so so,冇驚喜,合格啦.焗飯此時上臺,大家都冇為意落錯單,只見到飯上面有一堆草蓋住,未有即時食.之後緊接到上羊架了, 好香,肉嫩而唔會羶, 6成熟剛剛好,食得好滋味之後再食意大利飯,飯好硬,友人甚至覺得未熟透,最失望算此菜了.食至將近清光時,一友人突然問:[點解冇雞既?]大家才記起本來點的是廚師推介那款,難怪只有一大隻菇在飯底.因為我們已食到尾聲,只有同侍應講一聲, 並無要求退或換過,此女侍應笑言大家溝通有誤會, 提議送甜品給大家作補償. 最後法式香檳鱸魚都上臺了, 肉唔夠滑,有些少overcook 汁還可以.我們飲飽食醉後想叫甜品,侍者替我們落單[2個tiramisu,1個心太軟,1個custard pudding係咪?]大家聽清楚無誤便安心等食. tiramisu中上, 酒味同芝士都well balance,朋友既甜品我冇試,大致上都滿意,到埋單時,侍應送上單據,我睇一睇有冇錯, 嚇然發現甜品只free2個tiramisu???大感不滿,叫回為我們落單的人問過究竟,那人竟然說:[大家既溝通真係有好大誤會喎.....其實開始時都已free多2杯香檳俾你地啦....所以......]我好生氣!1)香檳已經唔係好飲(偏酸),我們自攜的香檳更佳2)意大利飯落錯單,又難食, 4個人8隻耳清楚聽到朋友說:,到頭來上臺的是牛肝菌意大利飯(非廚師推介)3)甜品竟然只送部份,要計錢的未有即時聲明, 大家一致認為此侍應"非常有問題"帶着開心的心情食飯,最後無奈地離開, 五一假期前夕實在掃盡大家既雅興.如此態度+接連犯錯=趕客,再好的食物又如何? 令客人失去信心到頭來還是餐廳之損失!我手下留情只為俾面大廚,他有出來跟大家傾談過, 食物亦算用心.冇相都係因為太生氣而全部deleted !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
(Non-member) 2012-05-21
61 views
在i-square睇完戲,去左活方,個場死下死下,想去自家烏冬,但前面一男一女聽到就一枝箭咁搶係我地前面。已經唔想同佢地一齊。離遠已見自家烏冬同蘭芳園排滿人!於是被角位這Rayol Oak 吸引,再見 Lunch 餐牌2個,一平一貴小小都寫住85折。門口哥哥仔+分有禮貌。就入左去。1/ 食物 : 交是功課2/ 份量 : 绝無揾笨3/ 服務 : 非常友善4/ 價錢 : 绝對唔貴5/ 環境 : 地方细细, 所以清靜Good!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