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133
60
5-min walk from Exit E1, Sheung Wan MTR Station
Telephone
2544 4556
Introduction
Established in 1926, Lin Heung Tea House is one of the oldest tea houses in Hong Kong. With over 8 decades of experience, dim sum is served with the most traditional recipes that results in an endless flow of diners. continue reading
Awards and Titles
Best Restaurant in Central and Western (2008-2013), Best Guangdong Restaurant (2008-2009,2011-13,2016)
Good For
Group Dining
Opening Hours
Mon-Sun: 06:00-23:00 (Tea: 06:00-16:00)
Payment Method
Visa Master Cash Octopus
Other Info
Alcoholic Drinks
Phone Reservation
10% Service Charge
Review (741)
Pro Gourmet 2016-09-17
1059 views
一向都覺得自己是三分鐘熱度的人,嘗新後的振奮和好奇心一過,就撐不了多久,又去試別的東西。沒想過這一年多以來,竟寫下了二百篇食評,有一段時間更是不寫字不舒服,連我自己都覺得出奇。或許正如蓮香樓一樣,近百年前由賣糕酥做到茶樓,以至成為現代人心目中「傳統茶樓」的佼佼者,都是東主意想不到的發展。近來擱筆了好一會,反覆思量著自己的定位、知識、筆風等,不想盲目地去做一些事。第二百篇只是對自己來說很重要(俗語上的自high),卻沒有選上寫一頓很昂貴,或是慶生之類的飯,而是易吃難精的點心。不是怎麼矯情的去命題,只是人生或尋找美食,就像在這兒吃一頓點心般,可遇不可求。蓮香樓喝個茶的體驗是獨一無異的,跟普通酒樓無法比擬。找到位坐不代表找到心目中想吃的,來的時間要對;坐下沖好茶後,不代表你可以安坐於座位等吃,不夠眼明手快搶點心,便會撲空。很像戰場,但一眾茶客樂此不疲,這就是蓮香樓。或許你會聽過蓮香樓、蓮香居,幸好地址有別,有時連我自己都把名稱撈亂,唯有補充一句「上環/中環」那間。兩家都是源於廣州蓮香樓,不是因意見不合而分家的,兩家的facebook 專頁都有互相分享各自的消息,名副其實是姊妹店,只是歷史和經營者不同。兩家的點心價格都是一樣,只是蓮香居開業還不到十年,如果要看傳統茶樓的裝修,感受熱鬧的氛圍,那歷史較悠久的蓮香樓是必選無疑了。雖然蓮香樓只是在二十年前遷往現址,仍保留著懷舊的格局和牌匾。門面上木招牌的金漆店名,在紅燈籠的襯托下,盡顯茶樓的氣派,現時的酒樓無論怎樣豪裝,都模仿不了。店舖位於斜路上,順利成章地分為上下兩層,上為用餐茗茶的地方,下為設在糕餅櫃的大門口和廚房。那時候應該沒什麼「無障礙設施」的要求,客人要攀過這趟樓梯才能茗茶。結帳時發現,其實有另一個出入口,可省卻老人家爬樓梯之苦,不過就要經外邊的斜路,又好像不是上策。先後來吃過兩次點心,第一次是週日的下午一時,隨後的是平日的上午八時(起床的勇氣可嘉吧?)。第一次來,事前爬過文,略知來這裡要試些什麼,結果「必吃清單」上近半的食物都沒有,因為來得太晚了。對,下午一時已經很晚,茶市原來是早上六時至下午四時。因為第一次來碰過壁,和搭枱的茶客談上了幾句,老人家著我平日早上來再試,例如腸粉、粥品是晚了就沒有。爬過的文多數是談論食物,沒有說上時間的重要性,就讓我撲個空。不打緊,late is better than never。假日和平日來,同樣人頭攢擁。茶客明顯地有分別,假日多了一批手腳慢、眼光光如我的門外漢。座位不下百餘個的茶室,亂中有序的容下了四至六人、八至十人的大枱。通道夠闊,因為要讓點心車通過。雖然沒有推車阿姨的叫賣聲和鳥鳴(那些只是假鳥籠),茶客多而樓底不高,想像有多吵耳。上樓梯後看見這片人海,光是站著是沒有人會招呼你的,要自己找座位去。枱上放好了餐具的是空位,除非你人夠多,否則搭枱幾乎是必然的。沒有枱布,既不能劃分搭枱者的「勢力範圍」,又有點不衛生,但要吃就要豁出去。來過一次,如果你有搶過點心,下次來的話就不會見到方便的空位就坐下去。吃過迴轉壽司的你應該明白,「近廚」才能「得食」,更何況這裡吃點心要「搶」的,不像得壽司可以轉幾次都能讓你拿得到。上樓梯後不妨向左邊走,那邊會較近廚房,是點心車「上貨」位,近水樓臺先得月。不曉得怎麼吃頓點心都需要攻略,或許這是用餐的一種體驗,而食物的味道只是其中一環。即使沒有點心紙,餐牌甚為清晰,寫上大中小點的價錢。連頂點都是$30 有找,價位不高,免加一亦相當具吸引力。起初見到想吃的點心都名列餐牌上,以為沒甚麼失手機會。少年,你太年輕了。寫上的不代表全日有,就算有,都可能搶不到,因為外邊的點心車上沒有插著點心名,推車阿姨又不會叫賣,那即是看到什麼,就吃什麼,命也。順帶一提,蓮香居和蓮香樓都有小菜供應,其八寶鴨更是這裡的八大名菜之一。如果不是吃山珍海味,晚上叫小菜的話每人百多元也行,中環區來說甚為划算。有機會的話,會來吃頓晚飯,小菜價位不高,二人成行。職員問我們要什麼茶葉後,二話不說的給我們茶壺和杯。看到某些人是不用茶壺(後來知道叫作茶盅),以為是什麼另點的,原來用茶壺和茶盅的收費相同,茗茶是按人頭劃一收費($12)。職員放下的是茶壺,因為我們沒有提出要茶盅,而且他們是觀人於微、看穿我們是茶樓的遊人而不是常客。茶壺(上)和茶盅(下)的作用十分相似,倒完了會有職員過來添熱水。只是茶盅的容量較小,比較快喝得完,茶葉不會因為泡太久而令讓茶變得苦澀。第二次到訪特意說要茶盅,搭枱的老伯見我雞手鴨腳,看不過眼,教我怎樣洗茶葉、過水、倒茶,又長見識了。點心的挑戰比應付茶盅容易,只是放下挑吃的執著(如有),見到什麼拿什麼,當機立斷便行。和我小時候的茶樓點心車不同,車前沒有印有點心名的膠牌,你只可從籠的大小、人家拿著走的是什麼來估計。害苦了來這裡朝聖的外藉遊客,不會知道在吃什麼,就像瞎著猜、碰個運。車上只有一個大籠的,多數是蒸包和馬拉糕;小籠疊得高高的,是大中小頂點的蒸點心;橢圓碟的是腸粉(只在早上供應),車的下層有玻璃門的,內藏炸物。點心車一「上貨」,一眼關七的食客會一鍋蜂的湧上前,圍著點心車,插針不下。只有時間繼續擠,沒有時間去弄清楚在拿什麼。點心款式也夠多的,大路點心如蝦餃燒賣、鴨腳扎牛肉球都有,至於舊式點心(如下列的多款燒賣),則是搶手貨,別處已買少見少。作為點心代名詞的蝦餃燒賣,不得不試。蝦餃($28)四粒一籠,手神不好,見到其中一隻的餃皮破了也照拿,左挑右選好像不太好。一般是因為黏著皮才會弄破,未動手已經破了絕對是減了分數。從蝦肉透過半透明的外皮呈理的淡粉色來看,其實不算過薄,吃下還是軟綿而不過黏,帶點韌性。邊緣的摺紋不算多,未至於是13摺的蜘蛛肚模樣還有點距離。整體來說表現一般,值得欣賞的是足料彈牙的蝦肉,餡料內的冬笋和豬肉份量剛好,足以提鮮但未至喧賓奪主。不足之處是餡料偏乾,咬開不見湯汁。福臨門的蝦餃雖貴,但確是精巧得多,一分錢一分貨吧?這裡的燒賣( $24)出名在於懷舊款式,大可由最普通的版本嚐起。沒有綴以蟹黃或蟹子,賣相一般,不過味道和口感是有質素的。以半肥瘦豬肉和鮮蝦作餡,咬下鬆化而不膩,特別欣賞大大隻的鮮蝦,平時吃到的燒賣雖然聲稱混入蝦仁,但甚少是如此分明。鬆化彈牙,或多或少是從份量多的蝦肉而來,單是豬肉就做不到這種極緻的口感。鵪鶉蛋燒賣少了那層裹著的黃色薄皮,換上較厚的餃子皮,由上而下罩著去殼熟鵪鶉蛋和豬肉蝦肉餡。肉餡和普通燒賣相比,少了點蝦肉,少得有點不著跡;肉汁豐腴,彈牙軟滑。主點是蛋香十足但膽固醇超高的鵪鶉蛋。蛋黃濕潤軟綿,不用呷茶來沖走黏在口腔四壁的蛋黃,順滑得跟肉餡一拼溜進喉嚨。這裡的名物還有豬膶燒賣,口碑不錯,但始終不喜歡豬膶的羶,給我找到了豬肚燒賣。五至六片捲曲的豬肚擱在豬肉球上,把整個碟面覆蓋,驟眼看是分辨不出這是淨豬肚還是燒賣。論完整性,這倒像一碟豬肚多於「燒賣」,沒有一顆顆的形體。豬肚難在辟臊,味道上處理得不俗,輕微的八角味提升惹味度,惟口感卻輸掉了,即使切成一口能解決的大小,都在口裡左右傳遞良久而不能咽下。估計是過了火喉,才會韌得像擦膠、咬不開。底下的豬肉球幸好還不賴,鮮甜味美,盡收豬肚的精華,但都不能收復失地。焦點畢竟在豬肚上,咬不開的質感令人失望。據說以前的甜調點心只有蓮蓉包,並不像現在的多樣化,奶皇包都是後來冒起的。本名為廣州糕酥館,只賣糕餅;蓮香樓的命名,全因馳名的蓮蓉被一位翰林學士傳頌,贈其美名,蓮蓉可謂蓮香樓名副其實的「招牌」名物。兩次來喝茶都有吃,$17兩大個實在是價廉物美。蓮蓉很常會混入薯蓉和麵粉濫竽充數,形似純正蓮蓉而沒有清香。這裡的是自家製,用上大粒和易熟的湘蓮,和榮華月餅的蓮蓉用上一樣來源地的蓮子。蓮蓉不會過甜,油分下得剛好,夠綿夠滑,蓮蓉清香和蛋黃的鹹香得以相輔相成。蛋黃內實外綿,油潤甘香。不能忽略的是綿密鬆軟的包身,咀嚼幾下便黏牙或是很易按扁的都不是水準之作。兩次到訪所吃的蓮蓉包都是一貫的好,包身和餡料都形神俱備,不愧為鎮店之寶。甜調點心離不開馬拉糕。不知是小還是中點,$17-22一塊不算便宜,弊在大小太不均勻了。點心阿姨的態度不是惡劣,只是一眾食客紛紛遞上卡紙,實在輪不到你去挑這挑那的。不幸地,取到的是一底馬拉糕的邊緣,份量比中間的少很多。「面積」固然小,但「體積」亦不見得大,靠邊緣的根本不高。部位因素當然不能使之一概而論,但用筷子按壓,便可知道不怎麼鬆軟,糕裡的氣孔大小不一,亦不夠細密。看不到傳統馬拉糕的「頂頭橫氣孔,中間細孔,底部直氣孔」,整塊糕的口感均一,油香平平。第二次到訪,算是專程來試腸粉的。搶到了一客肉絲腸粉($26)。雖然拿到時已不是燙手的,稍為冷卻的腸粉綿滑度未有銳減,米香濃鬱,口感細膩。惟缺點在於餡料,說好的肉絲不甚著跡,草菇碎寥寥可數,只憑豉油提味,感覺像在吃齋腸粉(沒餡料的那種齋)。早市獨有的,還有盅頭飯。「一盅兩件」,怎能少得這個「盅」,可惜是不誘鋼而非瓦砵或燉盅。隨便拿了個鳳爪排骨飯($24),其實任何餸料都好,精髓在於餸料蒸熟時,油分由上而下滲透在飯裡的甘香,最能把這個過程極大化的,是半帶脂肪的排骨莫屬了。飯粒分明,混入豉油伴著排骨吃是無可挑剔的。惟吃著吃著,突然發現一塊魚柳,實在摸不著頭腦。盅頭飯的份量不小,夠填肚,但未夠滿足吮鳳爪的癮,另拿了一客鳳爪( $22-24)。很怕吃到蓋著一層橙色油分的鳳爪,這客真正是豉汁蒸的,雖不見整粒的豆豉,但豉香完全地滲進鳳爪皮和關節處。這算是我吃過以來最棒的鳳爪,毫不油膩,鳳爪不會蒸得過腍,手枕位仍是彈牙的。大約四五隻,光是我一人都能吃清光。就連收銀阿姨都笑說,工作了十幾年都不知道哪款點心屬大中小點哪種價錢。能吃到什麼、花上幾多錢,真的不能有事先預算,爬幾多文都不及來一趟後的明瞭。蓮蓉包可算是最令我念念不忘的,離去前特意買了一包蓮蓉酥回家慢嚐。貴為蓮香老餅家,各式糕點都狀甚吸引,值得一試。簡約的裝潢中,不難留意到茶室四周掛著的山水字畫,當中我最喜歡的,是這幅「人留蓮香」。令食客回頭的,未必是食物,或許是熟悉的茶樓運作,喝慣某種茶葉的濃釅,跟你寒喧兩句的老職員。寫食評教曉我的,是怎樣多角度去探究、欣賞食物本身和背後的故事,最喜歡寫、最容易記起的,不是味道,而是箇中的意義。可遇不可求的,是美食,是知音人,是愛文字又懂吃的人。不是每頓吃過的都是好,但沒嚐過雷品,又豈知好是怎樣的境界。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gonna get. 二百篇以後,還是吃得高興、寫得開懷,願已足矣。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
搶食氣氛好好 Featured Review
Veteran Gourmet 2016-09-01
2074 views
搵老舖食野招呼預左冇咁周到,但氣氛一流,自己搵位見有位就坐埋去,去飲茶好耐冇同人搭枱感覺都唔錯,姐姐一推點心出就一群人去搶,每籠點心新鮮熱辣已經飽都仲想出去睇伙計埋來開位時會問你茶要盅定要壺,咁好玩當然揀茶盅啦等一轉會幫我地後就自己搞掂,第一次怕熱又唔識搞到成枱茶,但熟能生巧慢慢掌握到後就只濕茶杯附近鮮蝦腐皮夾-第一次食好有新鮮感,食落同雞札差不多只係餡肉換蝦,但蝦太小所以食唔出鮮味冇肉帶唔起味道山竹牛肉-牛肉好滑但又唔會落左好多粉,夠林又冇根,材料足有牛味豬潤燒賣-雖然我唔食豬潤但下面燒賣索滿豬潤汁,非常濃味但又冇血腥,豬潤爽脆冇渣(朋友報告),食晒燒賣後汁都飲埋仲正過阿媽煲豬潤湯糯米雞-糯米太林,材料比較小,蠔油汁又太小,只食糯米原味千層糕-開頭以為奶黃餡點知係椰絲餡,味道好甜一層層好特別,老人家話係懷舊野出面冇得食,有幸試過但太甜包又太硬只此一次魚蓉燒賣-又係出面好小有,魚蓉打得好結實,小小骨小小腥但有果皮香胡椒粉小小重手左蒸排骨-我不能夠寫佢係豉汁蒸因為一d味都冇,見到成碟油但食落口肉好鞋又硬,啤水到冇晒肉味鳳爪-一出就瘋狂搶,舊式整法好入味又唔會太咸,鳳爪好太隻但夠林,但林得來又唔會爛晒影響賣相因為氣氛令到2個人食左9碟點心飽到嘔,但最想食嘅大包同蝦餃冇見過,希望下次能夠食到,下次會有節制唔可以再食咁多,好彩茶葉靚飲到尾都甘香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
Rising Gourmet 2016-09-18
367 views
中秋節,家姐老闆送左盒蓮香老餅家既雙黃蓮蓉月餅,係今年屋企既第3盒月餅啦!蓮香月餅既包裝係最傳統果隻,好懷舊,好老香港!味道方面,好濃蓮蓉味,好甜。我就唔鍾意咁甜啦!有D“溜”。蛋黃都好大個,不過有少少實。相比之下,我覺得新派既月餅較為啱口味!但媽媽就鍾意傳統月餅既味道。總之款款月餅都有人鍾意啦! continue reading
(The above review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an user which does not represent OpenRice’s point of view.)